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变色龙的读后感

变色龙的读后感

  变色龙的读后感(一)

  《变色龙》讲述了警官处置狗咬人的故事。一开始,警官答应赫留金要处死这条狗的主人。但当人群中有人说这是将军家的狗时,警官立刻变换了脸色,指赫留金故意伤狗在先。后来又有人说那不是将军家的狗,警官马上又换了副嘴脸,说要严惩这只狗和它的主人。这只狗的主人到底是谁,人们观点不同一,警官的脸色也像变色龙似的变来变去。

  故事的情节描写得非常有趣,其中警官那变色龙似的两面派嘴脸更是叫人难以忘怀。有人说那不是将军家的狗时,他摆出一副警官的威严;有人说那就是将军的狗时,他又马上和颜起来,说小狗乖巧,赫留金惹事。他表面上是在不断地为自己开脱困境,实际上与小丑的滑稽表演没有多大区别。

  这不禁让我想到生活中那些弄虚作假,欺上瞒下,阿谀奉承的两面人。有的人为了应付上级检查,把好的一面展示出来,坏的一面藏起来;有的人为了多盈利,改商品日期,违法添加化学药剂;有的人当面说人好话,背地说人坏话,表里不一……这些人就像变色龙里的警官趋炎附势,虚伪狡猾,让人唾弃。

  读了这本书,让我看到了“两面人”的虚伪、丑恶的嘴脸。我们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正如诗人罗兰所说:“能保有着高贵与正直,即使在财富,地位上没有大收获,内心也是快乐和满足的。”


变色龙的读后感(二)

  变色龙,是一种能使皮肤随环境颜色变化而变化的动物。而在作者契诃夫的笔下的“变色龙”,它的颜色变化频率可谓不同凡响,超乎你的想象,如同“夏日鬼天气”,说变就变。

  小说《变色龙》讲述的是主人公奥楚蔑洛夫在判断狗的主人是谁而得到不同答案时,对受害者的态度的不断改变。

  小说主要通过语言描写来塑造一个见风使舵,趋炎附势,媚上欺下的“走狗”。

  这篇带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所反映的社会现象却是真实的,让人在欢笑之余,不禁深深地思考起来。

  作为当代青少年,我们正处于生长发育的黄金时期,而社会环境的影响远远大于书本知识的熏陶与启迪。在这个日益纷杂的社会中生活,青少年不能盲目自大,也不能自命清高,既要紧跟社会先进思想文化的脚步,也要有一层坚实的屏障来防止不良信息的诱惑与引导。青少年心理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但在性格养成的时候,我们不能让自己拥有见风使舵、趋炎附势、媚上欺下、虚伪做作的性情,而要培养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让自己不断发展并趋于完美。

  在当今社会中,对人对事的态度如“变色龙”般迅速的也不在少数。为了他人的关注,故向他人献殷勤,为工作升职,送礼的也不少。听惯了阿谀奉承,也不知那些人怎么就是听不厌呢?特别是现在的中层领导干部,最爱摆架势。你多说几句好话,即使是假话,或者送些名贵的高档礼品,你也就有些说话的份,不然不仅连插句嘴的地方没有,也许到最后连饭碗也丢了。这些人的态度变起来比“变色龙”可快得多了,如夏日鬼天气,说变就变,不可预测。

  在整个社会上,“变色龙”的风光时日终究是好景不长的。因此,为了不要“自生自灭”,我们应该从小开始养成良好品行,为将来走上繁杂的社会打下基础,也好在以后前进得顺利些。

  总之,我们不能将日子放在“夏日鬼天气”,也不能和“变色龙”同穴而居。我们青少年更需有一双慧眼,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空间,一片能让自己自由翱翔的天空!


变色龙的读后感(三)

  短短一篇《变色龙》,在一位语文老师的介绍后,仔细的品读了一遍。其精彩,便在于没有直接的诅咒、谩骂,而用简单的几个动作和语句,独特的写法,使人立刻感到了作者的那股怨恨的讽刺。

  很普通的开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背景和人物,又写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该轮到这个当官的奥楚蔑洛夫发话了,第一句话就揭露出了他内心的恃强凌弱:这条狗是谁家的?这里也就开始为后文不断争论狗的主人而不依照法律进行相关处理进行铺垫。

  作者塑造出了一个很符合当时官场看风使舵的形象,又在一字一句中自然而又深刻的表现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黑暗的批判讽刺。

  然而,与此同时,远在东方的中国,同样是在黑暗政府统治下,为何却没有一篇独具一格别出新意的文章?确实,中国的文章往往十分优雅,或是豪迈,或是清秀,然却从来没见过跳出边边框框的文章。唐诗自是固定的格式,必须得多么整齐,宋词却又出来了词牌名,虽然不是“长方形”了,却还是按照固定的格式来写,读起来固然朗朗上口,却经常不得其意,读好几遍也不明白它的意思,必须要结合当时的背景,和诗人的经历,才能读出来。如此一来,种种诗词也只有文人墨客能够看懂了。到了清朝,终于有了一些短篇文章,可注重的依旧还是作者的文采,总是在意字词用的恰当与否,殊不知有时候一个精彩的情节,比一字一句更加重要,更能突出这种种情怀。

  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各类文章都是充满了儒家学术,着重于文墨的深厚功底,追逐与用最恰当的字词来表达心境,能看懂的,也就只有那些文学书生,充分表现了儒家“礼不下庶人”。故此,具有容易理解,情节精彩的短篇小说始终没有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而《变色龙》也只有西方作家能写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