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负暄琐话读后感

负暄琐话读后感

  负暄琐话读后感

  负暄:曝背取暖,“负暄琐话”意即晒着太阳,温暖地谈过去的事情,正如张中行先生自己在序言中写到:“早春晚秋,坐在向阳的篱下,同也坐在篱下的老朽们,或年不老而愿意听旧事的人们,谈谈记忆中的一些影子。”“影子中有可传之人,可感之事,可念之情”,先生的写作目的也很简单,希望“有点点的人和事还能存于有些人的感知里”。

  我大学读的是汉语言文字学,可选方向很多:语言学、文学、文艺理论、美学、写作等等,大一大二非常喜欢文学,但由于固执地把文学和健康联系起来,“忧伤肺”,所以选了写作,后来由于系主任的安排,我最终(用这个词似乎还太早)选择了语言学,并且努力去投入,正所谓“可以选择时,选择你所爱的;没有选择时,爱你所选择的。”(刘吉语)

  不过转眼八九年过去了,我又重新拿起文学的书,甚至还写了一些诗词鉴赏的文章,不谈高深的理论,完全用心去体味,并寄以自己的经历与思绪,化在一起,这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生活。很偶然,我读到了张中行先生的这本《负暄琐话》,立即被吸引,成了一个“年不老而愿意听旧事的人们”中的一个。

  读了几篇,很想写几句,怕日后忘了。我初步用“深沉清苦,冲淡隽永”这八个字来概括张先生的风格,其文充满苦和淡,正如一杯清茶,意味深长,颇耐咀嚼。他的书记人为主,有学界名流如章太炎、朱自清,也有一些“名堙灭而不称”的奇士,他同样写文章纪念他们,仅此一点,让我首先想到了人如何对待名的问题。

  不在乎虚名是对的,须知一切记载文字本身也并非能永恒,哪怕深深地刻在功德碑上。是非自有后人评说,某些人,为一时一地之名,剽窃成性,贪别人之功,做自己门面,其实挺可笑,挺可悲,也挺虚弱。即使偶尔被人想起,也不会是温暖的回忆。

  负暄:曝背取暖,“负暄琐话”意即晒着太阳,温暖地谈过去的事情,正如张中行先生自己在序言中写到:“早春晚秋,坐在向阳的篱下,同也坐在篱下的老朽们,或年不老而愿意听旧事的人们,谈谈记忆中的一些影子。”“影子中有可传之人,可感之事,可念之情”,先生的写作目的也很简单,希望“有点点的人和事还能存于有些人的感知里”。

  我大学读的是汉语言文字学,可选方向很多:语言学、文学、文艺理论、美学、写作等等,大一大二非常喜欢文学,但由于固执地把文学和健康联系起来,“忧伤肺”,所以选了写作,后来由于系主任的安排,我最终(用这个词似乎还太早)选择了语言学,并且努力去投入,正所谓“可以选择时,选择你所爱的;没有选择时,爱你所选择的。”(刘吉语)

  不过转眼八九年过去了,我又重新拿起文学的书,甚至还写了一些诗词鉴赏的文章,不谈高深的理论,完全用心去体味,并寄以自己的经历与思绪,化在一起,这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生活。很偶然,我读到了张中行先生的这本《负暄琐话》,立即被吸引,成了一个“年不老而愿意听旧事的人们”中的一个。

  读了几篇,很想写几句,怕日后忘了。我初步用“深沉清苦,冲淡隽永”这八个字来概括张先生的风格,其文充满苦和淡,正如一杯清茶,意味深长,颇耐咀嚼。他的书记人为主,有学界名流如章太炎、朱自清,也有一些“名堙灭而不称”的奇士,他同样写文章纪念他们,仅此一点,让我首先想到了人如何对待名的问题。

  不在乎虚名是对的,须知一切记载文字本身也并非能永恒,哪怕深深地刻在功德碑上。是非自有后人评说,某些人,为一时一地之名,剽窃成性,贪别人之功,做自己门面,其实挺可笑,挺可悲,也挺虚弱。即使偶尔被人想起,也不会是温暖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