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邦斯舅舅读后感

邦斯舅舅读后感

  邦斯舅舅读后感(一)

  《邦斯舅舅》一书中的主人公邦斯,是一个音乐家,一个诚实而高尚的自食其力的人。他非常喜欢绘画艺术,为了丰富自己所收藏的名画,他不惜付出一切精力,挖空一切心思,当人们不知道他手中有这一切宝藏时,谁也不把他放在心上。为了夺取孤零汉邦斯的遗产,像王室首席推事加缪索之流的一些冠冕堂皇的人便千方百计,使用种种手段下毒加害他,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想,对邦斯来说,收藏名画是一种高尚的爱好;对他那些有钱的亲戚来说,名画只不过是发财的手段而已。

  我看不到那个社会的真善美,我看到的是欺诈、心计和手段,以及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看吧,在邦斯和他的好朋友许模克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不想贪图邦斯的财产。我感叹,难道金钱就是如此重要的东西吗?为了它人们变得诡计多端,为了达到目的,他们都不择手段,贪婪二字掩盖了那个社会的真善美,也蒙蔽了人们心中的真善美。

  是的,每一个人都像一只饥饿的老虎,为了寻找食物而不惜运用任何手段:假装的善良,荒唐的法律‘恶意的诱惑等等,这一切的阴谋让人们变得疯狂、恶毒、无恶不作。难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是那么不堪一击吗?真善美的社会也不会存在吗?

  我为邦斯的遭遇感到同情,同时也为自己没有生活在那样一个社会里感到庆幸。金钱再多也会有用完的那天,利益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浪得虚名而已,惟有真情才是天长地久,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又何必为了那些不易之财,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做那些天理不容的事呢?到头来也只是两手空空,这又何必呢?

  每个人都渴望着生活在真善美的社会中,这就需要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充满着真善美,像许模克爱邦斯一样,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欲望,没有贪婪,有的只是真善美。


邦斯舅舅读后感(二)

  最近,把巴尔扎克的《邦斯舅舅》读完了;用去了三天时间。

  这本书我是在姑父家拿到手的,那时是在西安,在12月初的天里;这部书在我的书架上直到现在我才读它。这中间已过去了近十年时光。

  这部书,实在是天才之作。巴尔扎克在这部书里用文字创造了一个世界。

  在巴尔扎克的世界里面,小人物的困顿穷苦,社会的风波险恶,人心的善恶多变和难测,单纯善良人的可悲可怜的荼毒伤害,小职员的勃勃野心和一心向上爬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忍恶毒的手段……

  当然,“金钱”对人性的腐蚀仍是巴氏的主题;人间万恶,恶有恶的不同。

  真的,这些,不是中国人能够写得出来的。

  从我第一次阅读巴尔扎克——《贝姨》开始,巴尔扎克的长篇——《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幻灭》、《都尔的本堂神甫》、《比哀兰德》到这部《邦斯舅舅》——一路读下来,心中有很大的充实感。每一部天才之光芒,都耀人眼目,动人魂魄。

  真的,巴尔扎克,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邦斯舅舅读后感(三)

  那本巴尔扎克的《邦斯舅舅》却教会了我去热爱,热爱我的学习,热爱我们的国家!

  《邦斯舅舅》中的主要人物邦斯舅舅,生活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七月王朝统治时期的巴黎,是个颇有才华的音乐家,也是旧时代的“遗迹”。生活中,为满足自己的贪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丧失了独立的人格,而且还被腐蚀了灵魂,“对交际场上那些客套,那些取代了真情的虚伪表演全已习以为常,说起来恭维话来,那简直就像花几个小钱一样方便”。但邦斯在艺术的天地里,拥有了青春;在乐队的指挥台上,他的手势是那么有力;在他的那间充满人类美的创造的收藏室里,他是那么幸福。“对任何手工艺品,对任何神奇的创造,无不感到一种难以满足的欲望,那是一位男士对一位美丽的恋人的爱”。

  我问老师:为何贪婪的物欲,却未能玷污他心中的那方净土呢?老师说,海伦?凯勒你知道吗?她是美国的着名的女作家,小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弄得她双目失明,耳朵也失去了听觉。当海伦七岁时,她的父母为她请来了一位教师,帮助她学习。可是,海伦看不见,也听不见,怎么学呢?所以这位教师想了一个办法:先拿一个洋娃娃给她玩,然后在她的手心上,写上洋娃娃这个词儿,这样海伦就知道了什么叫洋娃娃了。因此,海伦很快就喜欢上这种学习的方法。从此以后,海伦就用这个办法学习,她一个一个地记,日积月累,她学会了不少的词。你可以想想,海伦作为一个又聋又瞎的孩子,她要克服怎样的困难啊?但她不怕困难,以惊人的毅力在学习、在生活,终于成为一个举世闻名的作家。她的毅力、顽强从哪里来呢?老师充满期望地望着我。哦,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是一个人对生命、生活的热爱啊。邦斯舅舅也是因为对艺术无比的热爱,才未被虚伪、贪婪彻底地腐蚀。爱的力量真大,她可以建构一切,又能化腐朽为神奇。

  回头想想我的生活条件和学习条件,想想我们都是健康人,比海伦?凯勒强多了。我为什么不能热爱我的学习,在老师的辛勤哺育下多多学习文化知识,为把我们的国家建设的更加美好去努力呢?

  谢谢邦斯舅舅让我懂得了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