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巴别塔之犬》读后感

《巴别塔之犬》读后感

  《巴别塔之犬》读后感(一)

  巴别塔象征了人和人之间难以融通的隔阂,主人公保罗所要面对的不是如何让他家的狗开口说话的难题,而是他和妻子间幸福生活下潜藏着的观念鸿沟。他们彼此相爱,但并不能彼此理解,对于生活习惯和爱好的争端从未停止。保罗深爱妻子露西,因为她带给他惊喜和快乐,但他忽略了在快乐表面下露西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在断断续续讲述自己过去的时候,露西渴望抚慰,然而保罗没有给。在冲着像自己孩子一样的面具发火时,露西渴望理解,但保罗没有给。

  露西努力过,在面对阳光的时候露出笑容。也试图用爱来拯救自己的灵魂。从一开始,她便是疯狂的任性的自我的,在她自己编织虚幻的世界里认真地做自己。那些潜伏在身体里的恐惧、偏执、极端、绝望如影随形,一触即发。她歇斯底里的哭叫,究竟是对自己感到恐惧?还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保罗无法认同自己的悲伤?自杀,究竟是对自己的绝望?还是对保罗的绝望?  或许露西从来不真正了解自己,在她整个生命里。也许只有在制作面具的时候,她才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孤独。那些“恐怖”面具,每个都有不同的生命轨迹,每个都有自己异于寻常的故事,每个面具的诞生都是她一次交付灵魂的过程。戴上面具,他们所发生的事便成了露西的。面具之后,露西乐此不彼地扮演别人的角色。

  保罗不曾真正的去了解这个他至爱的妻子。露西找不到一个出口,让保罗走入她的世界她的内心。一次次的争吵、伤害后换来的只是回避和妥协,这块甜腻的生活蛋糕开始慢慢变质。露西在爱人的世界依然孤独着。身边的这个人,是最爱的,是至亲的,可是在她的世界里他是陌生的,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她自己,唯一拥有的只是抑郁、病态的灵魂。

  到最后,谁是谁的谁还不是一样。孤独,每个人都一样。

  “巴别塔”的主人,骄傲又脆弱,孤独是唯一的忠实访客。

  走不进来,又出不去,是否因为太爱自己?

  《巴别塔之犬》中最悲哀的不是那个鳏夫,也不是那只被强迫学说话的狗,而是那个终于等不到男人来写这个故事,自己动手的女作者——帕克丝特。


《巴别塔之犬》读后感(二)

  一直不喜欢看外国的作品,复杂的人名,冗长的叙述让人顿失阅读的快感。前些日子无聊从图书馆借了本封面看起来比较新的小说《巴别塔之犬》,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身对狗狗的兴趣吧。本人看书比较拖拉,而这本小说我用了三四天在几节无聊的课上就搞定了。

  这是美国新生代女作家卡罗琳?帕克丝特的一部爱情悬疑小说。丈夫保罗是一位语言学家,他要找到妻子坠树身亡的真相,于是决定教会唯一的目击者——家里的宠物,一只名叫“罗莉”的狗说话,道出真相。保罗的调查步步推进,他也越来越心痛的发现妻子露西死去的真相:精神上本身有一些问题的露西逐渐感受到了与最爱的人之间的距离,孤独,无奈,伤感,抑郁,最终绝望到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有人评论说“这是一部关于回忆、语言、悲伤和救赎的故事,一次另人心碎的探寻。”

  文章故事情节悬念迭出,字里行间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语言干净利落,很少有冗长的句子。与形式上的清新明快相反,读罢作品,萦绕在心头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一种阴郁,一种无奈,一种痛苦,总之让人心里很是难受。小说中的一些新奇神秘的情节很是吸引人,从一开始的方形煮蛋器、迪斯尼之旅、化妆舞会、给死人做面具,再到后来的塔罗占卜等等。伴随着这些情节的是是露西越来越琢磨不透的性格和心理,以及作为读者的我越来越不安的情绪。

