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爱情美文摘抄

爱情美文摘抄

  爱情美文摘抄(一)

  我愿此生 守你千年

  静静地,沉睡在夕阳西下的妙不可言的闲情中,在迷茫的渡口,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向,你说:风可以疗伤,霜可以凉意,雪可以淡忧,雨可以温情。偶见几只麻雀站在枝头轻舞,消瘦的身姿曼妙着荒凉的冬季。

  扯一片白云,包装多姿的旧梦,清浅了岁月的痕迹;抓一把雪花,轻抛孤单的思忆,沉静了谁的呼吸?远眺山那边的风景,若聚若散,谁知是云雾还是烟火?远去的风景是否还会走近?徜徉在光阴流转的梦里,我的等待依然漫长。晶莹的雪花,滋长着轻盈的过往,触手可及的白云,寂寞着清风。一抹残阳,舞动着另一番的风情,沉睡在身旁的草尖,清透着柔情蜜意。几日未见你,我心中收藏的怀想渐渐悠长,那静落在花丛草尖间淡淡地呓语,潮湿了最初遗失的风景。

  我多想乘一缕飘逸的清风,穿越万层云浪,漫过湖泊高山,抵达你圣洁的彼岸。黄昏下的我,已悄然褪去了你淡定从容的背影,流淌在心间的,仅是一份对生命的清静和伤情。君可知否?一个人静卧在碧草青青的等待中,无须玫瑰的鲜妍,无须湛蓝的海水,也无须红尘中一切的繁华装点,我就可以永远停留在风的静默时,为你舞动;与你在梦的相拥时,为你沉静;在你歌的悠扬时,为你缱绻缠绵;在你累的灯火中,为你燃尽我的热情!

  静守着默默流淌过的时光,朦胧亦清晰,温润的日子里,我站在浮云飘动的对岸,深情地凝望风景之外最真实的你,虽只一步之遥,我却无法看清你的醉意,你的痴缠。心中的思恋,承载了漠然迷惘的今世之约,你的每字每句,时常萦绕在被你遗落的烟雾中,你的一句想你,打湿了我模糊沉睡的眼睛,如若此时,我和你只是鱼儿与水的距离,那么,我心灵的波纹一定为你轻轻微漾。深刻的相逢,划过星空的寂静,撩拨世间所有为君封存的记忆,我无法让它,在落叶泛黄的秋风里,描摹一幅诗意温情的曾经。

  当瑟瑟的秋风化作一片云,守望着你奔走忙碌的城市,我的意乱,我的情迷,依然把昨天的回忆重拾,你说我读你,是因为你把微笑换作灿烂的烟花;你说我懂你,是因为你把牵挂化成轻柔的雪花;你说我想你,是因为你把忧伤全部都放下。

  喜欢一个人,灯下执笔,穿过朦胧的想念,看沉静如水的风烟,听萧瑟夜空深处如诗的悲歌,一遍又一遍。是你将我的芳香留在你心疼散落的流年,你可知,自你离开以后,总习惯一个人,透过倒映在心上的玻璃窗,把你刻画在花开的旧影旁。一句暖言,那是我的期待,更是我的情有所钟,此生,我只想做你人生旅程中沉静馨香的一树花,你失落的时候,我向天空抛落一片晚霞;你多情的日子,我让清风淡淡地亲吻你的脸颊;如若,你凄迷,凉悲,找不到方向,我就站在你的情殇驿站,把你深深地牵挂。

  听着婉转悠闲的歌谣,用心丈量着我与你的相识,到底有多久?华年深伤的相逢,人生中与你那一次无言的别离,都浸润在时光角落里的鸿雁传书,始终坚信,我的执着能抚慰你斑驳的倦意,一直在告诉自己:我的热情能挽留你转身而过的迷离,然,人生的故事,有你无你,却是另外一个美丽的传奇。

  是你的的沉稳,敲开了我封存已久的心灵;是你的笛音,划过“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沉静;是你的天涯,守候了我手中的纸鸢把它放飞在空中。君可知?我为你燃放在空中的烟花,成了牵念你最美的柔情;君可知?此生,我愿选择在飞雪成诗,悠悠成思的冬季,守你千年!


