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温一壶月光下酒读后感

温一壶月光下酒读后感

  温一壶月光下酒读后感(一)

  《温一壶月光下酒》更是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烙印。他的散文文笔流畅清新,表现了醇厚、浪漫的情感,在平易中有着感人的力量。

  林清玄的散文,小故事里包含大智慧,平淡而隽永,值得回味。平凡的人,平凡的事,在最细腻的内心感觉中把你打动。它让我们看清很多事情,让我们变得坦然。他的散文像清风一般舒爽,像挚友给人情感的慰藉;他的散文能净化人的心灵,让内心充满宁静与关爱;他的散文语言朴素、浅显,注重对思想、生活的感悟。就如同他本人所说:“我的写作,不只是在告诉人关于这人间的美丽,而是在唤起一些沉睡着的美丽的心。”

  林清玄创造性的贡献,就是将东方的审美智慧和佛家的哲学情怀融进散文艺术中来。恬淡自然,蕴涵佛理,是林清玄散文的最大特色。他的文字犹如一股真淳的凉风,读完之后心平如水;他的文字有种淡淡的香,让人看完之后会有感恩与善良的感觉。我常常与他的文字一起进入那富有禅意的世界,那别样的文字,如混沌世间的一方净土,似一缕莲花的馨香,掸拂我心灵的尘土,开启我的灵智,让一个空虚的心灵瞬间得到荡涤;让一种烦恼的心情顿时获取欣喜。让一份宁静与恬淡永远留存在世间。


温一壶月光下酒读后感(二)

  《温一壶月光下酒》是林清玄一篇文章的篇名,也是他婚后的第一本散文集书名。我的心眼完全被「温一壶月光下酒」这几个有魅力的字所牵引,非常喜欢它所蕴含的境界。

  书中的许多篇都是描写小人物,所感悟的平常事。如何面对生活?作者这样勉励我们:「连石头都可以撞出火来,其他的还有什麽可畏惧的呢?」是啊,我们坚信连冰冷的石块都能撞出火来,那麽心与心的碰撞,心与心的靠近,一定发散出人性中最纯真的灵性之火。

  佛前一炷燃烧的清香,作者却能觉照到「那一炷香冉冉地燃烧着,香头微细的火光和上升的香烟使我深深的震颤,我在那香里看见一股雄浑的力量,以及一颗单纯的中国人心灵绵长的燃烧着。」清香一炷,那是一种空间;罚你一跪,那是一种时间。空间与时间,皆从这一炷冉冉燃烧着清香升腾而起,在升腾而起的一炷清香里,作者深深体悟到这种空间和时间是东方的美学。试着用黑暗锻造出我们的一双黑明眸,来洞察我们的生活。

  「将月光装在酒壶里,用文火一起温来喝酘酘」,第一次读到时完全是一种惊艳的感觉,「山香云气」是赛过酒气的。月光是温蕴的,酒是如火一样辣的。温一束月光来下酒,削去身上的愁和怨,和心灵的尖锋利芒,使自己溶入如月光一般温柔的人世温情中。他将浮名虚利换作浅酌低唱,时时不忘自己有一个温柔的灵魂。

  再来举杯吧,让我们共用温一壶月光下的酒,共赏一片迷路的云,共忆烟气氤氲的鸳鸯香炉。坐拥青山,剪几缕清风,掬几片月光,温上一壶酒,尔后,在文字里不醉不休。


温一壶月光下酒读后感(三)

  你,林清玄,一个让人回味的名字。一直以为你应该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太多坎坷的人,或者出生在书香世家的人,直到翻开了这本书。

  每个人都有童年,对多数人来说,童年都是很美好的存在。那个时候,我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可以不管大人的礼节,可以调皮捣蛋,可以肆意挥霍时间。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一定有这样一段时光。你和我们一样是幸运儿,都拥有童年。但你又和我们不一样,你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是什么样的经历会磨砺出你这样的人呢?我们不得而知。

  你的文字里是常人无法体会的禅意,一旦感动便无法释怀。你的文章与纳兰的《饮水词》、李煜的词一样不可以用几流与好坏评判,文字的平实通俗里是常人领略不到的意境。我们之所以喜欢你的文章,就是因为读你的文章会带来刻骨铭心的感动。你会把一朵花的绽放、一片叶的凋零、一只蝉的鸣唱都写下,你会记得每一个感人的瞬间,你会如此真实地描绘你的童年。

  最令我震撼的是你讲述的关于棋子的事。我的青梅,你的竹马,她和他的青梅竹马。分离是那样轻易。幼时我也曾有这样的伙伴的。姓名也有些模糊,只记得他的名字里有"少杰"两个字。他也确实与他的名字一样杰出,小小年纪就能背诵《唐诗三百首》,人也很好,是典型的热心肠。也正是因为他的杰出,使他只有7岁就离开了家乡,音讯渺茫。他的脸早已在记忆中模糊,甚至忘却。只有在收到他的信的时候,我才会相信记忆中的那个人的确存在。我毫不怀疑,当我到他所在的城市寻找他时,即使擦肩而过也完全不认识对方。如果能穿越时空回到儿时,恐怕我也认不出那时的他。

  但我们还可以联系对方已经足够好了,有些人一别便是永恒,一辈子也不会见到。偶尔会回忆起他(她),会记得那个名字,已是莫大的幸运。童年的许多事都会淡忘,只余下最深刻的回忆。再记起,恍若前世。

  儿时的我从没想过会有分离,天真地以为所有的人可以一直在一起。那些"狐朋狗友"会与我一起穿梭在大街小巷,一起去吃周婶的麻辣烫、李婶的粉条、陈叔的五花肉,会与我一起跑到后山玩上一整天。天是那样的蓝,花是那样的香,草是那样的软。一排排的老屋整齐地码着,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一排排的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