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南方有令秧》读后感

《南方有令秧》读后感

  《南方有令秧》读后感(一)

  周末出行,用路上的时间读了笛安的新书《南方有令秧》,买这本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笛安的书!只是刚开始读时并不喜欢,因为没想到时间居然退回到了万历年间,那时候的女人是怎样的生活啊,我实在不懂。

  令秧是一个靠嫂嫂带大的女孩,一个住在绣楼里待嫁的姑娘,她的世界只有绣楼和窗外那么大,因为裹了小脚所以再也不愿意出行,只是等着嫁个那个比她年长许多可以做父亲的男人,家里没有让她识字读书,所以她平常的日子就是帮着嫂子做一些女红和简单的家务,16岁嫁到夫家,因为先前的夫人早逝,她顺理成章的成了夫人,一个傻傻的,懵懂的孩子就这样变成了大宅院里的夫人,那个宠她的男人因为她丰厚的嫁妆给了她这个夫人的名头,可这里的女人并非她一个,家是惠姨娘管着的,还有一个在令秧的意愿下的纳妾----云巧,这三个唐家的女人各司其责,各安其命的拥着唐简,云巧怀孕了,日子在一天天华丽而快乐中度过,令秧以为这就是一辈子了,却不知道她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在唐家的第一个新年,唐简被已经疯了的老妇人推下了赏灯的花架,从二楼直接摔了下去,从这一刻起,这个家里每个女人的命都变得不一样了。老爷很快逝去,一家寡妇最让人担心的是那个16岁的夫人----令秧,因为她的贞洁牵扯到族人的利益,所以在祠堂里被一群唐家的卫道士们逼着自尽,这样唐家就可以有一个贞节牌坊,这样唐家就可以免了赋税,可是令秧没有死,在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祠堂的门婆子救了她,因为她说摸到了喜脉,可是这喜脉从何而来呢,人生的谎言总是会因为第一个而需要一个个编下去的,令秧活下来了,同谋变成了这个家里的慧姨娘、云巧、管家婆,还有中医罗大夫,当然最关键的是川少爷,他在后娘令秧那里播了种,一切的疯狂从此开始,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平静。

  我实在不明白年少的作者笛安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笔触和感受,在令秧的世界里描述那份令人压抑和苦痛的经历,她写令秧对川少爷的痛恨和回避,对生下的那个救命的女儿溦儿的厌恶,其实她厌恶的只是自己的不干净,在这个女人心里,干净才是真正重要的,她没有爱过自己,更别说爱上别人,哪怕是亲生的骨肉,令秧的一生从跪祠堂开始就成了对贞节牌坊疯魔般的追求,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而谢先生正是这一切事情的合谋,我一直以为他俩的感情会变调,会成为爱或者恨,可是到底最后只是一种默契和合谋,就算是谢先生知道了九爷的存在,知道了令秧守了十几年的清白因为九爷而变色,他也并没有心疼和发现自己对令秧的爱,他们原本是合谋的,一如笛安说的,那只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失意男人塑造了一个节妇的故事,一个天真锋利的女人在俗世中通过玩弄制度成全了自己的故事。他俩只是战友,在漫长荒谬人生中达到了宿命般的友情,唐家的几个女人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令秧,一个毫无生气的女子,年少的时候因为不识字世界一片荒芜,等到守节终于识字了,却执着在贞洁牌坊上忘了活着的乐趣,最后门婆子问她:活下来的这十几年,可是有滋味?她说她终于没有白活,其实那只是短暂的九爷给她的滋味,太多的人生她都在那一处大宅子里荒废了啊。没有慧姨娘的泼辣胆大,没有云巧的善良真情,甚至连曾经的贴身丫鬟连翘的生活都比不上,一个没有爱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32岁的时候,令秧终于得到了贞节牌坊,她落下了人生的帷幕,走的干干净净,还带走了九爷的种子,谢先生对他十几年以来的同盟只剩下怀念,云巧原本是想去毁了令秧的念想的,我想那是因为是云巧舔犊情深,不能忍受令秧把她亲手带大的溦儿弄成望门寡,因爱生恨。可是云巧没有得逞,贞节牌坊已经成了唐家家族的荣誉了,哪是一个小妾可以去轻易毁掉的呢,溦儿还是会以望门寡的形式嫁到谢先生家,她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如母亲一般多舛呢?少时曾经看到过一些穿着一身黑衣,裹着小脚的奶奶,她们几乎都是沉默的,安静的,那时候见到她们,年少的我只是在心底充满一些些好奇和恐惧,真切的见过同学奶奶的小脚,那种变形令人胆寒,只是今天,当我读完《南方有令秧》,突然明白,那可怕的小脚里原本裹着一个又一个漫长如同裹脚布般的晦涩,苦痛的故事,那里曾经葬送了多少女孩的人性啊!只是裹脚的女人已经纷纷逝去,我们再也不能聆听她们的哀怨。


