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红楼梦第20回读后感

红楼梦第20回读后感

  红楼梦第20回读后感(一)

  《红楼梦》第二十回里,赵姨娘携子贾环姗姗出场。贾环与莺儿玩掷骰子玩,为一二百钱银子耍赖,被莺儿耻笑一番,索性就地打滚又哭又闹,被宝玉劝回,他只得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的亲妈赵姨娘那里。赵姨娘询问事由,贾环编造事实,“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了我来了。”听到这句颠倒黑白的话,赵姨娘连想都不想,脱口而出:“谁叫你上高台盘子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这没意思!”这哪里是骂贾环,分明是自己内心的投射。

  身为姨娘,虽然被贾政宠爱,那不过沦为了生育工具,在贾府里的地位尚不及宝玉房里的丫头,她卑;身为人母,不能管教自己的孩子,亲儿子叫别人“妈”,叫自己“姨娘”,她苦;出身下贱,既不读书又不识字,在贾府里光鲜照人的女人圈里,处处显出自己的野性,她俗;虽说“帮理不帮亲”,可贾府上下哪个不是“帮银”的“帮银”,“帮亲”的“帮亲”,想借女儿之势提拔下娘家人,又被拒绝,她怨;人都说“母凭子贵”,偏生下个不讨喜的儿子,女儿倒是争强好胜,显出几分能耐来,倒连自己亲妈都看不起,时不时划清界限,她恨。

  纵有万般委屈,谁人知,何人晓,她又能怎样?恨,难下咽,在肺腑周绕数圈后变成一股股黑水从口腔里喷出,杀伤力为零,倒是弄得自己污溃不堪,自己闻不到自己的臭,顶着满身粪水四处招摇,挑拨是非,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众人指点着,耻笑着,再次把她推到臭水沟里。她愚蠢,挣脱无力,只能滚在臭水沟大叫:“我轻贱我的,与你何干?”


红楼梦第20回读后感(二)

  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作者将王熙凤和林黛玉放置在不同事件与人物互动之中,对两个形象各有刻画,我们也可从“礼”与“情”的角度对比一下。

  在王熙凤处理贾环的事件中,作者称其为“正言弹妒意”,“弹妒意”即是借训斥贾环批评了赵姨娘的妒意,同时作者认为王熙凤的处理是“正言”,那作者笔下王熙凤是如何“正言”的呢?从两者的身份关系来看,王熙凤是主子,赵姨娘是“梅香拜把子”辈儿的奴才,王熙凤对赵姨娘的评判行为在身份关系上是合乎尊卑之礼的。从批评的内容上来看,“他现在是主子,不好,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先是指责赵姨娘尊卑不分越职干预;“反叫这些人教的歪心邪意,狐媚子霸道的。”“自己又不尊重,要往下流里走,安着坏心,还只怨人家偏心呢。”——又是指责赵姨娘不守本分人格卑劣,王熙凤之批评合乎事实,所训之语合乎人礼正道。从批评的方式上来讲,王熙凤疾言厉色,毫不顾忌情面,直戳赵姨娘心肝,又有敢言直言之“正”。在这一场“正言”批评中,王熙凤所秉持的是礼,这“礼”让赵姨娘与贾环皆不敢出声。同时在劝解李嬷嬷的话语中,虽不免捧与哄李嬷嬷之嫌,但我们从言辞来看,王熙凤讲的还是“礼”,是规矩,“你是个老人家,别人高声,你还要管他们呢,难道你反不知道规矩。”两段互动中侧面塑造的王熙凤是个讲“礼”之人。

  再观林黛玉的互动表现,因宝玉从宝钗那里来,便“冷笑”、“赌气回房”、“作践坏了身子,我死”、“这样闹,不如死了干净”,完全不顾及宝玉的赔笑;宝玉“不过偶然去他那里一趟”、“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我还怕死呢?倒不如死了干净”一番道理解释与表态更是让黛玉听着别扭,甚至听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晚间不等宝玉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又是“死活凭我去罢了”,只急得宝玉“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此语说的清晰明白,两人关系有理又有礼,但黛玉未满足,看见黛玉所求的并不止于这合乎理与礼的关系。接着啐道:“我为的是我的心。”直到听宝玉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才真正劝解到黛玉的心里。此处“你的心、我的心”除了指亲密友爱之外,是否也直接表明了二者间的爱情呢?这段互动中,我们看出在与宝玉的关系之中,黛玉所求的不止于合乎礼的亲密互动,而是宝玉对自己的完完全全的情、真真正正的宝玉的“心”,是一个极讲“情”之人。


红楼梦第20回读后感(三)

  贾环在红楼梦书中前期出现的次数并不甚多,曹公着墨不多,却把一个心理失衡、缺少疼爱的孩子展现于世人面前。贾环与宝玉同为儿子,但是身份悬殊。宝玉是嫡子,贾环是庶子。宝玉集万千人宠爱于一身,后有“活凤凰”之语,贾环只在赵姨娘面前能讨得一点温情。

  本回目中贾环与莺儿掷骰子,既输钱又输人。莺儿嘲讽他“一个作爷的,跟丫头争输赢,连我也看不上”,又说“宝玉以前输了偌多,也不在意”,贾环本就有嫉妒之心,又逢不公正对待,自然心中火起,辩解“众人都喜欢宝玉,嫌弃我不是太太养的”。

  从贾环的生存环境入手分析,

  第一、贾环是姨娘之子,且非长子或独子,因此在家族中不受重视。

  第二、书中也未明写贾政管教贾环之语,只在招呼众姊妹与宝玉入住大观园时闲闲提起一句,贾环人物猥琐,比之宝玉的飘逸潇洒相差甚远,因此不难发现贾环不入贾政之眼。但可笑贾政既为父亲,宝玉是管不得的,管了惹众怒。贾环在可管理范围内,贾政却不管,置孩子教育于姨娘和私塾手中。

  第三、赵姨娘心术不正,总期待惹出些祸事延及宝玉,好让贾环坐稳独子之位,保证以后这荣国府的家私都是她与她儿子的。有这样歹毒心肠的母亲在前指引,难保贾环不走向歧途。

  第四、贾环自身的问题。贾环在贾府私塾中读书只为了每月固定的点心钱,并无靠八股文章发迹之想法,可以肯定他不是一个有积极目标的人。又因没有人给他传递正确的信息,引导他走出自己的心理误区,他始终徘徊在庶子、身份低微、无人疼爱的环境中。

  第五、王夫人有意打压。书中虽未明写王夫人对贾环的态度,但我认为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不会对妾生的孩子抱有好感,除非这个孩子抛弃自己的原有立场,完全倒戈(对比探春)。妾与正室争夺丈夫的爱,争夺家庭的管理权,妾之子一旦成为家族继承者,正室的境地就会异常尴尬。王夫人对贾环而言只有嫡母身份,却无管教之实。

  第六、胞姐的态度。窃以为,探春对弟弟贾环是疼爱的,但碍于身份以及她对王夫人的忠诚,探春不便表示,也因此探春要人前人后撇清她与庶母胞弟的关系。贾府的居住格局限定她的活动范围,初时随贾母住,既而入大观园中,贾环随庶母居于外围。亲情关爱在细节中、在点滴中。

  在以上这些外界环境影响之下,贾环的心里充满阴霾。

  反思我们自己在亲子关系中的表现,是否不够关心孩子?是否过度关心孩子?是否强权威压于孩子?是否有自我心理问题而不自知,却因自己影响孩子?教育非一家一户的小事。想要教育孩子,需要一个村庄、一个城邦的帮助,需要大家善意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