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搞笑相声段子

搞笑相声段子

  搞笑相声段子

  1、搞笑相声段子一:相声《贪小便宜》

  甲:在场的朋友们,大家!
合:晚上好!
甲:这个节目轮到咱们俩表演了!
乙:没错!
甲:给大伙说一段相声吧!
乙:好呀!
甲:希望在场的朋友们喜欢听我们说相声!
乙:都挺喜欢的!
甲:多听相声有利于身体的健康!
乙:是!
甲:大家听我们说相声,哈哈一笑,什么烦恼您都没有了!
乙:多好呀!
甲:好吧!当然了这里面除了我们之间的密切配合以外,我师哥的功劳那可以说是功不可没的!
乙:哟!太抬举我了!
甲:恩!有!怎么会没有呢!相声里面讲究的是“三分逗七分捧”,我占三分,你占七分,你敢说你的功劳没有我大!
乙:这到是事实!
甲:但是话又说胡来了!相声的讲究一逗一捧,你缺少了我们逗啃演员,这相声也没法子说!

  2、搞笑相声段子二:相声

  甲:您说相声都讲究什么呀?
乙:说、学、逗、唱。
甲:唱能唱什么呀?
乙:唱的可多了,什么京戏、评戏、梆子、大鼓、数来宝……
甲:您还能说数来宝?
乙:啊!
甲:数来宝可不容易。
乙:那算什么呀,我全会!
甲:算什么?首先说,这七块板儿就不容易打。
乙:你会吗?
甲:会呀!
乙:你打一个。
甲:行。(打板)
乙:噢!他要过饭!
甲:你别瞧这要饭的玩意儿,你还打不上来呢!
乙:这算什么呀!(打板)
甲:噢!他也要过饭!
乙:嗬!这儿等着我哪!
甲:其实从前数来宝也不容易。
乙:怎么?
甲:它得讲究现编词儿,要三快。
乙:哪三快?
甲:眼快、心快,嘴也快。
乙:眼快?
甲:眼睛看见了。
乙:心快?
甲:心里立刻就编好了词儿了。
乙:嘴快?
甲:嘴里就唱了出来。您看,咱一进大街,不管有多少买卖,三百六十行,碰见什么全有词儿。
乙:你行吗?
甲:我最有把握了。
乙:好!这么办,你好比是那个数来宝的,我就来开买卖的大掌柜的,我开什么买卖你全有词儿吗?
甲:你开什么买卖我全有词儿。
乙:行了!由现在起,这个桌子就不是桌子了,它是开买卖的拦柜,我是掌柜的,不定开的什么买卖,你就是这个数来宝的。
甲:行!我是数来宝的,你是开买卖的少掌柜的!
乙:少掌柜的?
甲:内掌柜的!
乙:内掌柜的干吗呀?
甲:反正买卖是你们家的!
乙:不行!我是掌柜的!
甲:行!你开什么买卖我全有词儿。
乙:来吧!
甲:(打板)“打竹板儿,进街来,一街两巷好买卖。也有买,也有卖,也有幌子和招牌。金招牌,银招牌,哩哩啦啦挂起来。这二年,我没来,大掌柜的发了财!”
乙:走走走!
甲:“叫我走,不能走,走到天黑空着手,一分钱,也没有,今天我得饿一宿!”
乙:那你怎么单要饭哪?
甲:“掌柜的问我为什么单要饭,要饭不能把我怨。蒋介石,打内战,法币改成金元券,由一百,到一千,由一千,到一万,我上街买了一斤面,票子用了二斤半!经济压迫民遭难,因此我才买了饭!”
乙:哎哎哎!
甲:“你也哎,我也哎,哎得我倒乜呆呆,早知道掌柜的规矩大,不叫说话不说话!”
乙:我开什么买卖你要钱哪?
甲:“不是我,不害臊,你什么买卖我也要,天主堂,耶稣教,孔圣人的门徒也许我要,只要你开张有字号,今天我就要得着。”
乙:要得着哇!你看什么买卖?
甲:“从小儿我没念《三字经》,您这字号我认不清。”
乙:认不清啊!告诉你:杂货铺!
甲:“打竹板儿,迈大步,掌柜的开个棺材铺,您的棺材做得好,一头儿大,一头儿小,装里活人受不了,装里死人跑不了,装里病人养不好……”
乙:等等等!谁告诉你我开棺材铺,我开的是杂货铺!
甲:杂货铺?
乙:啊!
甲:那……您开棺材铺多好哇!
乙:好什么呀?
甲:棺材,棺材,您这买卖准发财。
乙:噢!发财?
甲:对啦。
乙:不开!
甲:你看……它这棺材的词儿我熟。
乙:噢,词儿熟?
甲:对。
乙:不开!
甲:你看!
乙:行了行了,没词儿了是不是?我改个别的。
甲:不用改,什么没词儿了?你开什么买卖?
乙:杂货铺。
甲:杂货铺算什么呀!你都卖什么?
