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武松杀嫂读后感

武松杀嫂读后感

  武松杀嫂读后感(一)

  昨晚看了新拍的《水浒传》武松杀嫂这一集,感想颇多。

  一、武大郎

  武大郎撞破西门庆和潘金莲偷情,情急之下和西门庆拼命,虽然被打得满脸是血,但我忽然觉得他很有男人气概。可是当他被西门庆打成重伤,潘金莲假意哄他不要把这事告诉武松,武大郎伤成这样了,居然还表示既往不究,抱着潘金莲要求欢!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武大郎很恶心!直到最后被老婆毒杀,方才醒悟,可惜为时已晚。真是“窝囊一世,猥琐到死。”

  二、潘金莲

  潘金莲如此漂亮一女子,却嫁给武大郎这一不英俊,二不富有,三没本事的小锉子,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太委屈了。好容易遇到武松这么个大英雄,偏偏武松却不罗罗她,碰了个大钉子。最后遇到西门庆,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幸福,却又被武大郎给撞破,面临被武松回来算帐的危险境地。本来觉得她很可怜,但看到她毒杀亲夫这一段,又突然觉得她很可恨。最后被武松一刀捅个透心凉,悲凉倒地时,又觉得她很可悲。真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自古红颜多薄命。”

  三、西门庆

  家里老婆去世三年,整天郁闷不已,遇到潘金莲这花一样的女子,一见钟情。一个潇洒,一个漂亮,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可惜这朵花却是人家的老婆,于是只能偷情。被武大郎撞破后,一时情急大打出手,将人打成重伤后又面临被武松杀上门来的后果。偏偏此人又没多少脑子,听信王婆的馋言,设计毒杀武大郎,最后被武松找上门来,一顿狂殴,连性命也丢了。真是“金莲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四、王婆

  本来是一媒婆,撮合姻缘倒也是件好事,可偏偏放着好事不干,专做拆散人家夫妻的坏事。一手鼓动西门庆偷人家老婆,然后又出毒计毒杀武大郎,鬼点子出尽,坏事做绝。最后落得个凌迟处死,遗臭万年!真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五、武松

  仪表堂堂,武艺 高强。景阳岗上打猛虎,山东好汉威名扬。可惜有个不成器的哥哥,还有个红杏出墙的嫂嫂。打虎归来时如此荣耀场面,见到哥哥却当街跪下磕头,不愧为亲兄弟。面对漂亮嫂嫂的爱慕和表白,坚决推开,实为坐怀不乱之柳下惠。面对亲嫂杀亲哥之现状,拍马杀回,不忙着报仇,却细细查明真相,邀请四邻见证取得口供,粗中有细。手刃恶毒嫂嫂,杀上门去狂扁西门庆,取得仇人头颅祭奠哥哥,为兄两肋插刀。一人做事一人当,主动投案自首,实为性情真英雄。真是“打虎好汉,仁义英雄”。

  六、县官

  开始受西门庆贿赂,对于武松状告潘金莲毒杀亲夫之事不闻不问,真黑!当武松手刃仇人,公堂自首后却又佩服武松是条汉子,听从师爷劝告,轻判武松,可见其还有一丝良知。真是“半黑半白,亦人亦鬼”。

  七、师爷

  在官场混迹多年,为人圆滑却又正直。看准时机巧言相劝,使县官改变杀武松之意,又妙笔生花,将武松杀人重罪巧妙改轻,留得武松一条性命。不起眼的职位,却能左右人的生死。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真是“文人一枝笔,生死全是你”。


武松杀嫂读后感(二)

  施耐庵写《水浒》,明里暗里讲究对仗之美。第二十五回写一篇武松杀嫂,至四十五回又写一篇石秀杀嫂,如两峰对峙,险峻奇绝。可是同样的杀人案件,在施才子的笔下,却杀出迥异的风流。

  武松杀潘金莲,不为嫂嫂与西门庆那点勾当,为她杀了武大,恶贯已经满盈,不杀不足以昭天地之正,日月之明。武松杀嫂时,武大已死,无可挽回,况且告状到县厅里,知县又说捉奸见双,捉贼见赃,仅凭何九叔三言两语,不足以问她杀人公事。武松上哪去捉奸见双?没奈何,只得“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衔着刀,双手去挖开胸脯,抠出心肝五脏,供养在灵前。”好歹算是替天行了一回道。

  及到石秀杀嫂,情况就大不一样了,石秀义兄杨雄之妻潘巧云,虽说与和尚裴如海确有暧昧,但是天地良心,她何曾想过要谋害杨雄?说潘巧云他日必然要谋害杨雄,那是石秀的推断之言,欲置之死地,何患无辞。事实上,从潘巧云嫁得杨雄之后,还惦念着死去的前夫王押司,以至在家里请和尚给前夫做功德的举动来看,潘巧云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她喜新但并不厌旧,她的爱情虽说不专,却也不伪。看得出,杨雄对妻子不说欣赏,至少也是宽容的。否则他会容忍妻子在自己家里给亡夫做功德,并亲口嘱托义弟石秀代为照管吗?但是,石秀不管这些,潘裴事败之后,他杀了裴如海,对潘巧云也不依不饶,一个劲地撺掇杨雄,硬生生借义兄杨雄之刀,把义嫂潘巧云给杀了。

  潘巧云罪不当诛,石秀为何必欲置她于死地呢?无非是潘巧云在杨雄跟前污诬了石秀,污他调戏于已;石秀为了辩白,为了向杨雄证明自己玉洁冰清,设计让杨雄把潘氏和使女迎儿诱骗到翠屏山,逼她们为已辩白之后,心狠手辣地调唆杨雄把她们杀死。两条鲜活的生命,就为证明石秀的清白,命丧黄泉。

  说来无独有偶,潘巧云污诬石秀的勾当,先前潘金莲也干过,潘金莲也曾在武大跟前污诬武松调戏于已。武松落落然隐忍了嫂嫂泼给他的脏水,只嘱咐哥哥每日少做炊饼,晚出早归,紧守门户。武松并不曾为自己置辩什么,而天下后世,也没有人不知道武松的玉洁冰清。

  由此可知,武松杀嫂,是事出不得已,全为了报仇,全为了兄长明冤,丝毫没有自己的私心在里面,无怪乎天下后世许以豪杰;而石秀杀嫂,则完全没有必要,全为了自己明冤,全为了自己泄愤,丝毫没有义兄杨雄的利益在里面,无怪乎金圣叹嗤之为“才刻狠毒之恶物”。施耐庵一手搦一笔,同样的杀嫂事件,既写一武松,又写一石秀,而使豪杰自为豪杰,恶物自为恶物,真可谓神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