《南方有令秧》读后感(二)

  一开始看到《南方有令秧》这本书的时候,我是不屑翻阅的,作者笛安是郭敬明旗下的签约作家,因为“郭导”文学的市场化和铜臭味,甚至还有多年前让我们广大读者不明就里的“抄袭门”;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些作家无一例外的年轻鲜嫩,这些都让我们日趋苍老的70后本能地趋避。

  事实证明其实这些都是偏见。被出差中的无聊所限,被迫开卷。然而阅读一旦开始,就不愿释手。

  喜欢这本书,是因为《南方有令秧》刻画了一个小说史上独特的人物——“无情”女子令秧。

  故事开始于1589年,“万历十七年”,明朝万历年,如黄仁宇的历史着作《万历十五年》中所言,大明帝国“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当时的制度已至山穷水尽,“上自天子,下至庶民,无不成为牺牲品而遭殃受祸”。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大失败时代,但这个大时代的纷乱在本书中留下的印记并不太多,除了令秧挽救过一名落难的太监。书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个时代中的压抑。

  小说的主人公令秧,南方典型的小女子,娇小美丽,然而这并不是重要——当然对于书中男性角色来说是重要的,毕竟,任何时候,男人看女人,都是先看脸的——但,对于今天阅读的我们,重要的不是她的外貌,是她的个性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文学史中鲜见的人物,“并不是她天真,不是因为她聪明而不自知,不是因为她到了绝处也想着要逢生……真正的答案不过是,因为她无情。”

  这是个“无情”的女子,这个无情也不是薄情,不是寡情,不是绝情,这些都不是,就像爱的反面不是恨,就是不爱。无情就是无情,因为,她根本不谙世事,无论她活得多短暂或者多久长。

  因为无情,幼年丧母的令秧跟着哥嫂生活也不觉得有寄人篱下的凄苦;因为无情,奉父亲之命嫁给长她几十岁的唐简老爷做填房也没有什么委屈,虽然年迈皱褶的肌肤的冰凉触觉令人生厌;因为无情,在老爷去世后,族里为了出个节妇以便获得税收上的优惠,安排她自尽殉夫也甘心接受,虽然年仅16生命如花;因为无情,为了听从家人安排苟且活命,委身于同龄的儿子也不背负罪恶,并且欢愉之后一样轻松抛开;因为无情,她情不自禁地爱上“九叔”唐璞也没有多少伦理上的挣扎;因为无情,她一步步地走到节妇牌坊里去,将整个生命消融进去自然也毫不足惜。

  她无情,因为她的单纯善良。她不懂人性的恶,所以她不猜忌,不揣测,不疑虑,不深思;她没心,没肝,没肺,没头,没脑;她是个透明的人,把所有的美好全部展示,不留一丝阴影。

  她无情,是因为她无畏无惧。她不怕死,更不怕生;不怕强敌,更不怕羸弱;她不怕失去其他任何东西,除了自由。活着,她随性生活,笑着,哭着,爱着;当她的爱情昭示天下并且为天下不容,她便死去,死,亦是为了获得了一如江水的自由感觉。

