新网络营销基础与实践

你的位置:首页 >网络营销 >赵丽华诗歌事件

赵丽华诗歌事件

       从2006年9月13日开始,一个叫“梨花教”的ID,在天涯社区的娱乐八卦论坛,发出一个题为“在教主赵丽华的英明领导下,‘梨花教’隆重成立”的主帖,在8天之内,这个ID一共发出28个与赵丽华有关的主帖,有关回复不计其数,最终使得赵丽华红遍天涯,红上新浪,并且进入寻常百姓家……不过三、四天时间,就制造出了“万人齐写梨花体”的壮观场面,一夜间谩骂、仿写和恶搞狂潮迭起。由此而形成了“赵丽华诗歌事件”,被媒体称为自1916年胡适、郭沫若新诗运动以来的最大的诗歌事件和文化事件。

      实质:娱乐八卦论坛

      特点:大量转帖

     反对派:80后作家韩寒写出博文《现代诗歌和现代诗人怎么还存在》,其中有“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话,在文坛上掀起轩然大波。而以球评文字著称的李承鹏、董路等,纷纷出来给韩寒助阵。

    支持派:80后作家兼诗人孙智正的博文《赵丽华的诗歌很牛比,跟贴的网友很傻比》及70后作家兼诗人芦哲峰的博文《赵丽华的诗是一面照妖镜》,立刻被新浪网推为博首。之后,支持赵丽华,认真评价赵丽华诗歌的文章相继在各个网站出现。乐趣园专门对赵丽华诗歌进行了大讨论,天涯网的天涯诗会“斑竹” 公开打出“赵丽华的诗歌就是天涯诗会优秀诗歌评判的标准 ! 你们去恶搞吧!”这样的标题。 伊沙、沈浩波、东篱、山上石、尹丽川、孙智正等上百篇犀利文章围攻韩寒;一时间杀得血雨腥风,昏天黑地。张颐武等文化学者以及一些先锋画家、摄影家、时评家、导演、音乐人、网络作家也纷纷出来表态,表示支持现代诗,支持赵丽华。

        2006年9月30号,由废话派代表诗人杨黎、荒诞派代表诗人牧野组织,各个流派的代表诗人齐聚北京朝阳区第三局书屋,举办以“支持赵丽华,保卫诗歌”为标题的朗诵会,赵丽华因故未出席,活动吸引了大批媒体记者。接近尾声时,“物主义”代表诗人苏非舒,竟出人意料地以“脱衣秀”方式阐释了他的诗歌理念,他当场一层层地脱去了身上的16层衣服,直至全裸。此举一时成为轰动性新闻。
       2006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第11版刊登出一篇署名“李舫”的记者综述,标题为《在近来的一连串恶搞事件中,诗歌沦为大众娱乐的噱头——谁在折断诗歌的翅膀?》。作者援引了网络上的“恶搞版”诗歌,对赵丽华进行了批评。并且引用了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俄罗斯诗歌研究专家汪剑钊博士的“批驳现代诗歌”的言论。文章刊出后,汪剑钊迅速在“诗生活”网站发表严正声明,称记者李舫不仅没有采访他,还“虚构了我的一段话,这段话与我平时对诗歌的看法、立场完全相悖。”《天涯》杂志主编、诗人、评论家李少君在他自己的博客及天涯网站撰文《强烈要求《人民日报》记者道歉!》。作家赵思运撰文《赵丽华,当下诗坛的“耶稣”!》,认为,赵丽华成为了一个代整个诗坛受难的人,承受着本该由整个诗坛承受的冲击。
      2006年11月27日,《诗歌月刊》、《乐趣园》、《伯乐》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共同主办了题为《颠覆!全球化语境下的汉语诗歌建构专题研讨》的研讨会,几十位重要诗人参加了的会议,赵丽华也参加了会议。研讨会把现代诗歌放在急剧转换的社会背景下进行考察,放在全球化语境下审视“恶搞事件”暴露出来的有关现代诗歌的问题和矛盾,并对中国整个文化环境问题进行了讨论。

    2006年9月18日,赵丽华在新浪开博。她在第一篇博文《我要说的话》中表态:“恶搞是社会意识形态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当今时代的一种正常现象。而网络又给这种恶搞提供了自由的平台和迅速传播的可能。不论电影《无极》被恶搞,还是《夜宴》被恶搞,以及油画被恶搞,再到我的诗歌也被恶搞,都属于正常现象,它说明任何的艺术都不是只有一种形成方式和途径。你搞严肃版,我就搞调侃版;你搞崇高版,我就搞恶俗版;你搞沉重版,我就搞轻松版……这些都无可厚非,因为我们已经迅速进入到了一个解构的时代。” 并列举了当下一些著名诗人的名字,认为:“如果把这个事件中对我个人尊严和声誉的损害忽略不计的话,对中国现代诗歌从小圈子写作走向大众视野可能算是一个契机。”

   2007年3月14日和4月22日,赵丽华先后在新浪博客发表两组诗歌,使读者对赵丽华诗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2007年5月之后,人们开始纷纷重新评价和支持赵丽华。一些较大网站开始制作了重新评价赵丽华的专题,博客中国的赵丽华专题为《恶搞梨花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大旗精英博客和华声社会所作的专题为《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赵丽华》,新浪网在赵丽华诗歌事件周年之际推出《赵丽华诗歌事件周年祭》专题,并附有12位诗人、作家的支持文章。

网络营销词典内容均由网友提供,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