乙:什么都卖,油、盐、酱、醋、青菜、杂粮。
甲:卖青菜?
乙:啊。
甲:卖葱不卖?
乙:卖。
甲:行了!
乙:有词儿了?
甲:“杂货铺儿,你卖大葱,一头白,一头青,一头儿地上长,一头儿土里生,一头儿实,一头儿空,一头儿吃,——头儿扔,掌柜的就卖一棵葱!”
乙:我这杂货铺关板儿了!就卖一棵葱啊?什么都卖!
甲:“不赖不赖真不赖,杂货铺还把棺材卖!”
乙:不卖!告诉你,什么都卖,就不卖棺材。
甲:什么都卖?
乙:啊。
甲:“丁丁丁,当当当,杂货铺里卖手枪!”
乙:没有!
甲:你说的,什么都卖。
乙:啊,什么都卖,就是不卖手枪。
甲:你到底卖什么?
乙:油、盐、酱、醋、青菜、杂粮。
甲:你听词儿吧:“打竹板儿,迈大步,掌柜的开个杂货铺。杂货铺儿,货真全,红糖好,白糖甜,要买沙糖图省钱。买一包花椒张着嘴儿,买一包胡椒滴溜儿圆,小虾米,弯又弯,黄花、木耳上秤盘,筷子犯了什么罪?三道麻绳将它缠,二踢脚,三寸三,大年三十用火点,崩--一叭!上了天!”
乙:还有杂粮呢!
甲:“碾、盘、罗、柜不住磨,每一天都磨万担粮,荞面、白面、大米面,磨出米来似雪霜,粳米好,老米长,要吃小米金黄黄,黑豆黑,黄豆黄,粉红色的是高粱。掌柜的心狠似大老虎,往棒子面里掺黄土!”
乙:没有!告诉你,我不开杂货铺了,我改买卖了。
甲:“打竹板,迈大步,掌柜的开个棺材铺!”
乙:我还没开哪?
甲:这回您该开棺材铺了!
乙:不开!我呀,这回卖冰棍儿。
甲:卖冰棍儿?
乙:对了!有词儿吗了
甲:那算什么啊!卖冰棍儿啊!(打板)“打竹板儿……打竹板儿……”
乙:没词儿了!
甲:“打竹板儿,真有趣儿,大掌柜的你卖冰棍儿。”
乙:对!
甲:“您这冰棍儿真卫生,完全是开水白糖冻成的冰。吃冰棍儿……吃冰棍儿……”
乙:没词儿了。
甲:“您还得吃冰棍儿!”
乙:这么会儿我吃三根冰棍儿了!
甲:“吃冰棍儿,拿起来瞧,小豆、桔子、有香蕉,东西好,材料高,不怕晒,不怕烤,搁在火里化不了!”
乙:这是冰棍儿?
甲:火钩子!
乙:火钩子能吃吗?行了,这回又改了买卖了!
甲:“打竹板儿,迈大步,掌柜的开个……”
乙:又是棺材铺哇!这回我开澡堂子了!
甲:又开澡堂子了?
乙:啊!
甲:“打竹板儿,我走慌忙,掌柜的开个洗澡堂。您这个澡堂真卫生,完全是开水白糖冻的冰!”
乙:啊?好嘛!洗完澡都冻成冰棍儿了!
甲:“您这澡堂真卫生,手巾又白水又清。洗澡的,进门来,胰子香,手巾白,大毛巾,围当腰,就是不把脑袋包!”
乙:没听说包脑袋的!
甲:“有温水儿,有热水儿,越烫越美越咧嘴儿。有一个老头儿八十八,一进池塘笑哈哈,头又晕,眼又花,呱叽摔个大马趴!伙计一见往外搭。”
乙:怎么啦?
甲:晕塘子啦!
乙:那快塔出去吧!告诉你,这回我不开买卖了,我呀,娶媳妇儿!看你有词儿没有?
甲:你干吗?
乙:娶媳妇儿,有词儿吗?
甲:你听词儿吧:“打竹板儿,真有趣儿,大掌柜的要娶媳妇(fen)儿……”
乙:不像话!
甲:‘打竹板儿,真有点儿,大掌柜的娶媳(xi)妇(fa)儿……”
乙:我还娶魔术哪!
甲:“我来得巧,来得妙,掌柜的成家我来到,亲戚朋友把喜道,掌柜的堂前哈哈笑。前边儿铜锣开着道,后边抬着八抬轿。八抬轿,抬进门,伴娘过来搀新人。铺红毡,倒喜毡,一倒倒在喜桌前。有一对喜蜡分左右,喜字香炉摆中间;拜罢地,拜罢天,拜罢天地拜祖先,拜罢祖先拜高堂,夫妻对拜入洞房。入洞房,乐悠悠,新郎过去掀盖头,锨起盖头留神瞅,新娘子是个大光头!“
乙:秃子?
甲:“秃头顶,大眼珠儿,张嘴说话嗓门粗。”
乙:男的?
甲:“大胖子体重足有三百斤,掌柜的娶个鲁智深!”
乙:啊!我成小霸王啦!
乙:嗨!看见没有,最后还是把功劳揽在他那了!
甲:我的师哥除了相声说得好以外!
乙:哟!不敢当!
甲:平时呀他也有一些小嗜好!
乙:诶!
甲:什么小嗜好呢!
乙:你给大伙说说!
甲:我师哥就是平时呀有爱喝个小酒的习惯!
乙:诶!是,爱喝点酒!
甲:同时呀也爱贪小个便宜什么的!
乙:谁爱贪小便宜了!
甲:你看他还不承认!
乙:谁不承认了!
甲:每次我师哥只要一贪小便宜,结果总是弄巧成拙!