  喜欢这本书,是因为《南方有令秧》描写了人性中的温情。虽然这部书里有张爱玲的诸多影子,但是,和张爱玲浸润到骨子里的苍凉不同,书中没有深入描写人性深处的恶——虽然,人性深处确实有恶,但对善的描写还是让人对世界充满希望。

  虽然大时代风雨飘摇,虽然大环境紧张压抑,可在令秧的周围,到处都是温情,爱情的温润自不必细说,女人们之间的友情,难得也那么温暖;男人给的友情,竟可以那么纯粹。

  关于老爷,书中描写了那么多的苍老和倦怠,但即使如他,也还儒雅地温和地怜爱着令秧,体贴着她,甚至在意外发生垂危之际,仍然瞧出令秧内心的惶遽和孤独,安慰她说“我不死”,虽然他是做不了死神的主。

  看守祠堂的老婆子,她的使命是劝说令秧喝下毒药,但在令秧因长时间跪坐听族人宣讲朝廷旌表过的贞节烈妇的事迹昏厥之后,掐令秧人中急救,并撒下谎言称令秧有了喜脉,从而救了令秧一命。

  蕙娘,唐简的姨太太,整个唐府的当家人,所有账房和库房的钥匙都在她的手中,她动用自己平生积蓄,当掉自己做名伶是置办的所有首饰,以买通族长“六公”常用的医生。

  唐简的丫鬟巧云,令秧进门不到一个月,就做主将她正式收在房中成为老爷的侍妾,她出主意让令秧和“哥儿”——唐简的儿子唐炎怀上孩子,假孕变成真孕,年轻丧夫的令秧方可以继续活下去,并且不白活一场。

  谢先生,给予令秧帮助最多的应是谢先生,为了成就一个“无情”女子成节妇的传奇,他付出了他最多的智慧,说毕生的智慧穷尽也不为过。他“神明一般从天而降帮这群女人出谋划策”,当令秧的孩子来历遇到非议时他安排令秧自断右臂以示清白,他以令秧为原型写节妇剧本四处巡演进行舆论宣传,他帮助令秧克服重重困难,直至最终获得贞洁牌坊。这是个最懂令秧的男人,他和令秧有着比友情深,比爱情真的红颜知己般的情谊。

  当然还有不需多说的令秧的爱人唐璞,甚至还有丫头连翘,管家娘子……在令秧的周围,围绕着一群善良的人们,他们死守着天大的秘密,用一个谎言去掩盖另一个谎言,他们给她生命,给她温暖,因为他们,令秧没有成为“七巧”,他们一起成全了令秧的一生,爱过,被爱过,死了也值得的人生,浩浩荡荡、波澜壮阔一如长江水的一生。

  这样一个“无情”的纯粹的小女子,得到这么多人的善待,这么多的温情,却仍然不能避免地将她送往早陨的路途,令秧逝去时,不过才31岁,任谁呵护,一朵盛开的艳丽的花朵也敌不过风雨飘摇,整朵堕地,这是怎样大又怎样深重的悲剧?我们只能说,人,都是对的,错了的,是那个时代。

  作者笛安在扉页上写:希望各位喜欢令秧。

  我可以回答笛安:我喜欢,喜欢令秧这个人,这个具有独特个性的“无情”之人;喜欢这本书,这个描写人性内心之善的温情之书。


《南方有令秧》读后感(三)

  周末出行,用路上的时间读了笛安的新书《南方有令秧》,买这本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笛安的书!只是刚开始读时并不喜欢,因为没想到时间居然退回到了万历年间,那时候的女人是怎样的生活啊,我实在不懂。

  令秧是一个靠嫂嫂带大的女孩,一个住在绣楼里待嫁的姑娘,她的世界只有绣楼和窗外那么大,因为裹了小脚所以再也不愿意出行,只是等着嫁个那个比她年长许多可以做父亲的男人,家里没有让她识字读书,所以她平常的日子就是帮着嫂子做一些女红和简单的家务,16岁嫁到夫家,因为先前的夫人早逝,她顺理成章的成了夫人,一个傻傻的,懵懂的孩子就这样变成了大宅院里的夫人,那个宠她的男人因为她丰厚的嫁妆给了她这个夫人的名头,可这里的女人并非她一个,家是惠姨娘管着的,还有一个在令秧的意愿下的纳妾----云巧,这三个唐家的女人各司其责,各安其命的拥着唐简,云巧怀孕了,日子在一天天华丽而快乐中度过,令秧以为这就是一辈子了,却不知道她的命运才刚刚开始。