爱情美文摘抄(二)

  孤雁,只影向你

  如今到底人西去,买断春雷,乱絮笳悲,教似花愁归太迟。

  此生此夜伤前事,世路轻迷,霜送无时,悲兮莫兮生别离。

  —题记

  雨井烟垣,肆无忌惮的北风忽隐若现,总刺人心骨。远远地望去,眼角湿了,略带一身孤影,黯然神伤。多年过去,不敢提笔,生怕寂寞依旧深重,始终如影随形,不愿忘却,想忘却,又不忍忘却,莫过于太早的死亦或者是寂寞的死,直感到一种凄凉和悲哀。哀,莫大于心死,月,非长在梦生,故事、历程、无助、没人曾晓。

  背上行囊,走过山重水复,萧萧白发故依然,太多的无奈,印证了只是个漂泊的伶人,人间的惆客,唯,断肠声里忆平生。再回首,无病呻吟也是治疗悲伤的沉淀物。世情薄,人情恶,泪流,血流,纵使逆流成河,无处逃遁,造就断桥了却:"断鸿,断魂,欲罢不能,欲爱不忍"。待死生后清醒疼痛苟活着,仍是寒凉没有暖,悲哀没有喜,剩下得残缺零碎,乱无章记,只是一场春朝秋兮,然后,鬓雪心灰:“未生我时,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不谈往矣,今尔为哉,旧约前欢,此念,无重少乐。”

  戏的开始,也是戏的落幕,而我,不是戏的主角。一个极度缺乏爱的“孩子”,它充满了一生的悲凉,皆活在孤独,痛苦,寂寞的边缘,天黑,看不见,每年的“626”,是黑色星期二的葬礼。这一路行来,彷徨无助,无人问津,苍凉了书简里的新词旧梦,心事莫要休重诉说,争如多病长闲。一直,将自己比作成孤雁,可怜世俗没有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巢穴安住,慰藉老了此生。孤雁,飞渡沧海,过尽似犹见,相约万重云,总盼月明回,偏偏有情却被无情回,长天的一声低唤,成了孑然一身渡宿于笛里关山,程程孤寂,程程疲累,声声焦灼,声声哀吟,最终,孤老身死。

  总说,梅花是我的劫,年年赏梅时,都会无端落泪。何曾懂?将有一天,你的突然离去,此生,唯有梅花陪我度过无数个寥寥寡欢。

  疑惧心,因你而起,皆由我爱极了你。于你而言,只是世界的某一人,于我而言,你却是我的世界。与你长相厮守,连光阴都是美的。一生一世,不长不短,只有爱过,深爱过,才会懂得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你来了,春也便来了,你走了,黑夜永远藏住着零下11度的孤独。无论错与对,都是出于爱你的心,请别轻易离开,也别说无期,好么?只要你的存在,幸福的感觉,那便是地老天荒,白发如霜。

  多想,当你老了,读起“老掉牙”的故事,念我,年轻时曾为你写下过的无数诗篇,潜伏在平仄行间的誓言,在老去的流年尘埃里,凭借着清风,记录着最初的爱恋,才雨又晴。

  那时,我们都老了,彼此的世界,只有一个你,只有一个我。


爱情美文摘抄(三)

  我对你有一点动心

  每一个让你动心的人,都是上天给予的一个恩赐。哪怕他们只是你生命中的一瞬,瞬间到你还不曾看清他们的样子。

  好像一眨眼的工夫,姐妹淘们都找到了归宿,当初一个个在熄灯后幻想出的朦胧心事,也一个个地被现实清晰了起来。只有我,依然单着。大家都急着把我嫁出去。我感觉得到。

  闺蜜的介绍,让我认识了辉。那一年,我27岁,他31岁。都是不折不扣的北大荒了吧。

  但说了真的很惭愧。我从没有谈过恋爱。两个人相爱,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感,在那样的一个年纪,我居然都不知道。毕业六年了,相了多少次亲,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也不是没人喜欢,只是动不了心去培养爱情,我心有不甘。我陷入一种越来越深的恐惧里,不是怕自己嫁不出去,更多的是怕自己麻木的心,再也感觉不到爱上一个人的那种心动。

  但是辉,就像一把刀,在我沉寂已久的内心里划下一道伤口,让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和他第一次QQ聊天,是中秋节的前一天。当时我就告诉他,我没有谈过恋爱,他说有些意外,我说,我也很意外。毕竟从照片上看,我不是那种拿不出手的女孩子。

