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读后感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读后感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读后感(一)

  何老师在上《最后一课》时,说过人物描写包括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外貌描写、神态描写和心理描写。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一文中通过对每个来福楼拜家做客的作家进行了以上这几个描写,且每个人都描写出了各自的特点。譬如描写神态的有“福楼拜转动着蓝色的大眼睛盯着朋友这张白皙的脸”、“他的眼睛象切开的长缝,眯缝着,却从中射出一道墨一样的黑光”。描写外貌的有“他的头像古代意大利版画中人物的头颅一样,虽然不漂亮,却表现出它的聪慧和坚强的性格”。描写语言的有“他只用几句话,就划出某人滑稽的轮廓”。也就是这样细腻的描写,使聚会变得有声有色,连送客时仍在进行这样的描写。

  我并不能象莫泊桑那样对人物描写得细致入微:“他那很发达的脑门上竖立着很短的头发,直挺挺的鼻子像是被人很突然的在那长满浓密胡子的嘴上一刀切断了。”我想还是得多看看《莫泊桑短篇小说选》在人物描写方面,我或多或少也能学到一些东西。

  记得我妈有一个同学,擅写散文,我和她互相之间不断交流,象福楼拜和屠格涅夫等人交流一样。不同的是我们之间只不过是互相看看对方的文章。看文章可比面对面交流要好得多了。看文章可以注意人家的语言有什么特点?用辞是否正确?文章的结构如何?怎样细致地对人物进行描写?写法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之处?等。这样在潜移默化中便把作文提升了。譬如《福楼拜家的星期天》一文,是通过对人物的描写体现聚会时的情景,这便是在写法上不同于他人之处了。但这种写法更值得别人学习和模仿。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读后感(二)

  每到星期天,从中午1点到下午7点,福楼拜家一直都有客人来。

  屠格涅夫、左拉、都德、都已来到福楼拜的家里了。这时,门铃响了,福楼拜立刻把桌上的东西遮了起来,然后亲自去开门,这回这位客人的老师福楼拜感到非常惊讶,原来是莫泊桑,几年未见的师生亲热得拥抱起来。

  福楼拜把莫泊桑带进客厅,全厅的人都非常热情地向莫泊桑问候,当然作为晚辈的莫泊桑也有礼貌的回敬了。

  屠格涅夫严肃地对莫泊桑说:“你想知道我的创作经验吗?那就是把手伸入人类生活的深处吧!人人都在生活,但是只有少数人熟悉生活,只要你抓住他,他就会饶有趣味。哈哈!这是歌德说的,不过用这句话来勉励你非常合适。”左拉接过来平静温和得说:“我认为,巴尔扎克、斯汤达等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为这些作家写的作品把自己的个性与要描绘的人物和事物的个性熔铸在一起,因而热情激动。”莫泊桑微笑的点点头。福楼拜亲切地向莫泊桑说:“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才气。在你带给我的东西里面表明着某些聪明。但是,年轻人,你永远不要忘记,照布封的说法,才气就是长期的坚持不懈。你努力干吧!”莫泊桑认真地听着。

  就这样,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给莫泊桑讲着创作经验,夜已经深了,他们还在尽情的讲述着。

  作为学生的我们,这些经验不也正适合我们吗?


  福楼拜家的星期天读后感(三)

  莫泊桑的《福楼拜家的星期天》就好像一个电影短片,细致地描绘出了在福楼拜的单身宿舍里出现的一幕幕场景。读着这篇文章,简单的铅字后面一个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他们富有睿智的笑容、爽朗的笑声、思索的身影、深邃的目光,这一切都仿佛展现在我的面前,仿佛不是我在读这篇文章,而是亲历了这次聚会一样。 作者像是一个默默无声的旁观者,老早就来到了这个简陋的屋子里,透过他的目光,我们看到了陆续到来的这些文豪。福楼拜拥抱的第一位来客是屠格涅夫。他们有着如此多的共同点,因此“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一种与其说是相互理解的愉快,倒不如说是心灵内在的欢乐”。屠格涅夫留着古高卢斗士似的大胡子,用他特有的口音聊着文学史的话题,翻译着歌德和普希金的诗句。

  不久进来的是都德,他浓密的卷发和胡须非常有特点。讲话时的略带夸张的行为举止显示出他南方人的身份,而具有南方风味的讽刺口吻下的关于巴黎的话题似乎更吸引人的注意。在都德之后进来的左拉则完全是另一种气质。他更喜欢细心地倾听别人说话,讨论时不慌不忙,声音温和而平静。左拉的“头十分像古时意大利版画中人物的头颅一样,虽然不漂亮,但表现出他的聪慧坚强的性格”。而他的微笑则是让人感到有些嘲讽的味道。 渐渐地房间里边挤满了人。这个时候作者的目光聚集到了主人身上:福楼拜不停地和人交谈着,他充满智慧的言谈让人不由得侧耳倾听。而和别人对话似乎能够激起他无尽的灵感和热情。终于客人渐渐离去,这个星期天也结束了。 在这短片中,每一个出场的人物都有一个肖像的特写,但决不让人觉得烦腻,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们不但长相各有特色,而且面貌背后的气质也都各不相同。作者着力雕琢出了他们各自的特点,就好像给读者看一幅幅风格迥异的画一样。记叙的过程也是主次分明的。作者并没有记下所有来访的客人,而是选择了屠格涅夫、都德、左拉这三个“名士”。主次分明的描写不但节省了笔墨,而且重点突出,留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而不是让人厌烦的。

  莫泊桑不愧是运用语言的大师。短短的一篇文章包含了丰富的内容,四位名作家的形象与性格特征在这些声态并作的叙述、描写与议论中展露无遗。别人对话似乎能够激起他无尽的灵感和热情。终于客人渐渐离去,这个星期天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