  “露西为什么会死去?”我觉得这个问题意义极其深刻。在我看来,露西是死于距离,死于不信任,死于心理过多的不安全感,死于一种人类普遍的无奈的悲剧宿命。书中有一个情节给我印象很深,就是露西为死去的少女珍妮弗设计的面具:“乍看之下这个面具只是简单的呈现了珍妮弗的笑脸,单若再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张微笑的脸只是一个面具。你会看到这张脸周围呈现出模糊的盾形轮廓,有点像用来象征剧场的那种悲喜表情面具……在这个面具底下才是珍妮弗真正的脸孔,而相对于面具的开朗,微笑和喜悦,这是一张既忧郁又闷闷不乐的脸。”无疑,书中对这张面具的描写是具有隐喻意义的。后文的一段话我觉得很好的与这张面具呼应着:“我们每个人不是都有两颗心脏吗?秘密的那颗心就蜷伏在那颗众所周知,我们日常使用的那颗心脏背后,干瘪而萧瑟的活着。”

  很喜欢这张面具,亦很喜欢这段话,因为它们真实!现实中的人们谁又不是如此呢?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是那个笑得最灿烂的笑脸,那个有力跳动着的心脏?还是那张后面麻木呆滞的脸庞,以及那干瘪的蜷缩着的心脏?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当自我认知与定位出现了问题,又谈何与他人沟通呢?我毫不怀疑露西对保罗爱情的坚贞,然而距离从何而生?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吗?物理距离从来不会等于心理距离吧。

  一直很佩服那些人际关系处理的游刃有余的人。在涉及人与人打交到的情形下,我自己似乎智商急剧降低,脑海里不知怎的总是环绕着张爱玲,以及她的那句经典“生命是一裘华美的袍子,爬满了虱子”。我在想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露西”只是“病情”有轻有重!或许这从根本上无法解决,我们直能调节调节再调节! 以让那颗干瘪而萧瑟的活着的心脏透透气!


《巴别塔之犬》读后感(三)

  这本书是以一个男性的口吻来写的,他讲述了一个悲哀的故事。《巴别塔之犬》中最悲哀的不是那个“保罗·艾弗森”,也不是那只被强迫学说话的狗,更不是从树上坠落的妻子露西·蓝森,那么究竟是谁呢?

  这本书最吸引我的起先只是一句评论:“人人都以为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共有一座巴别塔,以为自己最了解那个亲近的人——然而,这座巴别塔真的存在吗?”

  这本书中让我最感动的一句话就是“我想念我穿着白纱的妻子,是否能让她的狗告诉我,埋藏在她生命尽头的秘密……”

  故事开篇便将读者引入一个神秘离奇的氛围中,让我们对这个故事起了兴趣。故事内容就是:一个女人从苹果树上坠地身亡,是意外还是自杀?无人知晓,唯一的目击者,就是她的爱犬“罗丽”。女人的丈夫是一位语言学家,因为思念妻子却无从得知她真正的死因,竟异想天开地打算教爱犬“罗丽”说话,让它道出事情的真相。也就在教“罗丽”说话的期间,语言学家逐渐开启了和妻子之间的记忆之盒……至此,语言学家才渐渐拼贴出妻子的样貌等等。那么,他将用何种方式找到他与爱犬“罗丽”共通的语言?最后他能否让爱犬“罗丽”说出女主人死亡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这一切还是个谜。

  巴别塔象征了人和人之间难以融通的隔阂,主人公保罗所要面对的不是如何让他家的狗开口说话的难题,而是他和妻子间幸福生活下潜藏着的观念鸿沟。他们彼此相爱,但并不能彼此理解,对于生活习惯和爱好的争端从未停止。保罗深爱妻子露西,因为她带给他惊喜和快乐,但他忽略了在快乐表面下露西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在断断续续讲述自己过去的时候,露西渴望抚慰,然而保罗没有给。

  有人说“‘巴别塔’的主人,骄傲又脆弱,孤独是唯一的忠实访客。”

  也有人说“走不进来,又出不去,是否因为太爱自己?”

  还有人说“《巴别塔之犬》中最悲哀的不是那个‘保罗·艾弗森’,也不是那只被强迫学说话的狗,更不是从树上坠落的妻子‘露西·蓝森’,而是那个终于等不到男人来写这个故事,自己动手的女作者——帕克丝特。”

  这本书是一个关于回忆、语言、悲伤和赎罪的故事,一个让人情不自禁的不停的看下去直到看完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