乙:我有这么倒霉吗?
甲:你看看,他还不承认!有那么一次,我跟我师哥演出结束后一起回家!
乙:这道同呀!住得也近,顺路!
甲:就在这回家的路上呀,看到一个载着一车螃蟹的车陷在了路边的一个泥洞里了,这我们那能袖手旁观呀!赶忙跑过去帮着往外推车!
乙:这叫助人为乐吗!
甲:我搭师哥开始开动小脑筋了!我们俩呀把车子推出去以后,我师哥趁着司机向我表示感谢的时候,偷偷的从车上一只螃蟹身上掰下了一只螃蟹腿!
乙:嚯!我有这么贪小便宜吗?
甲:司机开车走以后,他神秘兮兮对我说,叶敬林!我说,干嘛?今天晚上我请你到我们家吃饭!
乙:为什么呀?
甲:是呀!我也纳闷呢!无缘无故请我吃饭,有问题,我说你得说清楚为什么请我吃饭,否者我不去。我师哥凑到我耳边悄悄的对我说,就在司机在感谢你的时候,我趁司机不留神,把一只螃蟹身上螃蟹腿给掰了下来!所以今天晚上加菜,我请您到我家来吃饭!
乙:嗨!我这么缺心眼呀!就掰下一只螃蟹腿就高兴的要请人吃饭!
甲:你高兴嘛!急急忙忙赶回家,到家以后,我师哥赶紧的把螃蟹腿弄热了,再弄了几道下酒的小菜!
乙:大伙您瞧瞧,多会过日子呀!
甲:接着啊,把菜往桌上一放,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一瓶好酒!
乙:难得咱俩在一起吃个饭,喝点酒助助兴!
甲:我们俩一边喝酒一边吃菜!
乙:多有滋有味呀!
甲:由于只有一只螃蟹腿,我师哥舍不得三口两口就把它给吃完,于是就舔一下螃蟹腿,喝一口酒;舔一下螃蟹腿,喝一口酒!
乙:我有这么抠门嘛!还舔一下螃蟹腿,喝一口酒;舔一下螃蟹腿,喝一口酒!
甲:我师哥舍不得一下子把这只螃蟹腿吃完呀!
乙:别提了!
甲:正在我师哥喝得高兴的时候,突然停电了。我师哥被眼前的忽然一黑吓了一跳!
乙:谁遇到这事谁不吓一跳呀!
甲:当时我也被吓了一跳!就这时因为停电看不见,我师哥手中那螃蟹腿掉在了地上!
乙:当时我走了神!
甲:我师哥赶忙摸着黑在地上划拉,找了半天,终于摸到了螃蟹腿!
乙:我还对这螃蟹腿恋恋不忘!
甲:按说停电了,屋里一片漆黑,你就别喝了!
乙:没错呀!
甲:可是我师哥呀!摇了摇酒瓶,还有一点酒。于是他就摸着黑,继续一边舔着螃蟹腿,一边喝着酒。
乙:嚯!还不喝完不罢休呀!
甲:我师哥还觉得这样摸着黑喝酒很有意思!
乙:能不有意思嘛!在漆黑的夜里喝酒,多有情趣呀!
甲:又过了一会儿,我师哥把酒都给喝完了,他自己也有几分醉意!于是就把那只螃蟹腿放在桌上,脱鞋上床睡觉去了!
乙:哦!我这就喝醉了,我好象记得我的酒量不是这么差的呀!
甲:不一会儿我师哥就呼呼大睡了起来!
乙:我倒是挺能睡的!
甲:因为停了电,加上天色又很晚了!我也走不了了!我也在我师哥家睡上一宿吧!
乙:他这是连吃带住的!
甲: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都照到屁股的时候,我师哥才懒洋洋地起了床!这时候我也迷迷糊糊的起来了!
乙:大伙瞧瞧,俩懒鬼!
甲:我正准备下地穿鞋的时候,猛地发现昨天我师哥吃的那只螃蟹腿,还在地上放着呢。
乙:啊!那我昨天晚上添得那是什么呀?
甲:我急忙叫我师哥,师哥你看昨天你自己吃的那只螃蟹腿,还在地上放着!
乙:他还好心,提醒提醒我!
甲:我师哥还以为自己酒还没醒,急忙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没错,就是那只螃蟹腿!
乙:啊!还真是呀!
甲:我师哥还在那想呢!既然螃蟹腿还在地上,那我昨天晚上停电以后吃的,又是什么呢?
乙:是呀!吃的什么呀?
甲:就在这时候,我师哥猛然往饭桌上一看!
乙:看见了什么呀?
甲:只见一根锈迹斑斑的铁钉子,赫然倒在炕桌的一角。而且铁钉的一边,已经明显明亮了许多,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阵阵银光!
乙:啊!弄了半天昨晚上我吃的不是螃蟹腿,我吃的是这跟铁钉子呀!