  在唐家的第一个新年,唐简被已经疯了的老妇人推下了赏灯的花架,从二楼直接摔了下去,从这一刻起,这个家里每个女人的命都变得不一样了。老爷很快逝去,一家寡妇最让人担心的是那个16岁的夫人----令秧,因为她的贞洁牵扯到族人的利益,所以在祠堂里被一群唐家的卫道士们逼着自尽,这样唐家就可以有一个贞节牌坊,这样唐家就可以免了赋税,可是令秧没有死,在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祠堂的门婆子救了她,因为她说摸到了喜脉,可是这喜脉从何而来呢,人生的谎言总是会因为第一个而需要一个个编下去的,令秧活下来了,同谋变成了这个家里的慧姨娘、云巧、管家婆,还有中医罗大夫,当然最关键的是川少爷,他在后娘令秧那里播了种,一切的疯狂从此开始,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平静。

  我实在不明白年少的作者笛安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笔触和感受,在令秧的世界里描述那份令人压抑和苦痛的经历,她写令秧对川少爷的痛恨和回避,对生下的那个救命的女儿溦儿的厌恶,其实她厌恶的只是自己的不干净,在这个女人心里,干净才是真正重要的,她没有爱过自己,更别说爱上别人,哪怕是亲生的骨肉,令秧的一生从跪祠堂开始就成了对贞节牌坊疯魔般的追求,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了。而谢先生正是这一切事情的合谋,我一直以为他俩的感情会变调,会成为爱或者恨,可是到底最后只是一种默契和合谋,就算是谢先生知道了九爷的存在,知道了令秧守了十几年的清白因为九爷而变色,他也并没有心疼和发现自己对令秧的爱,他们原本是合谋的,一如笛安说的,那只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失意男人塑造了一个节妇的故事,一个天真锋利的女人在俗世中通过玩弄制度成全了自己的故事。他俩只是战友,在漫长荒谬人生中达到了宿命般的友情,唐家的几个女人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令秧,一个毫无生气的女子,年少的时候因为不识字世界一片荒芜,等到守节终于识字了,却执着在贞洁牌坊上忘了活着的乐趣,最后门婆子问她:活下来的这十几年,可是有滋味?她说她终于没有白活,其实那只是短暂的九爷给她的滋味,太多的人生她都在那一处大宅子里荒废了啊。没有慧姨娘的泼辣胆大,没有云巧的善良真情,甚至连曾经的贴身丫鬟连翘的生活都比不上,一个没有爱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32岁的时候,令秧终于得到了贞节牌坊,她落下了人生的帷幕,走的干干净净,还带走了九爷的种子,谢先生对他十几年以来的同盟只剩下怀念,云巧原本是想去毁了令秧的念想的,我想那是因为是云巧舔犊情深,不能忍受令秧把她亲手带大的溦儿弄成望门寡,因爱生恨。可是云巧没有得逞,贞节牌坊已经成了唐家家族的荣誉了,哪是一个小妾可以去轻易毁掉的呢,溦儿还是会以望门寡的形式嫁到谢先生家,她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如母亲一般多舛呢?少时曾经看到过一些穿着一身黑衣,裹着小脚的奶奶,她们几乎都是沉默的,安静的,那时候见到她们,年少的我只是在心底充满一些些好奇和恐惧,真切的见过同学奶奶的小脚,那种变形令人胆寒,只是今天,当我读完《南方有令秧》,突然明白,那可怕的小脚里原本裹着一个又一个漫长如同裹脚布般的晦涩,苦痛的故事,那里曾经葬送了多少女孩的人性啊!只是裹脚的女人已经纷纷逝去,我们再也不能聆听她们的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