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解密》读后感

《解密》读后感

  《解密》读后感(一)

  《解密》是一部充满了灵异和智性的小说,是一部为天才写就的传记,是一部关于秘密战线的“间谍小说”或者说是“特情小说”,像这种题材比较少见,可能作者是另辟蹊径。在作者笔下,诡异的小说情节,切合了公众的窃密心理。小说在创作手法上也是别具一格,书中用了“起、承、转、合”的结构,把一个具有神秘身份的神秘人物的神秘一生呈现了出来,文字很平实,几乎没有很煽情的地方,文章从始至终给人一种孤独感,或许作者认为天才或者是才气横溢的人必定是孤独的。但这种不动声色的描写,又把这个差点被遗弃、有着自闭症的数学天才刻画得异常鲜活,也把破译密码这个本来很枯燥的故事讲得格外有趣。

  这部小说最大的魅力在于故事中主人公所从事的破译工作带给读者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并且也对人生的一些重大命题的关注:偶然与必然、天才与疯子、成功与失败、爱情与亲情、国家和家庭等等。

  小说的最后,作者是以采访者的口吻来叙述的,且还有一个外一篇叫“容金珍笔记本”,通篇是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凌乱又奇特。这种写法更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看后我以为确有此人、确有此事。其实主人公和故事都是纯属虚构的,并非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只能说明作者以假乱真的功夫以达到某种出神入画的境界,但我仍然相信在现实生活中肯定有这样的人,只是无缘亲眼见到。

  作者有很强的推理能力,也特别会打比方,思辩性的语言在文中随处可见。小说中不仅涉及了数学、逻辑学、心理学,好包括一些社会学、博弈学的内容,值得一看。


《解密》读后感(二)

  现在我对小说的要求就是静下心来看5分钟,如果看不进去,就不再看了,可顺手拿起的这本小说《解密》竟让我看进去了,于是我手不释卷,一口气看完,我认定这是一本好看的书。

  它好看在什么地方呢,让我总结一下吧。

  首先人物的出场很具有传奇色彩,全文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容金珍的破译密码专家,但小说却是从荣家祖上开始说起。一开始介绍了一位天才女士“她自幼聪慧过人,尤其擅长计数和演算,11岁进学堂,12岁就能和算盘子对垒比试算术,算速之快令人咋舌,通常能以你吐一口痰的速度心算出两组四位数的乘除法。一位靠摸人头骨算命的瞎子给她算命,说她连鼻头上都长着脑袋,是个九九八百一十年才能出的一个奇人。

  这位奇女子就是容金珍的奶奶,为后来容金珍的天资聪明埋下伏笔,一切事物不是空穴来风,也是有遗传在其中的。但奶奶后来因难产而死,生出个大头鬼,这个儿子不争气,四处作恶,为非作歹,最后被人杀掉。

  《解密》的故事,结局落于一个大大的俗套,而开始却不能说乏力。一个强的始,充满了神秘主义和演义色彩(请恕我对此有着较高的兴趣),那个神奇的容氏家族,那个充满了秘密的后院,以及那个揭露着秘密的大头虫。等大头虫变成了701的一个解密员之后,一切都普通下来,这本小说也就由一个惊叹的问号变成了一个平实的逗号。这源于我个人的喜好,我喜欢神秘的英雄主义,哪怕它不合学理。我不喜欢泛政治化的英雄主义,哪怕它很悲剧。

  更何况,这个结局又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解密》读后感(三)

  《解密》塑造了一个并不符合“高大全”标配的非常规英雄,从而与传统的革命主题叙事区分开,免去了流于庸俗套路的危险。

  《解密》的主人公,数学天才容金珍是密码破译世界里的孤独王者——但是记住,他不是你们的男神陈学冬——他相貌丑陋,被称为“大头鬼”,有着宿命般的身世原罪,而且体弱多病,性格胆怯,内心脆弱,最后还陷入了疯癫。这种危险的反英雄叙事,有人是基于写作的取巧之举,但我宁愿相信在这里,麦家是为了表达对这群幕后英雄的敬重,而选择了最残酷的真实。

  说到这里,请无视开篇的略显魔幻的家族史的描述。我很怀疑,麦家是和莫言一样,是受到了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此书写于1991年,而80年代正是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在中国激起浪潮的时期。作家们在构筑自己的首部长篇时,总是澎湃着太多的文学野心,希望写家国历史,写时代风云,写人物命运,写传奇故事。但是很少有人能完美驾驭这么多的内容追求,相反会让自己的写作陷入失控。麦家也避免不了这一点,小说后半部分的令人动容,遮蔽不了开篇部分的刻意和无意义的冗余。

  开篇写容家的早期家族史,夹杂着来华外国人在中国的故事、早期沿海地区中国人赴外留学的过往,海外归国人士办学以开启民智救亡图存的爱国之举……但这混杂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譬如参与了容家历史并抚养容金珍长大的外国老爹爹,人设不是传教士而是一个近乎游方的解梦神棍;再譬如容金珍留学海外载誉无数的算学天才祖母却荒诞地死在了恐怖的生产中,而且荒诞地生下了一个五毒俱全的儿子,而这个儿子的儿子,也就是容金珍,他的母亲竟然重复了他祖母的命运,也荒诞地死在了恐怖的生产中,并生出了一个外形神似其父的他。做这个原罪似的环形宿命设定是为了什么呢?如果说是为了强调算学天赋的遗传还可以理解一二,但是这种无意义的血脉继承式的恐怖生产情节以及其父毒烂的人设,却找不出任何意义……如此种种,不再赘言。这也许只能解释为,这是在文学野心大于写作实力的情况下,对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堆砌式模仿的糟糕表现。

  好吧,絮叨吐槽了这么多。且让我们迅速扫完开篇,来到小说的正题。请静下心来,做好认识一个“人”的准备,在这里我不想用“英雄”这样简单粗暴的标签来定义容金珍,他是定义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