  3、搞笑相声段子:超级主持人

  甲、乙(合):大家好!(鞠躬)
甲:一个节日马上就到了,是什么日子?大家知道吗?
乙:什么呀?
甲:还能是什么日子?一月一日不是元旦,还能是方蛋吗?
乙:你是说圆圆的蛋吗?蛋不都是圆的吗?
甲:别乱说了,我说的是元旦节呀!
乙:好,咱言归正传。听说中央电视台办了个联欢会,那主持人的水平可真不咋地儿!
甲:可不是吗?联欢会刚开始,主持人就出来报幕了(一扭一扭地):“迎新春庆元旦联欢晚会到此结束!”
乙:啊?不会吧?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
甲:这还不算什么呢,接下来还有更厉害的!
乙:又怎么了?
甲:下面的节目是《黄河大合唱》,为了弥补前面的错误,主持人特意加了一句台词(充满激情地):“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它源远流长,孕育了无数中华儿女,请欣赏合唱(拉长腔调)——《长江之歌》!”
乙:看这激动的,长江跟黄河都分不清了!
甲:又一个节目是舞蹈《当枫叶红了的时候》,主持人又上来了(两手对握放于胸前,悦耳动听地):“请欣赏舞蹈——《当红叶疯了的时候》。”
乙:这都哪儿跟哪儿呀!我看红叶还没疯,我倒是快疯了!
甲:接下来主持人朗诵配乐散文《黄果树瀑布》(抒情地,乙哼乐曲):“今天我要去游览世界文明的黄果树。到了山脚下,我们开始行进,转过山,我惊呆了!只见山崖上高高地挂着一条破布……”(被乙打断)
乙:破布呀!擦桌子用的破布啥时候跑半山腰了!
甲:别忙着笑!还有更逗乐的呢!
乙:啊?
甲:下面一个节目是童声独唱《采蘑菇的小姑娘》,主持人又上来了(声音清脆地):“请欣赏童声独唱——《采姑娘的小蘑菇》!”
乙:哈哈!这小蘑菇可真够厉害的!
甲:接下来是笛子独奏《扬鞭赶马运粮忙》,是说农民秋后丰收了,赶着马车运输粮食的欢乐情景。主持人报幕了:“请欣赏独子笛奏——《扬鞭赶马运流氓》!”
乙:啊?这独子是什么呀?还运流氓呢!
甲:最后一个节目是新疆民歌《掀起你的盖头来》,主持人这回倒很自信,不慌不忙地开口了(充满自信地):“请欣赏新疆民歌《掀起你的头盖骨》!(带动作)”
(乙转身要跑,被甲拦住)甲:相声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呀?
乙:我再不走,这脑袋都要没了!
甲乙(一起鞠躬):谢谢大家!(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