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南方有令秧》经典语录

《南方有令秧》经典语录

  《南方有令秧》经典语录

  1、他更加不知道,他此生最后一个女人将于十五年后来临——他只顾得上坚信自己前程似锦,不知道她那时正专心的注视着插在摇篮杆上的一只风车,她的窗外就是他们二人的故乡,绚烂的油菜花盛开到了天边去。

  2、戏台上的故事浸泡在晚霞里,就好像被落日不小心遗留在人间的。既然遗落在人间,便由人间众人随意把玩。这些看戏的人,所有的人都不计前嫌,所有人都同仇敌忾,所有人都同病相怜。只是,没有人会真的跟这出戏相依为命。

  3、令秧是爹娘的宝贝,尤其是娘,看着令秧终结了她对生命的恐惧。病入膏盲的时候,娘甚至不再那么怕死。她只是平静地把令秧的小手放在嫂子手里,用力地对嫂子说:“照顾她,千万……”嫂子知道这句话的轻重,恭顺地回答:“我知道。”

  4、她知道自己的头发很美,浓密,漆黑,像房檐上的冰凌突然就融化了,拢在手上厚实的一捧,从小,嫂子在帮她梳头的时候都会看似淡淡地说:“发丝硬,命也硬,嫁不到好人家。”

  5、这么多年,他终于明白,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如此看重她,过去的总结都是不准确的,并不是她天真,不是因为她聪明而不自知,不是因为她到了绝处也想要逢生……真正的答案不过是,因为她无情。

  6、殿试及三甲,入翰林院的那一年,唐简不过三十一岁,踌躇满志,难忍再恰当的年纪得了意,无论如何都会有股倜傥——他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他一生里最后的好时光。

  7、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死亡就像是平仄和韵脚,把脏污的生修整成了一首诗。

  8、初为人妇的海棠姐穿着一件胭脂色的棉褙子,着石青色六个褶的马面群,端坐在那儿,不像以前那么多话,一只手安然地搭在炕几上,笑起来的样子也变了,眼睛里有股水一不留神就蔓延到了头上那朵牡丹花层层叠叠的花瓣里去。令秧想告诉她,她梳牡丹髻的样子真是好看,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海棠姐姐怎么胖了些?”

  9、你这孩子。”她轻轻地笑,”早跟你说过,事到临头的时候才想起来求菩萨,有什么用,还一点儿都不恭敬。

  10、窗子上的镂空木雕全是喜鹊报春,角落里有朵花因为遇着了窗棂,只刻了一半,她手指总会轻轻地在那半朵花上扫一扫,木工细活儿做得不算精细,原本该有花蕊的,可是因为反正是半朵,做这窗户的工匠就连花蕊也省去了,就只有那三两瓣花瓣,她也不知为什么,就是看着它,觉得它可怜。

  11、她都喜欢倚着楼上的栏杆,托着腮,朝着天空看好久——本来空无一物,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猝不及防地嫣然一笑,像是在心里给自己说了个笑话。

  12、要是令秧能和海棠姐姐一样嫁给表哥,就好了。

  13、横行霸道惯了的人,怕是因为莽撞,身上才挂不住岁月的。

  14、她第一次认真地想,或许他们这么快就要告别了。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遇上他,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不知道何时会失去他,才显得公平。

  15、可以惨叫了。

  16、还有就是——既然立定了心思要做一个故事里的复仇者,那么“隐姓埋名” 就像一碗壮行酒那样不可或缺。

  17、要是令秧很小的时候也出过水痘就好了。

  18、哥哥说:“我拿不准爹的意思是怎样,反正,我不同意。若是令秧去给人家做小妾,七月半的时候我可没脸去给娘烧香。”嫂子叹着气:“这话好糊涂。你掂量一下,要是爹真的不同意,那他还出去收什么帐,他是觉得这事情挺好的,只不过心疼令秧。”哥哥道:“你也知道令秧委屈。一个翰林又怎么样了,我们不去高攀行不行?令秧怎么就不能像海棠那样配个年纪相当的,我们令秧哪里不配了?”嫂子又叹了口气:“这话糊涂到什么地步了,谁说令秧不配,我还告诉你,假使令秧没许人家,保不齐舅舅他们也会愿意。你想想看,人家一个出了翰林的人家,风气习气都是错不了的,日后怎么就不能再出一个会读书能做官的呢?令秧若是出个有出息的哥们儿,就算一时扶不了正,也终有母凭子贵的那天。我看令秧这孩子性子沉稳,不是载不住服气的样子。真像海棠一样,嫁去个家底殷实写的小门小户,倒是安稳,一辈子不也一看就到头了?”

  19、那天晚上,十三岁的令秧静静地坐在狭窄的天井里,发现只要紧紧地抱住膝盖,收着肩膀,就可以像童年时候那样,把自己整个人藏在一根柱子后面。其实这个发现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无论她藏或不藏,也没有人来寻找她。哥哥和嫂子在厨房里聊的热闹,声音在夜色里,轻而易举就捅破了窗户纸。

  20、云巧心里面微微地一抖,就好像刚刚才觉察,有人在她心里面放了一个稍微一碰就会溢出水的茶杯。

  21、就像是筷子一样,哪怕是象牙雕出来的又镶了金边和宝石的筷子,其中一根丢了,另一根又能怎么样呢?若是她成为了一道牌坊,就不同了——她有了恰当的去处,所有的人都会在恰当的时候想起她。

  22、第三刀剁下去的时候,身子竟然轻盈得像是微醺了。不能死呵,她脸上浮起微笑,竟然觉得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完了。但是来不及了,有股力量撕扯着,让她甚至不再怕死,就这样砍下了第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