  第一次和他见面,是在网聊一周之后。现在还记得那一幕。他在背后叫我,我回头看到他向我一步步走来。那个画面当时其实很模糊,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清晰,固执地定格在了我的27岁。

  我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颗想要爱的种子,也许辉有的不多,却独有浇开我这颗种子的水。我好像又回到了校园里那个充满幻想的年纪,开始迷恋所有有关爱情的文字,开始喜欢少了华丽技巧纯是思念的淡情歌,开始坐立不安地等他上线,开始为他的一句小小问候而手舞足蹈。真爱需要用行动去证明,可动心来得真的很莫名其妙。

  有一天,他很晚才上线,对我说,他的一个同事,好朋友,车祸,没了。他的情绪很坏。我很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我请你吃饭吧。他说你做给我吃吧。我说好。

  那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我们究竟聊了些什么?我不记得,当时总觉得彼此还是开心的。可是,我真的希望有一种神奇能让我把那些细节都记起,好让我知道,是从哪一刻,哪一句,让他决定,把这一次,变成了我们最后的一面。

  他再也没有约过我,网上的聊天,变得越来越不轻松。我总是很努力地去想一些话题,好让聊天可以继续,但他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省略号。后来一天,他和我说到了我们之间有代沟,真可笑,直到这个词出现,我才肯相信我和他的不可能。但就像一个晚辈对长辈的依赖一样,心情不好,感觉孤单的时候,我还是会找他聊天,难以克制。爱情美文欣赏

  但是,不管我的心有多么地不成熟,不管我有多么地想去任性地爱一次,我的年龄都告诉我,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继续一份渺茫的爱情了。家人,朋友,同学,好像很有默契一样,突然都在给我介绍男朋友。我应该见的不是吗?

  在杰第一次把我揽在臂弯里送我回家的那个晚上,我在电脑前一直等。等辉上线。一直等到快凌晨。他来了,我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说一个人在房间里,觉得很冷清。但他并没有要和我聊天的欲望。直到我说,你能不能陪我说一会话。

  这是我第一次,乞求一个人和我聊天。他问候我了,和我说话了,我却哭了。一个人在房间里,放声地哭了起来。原来把自己卑微到泥土的感觉,对自己是这样的一种残忍。

  他说我不会面对孤独,不会面对恐惧。他说我不会独立思考。说我性格有问题。他要我学会在孤独中成长起来。他用蜗牛来形容我,我却只知道蜗牛在一点一点向上爬。

  我说你说的都对。我要开始思考有关成长的问题。我承认了我不敢面对孤独,不敢面对恐惧,承认了我性格有问题。承认了他说的一切的一切。因为我是那样迷信地以为,他看到的是最最真实的我。

  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聊天。不算愉快,但却让我清醒。事过境迁后,我不觉得他说得都对,但有一点,他说的没有错:要想办法让自己开心起来。而那时那刻,让自己开心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因他而动的心安静下来。

  生活又回到波澜不惊的继续中。每周和杰见面聊天,适可而止地发个短信送些温暖。嘻嘻哈哈地由着他揽着我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好像情侣一样。回到家,听广播里各式各样的音乐,只在某些旋律响起时,心还隐隐地痛一下。

  有一次,我和杰逛花市,看到那里有卖蜗牛。我突然问杰,我像不像蜗牛?杰说这是什么奇怪的比喻。我又追问,我是不是不会面对孤独,不会面对恐惧,不会独立思考。杰笑了,说没觉得。

  这算是一种成长吗?调出我和辉的网聊记录,我确实看到了一个不算熟悉的我。

  在他眼里,我不会面对孤独,因为孤独的时候,我总会去打扰他,但是,如果心里没有住进他,我怎么会让孤独在他面前撒野?在他眼里,我不会面对恐惧,因为恐惧的时候,我总会讲给他听,但是,如果不渴望被他爱被他保护,谁又愿意把最脆弱的一面裸露得那么彻底?在他眼里,我性格有问题,学不会自己让自己开心,因为每次找他聊天,都有些情绪阴暗。但是,在一个爱了却不能爱的人面前,我该怎么虚构出欢天喜地?

  很遗憾,那时的我是一个爱了却不会爱的人,也许……不会再有也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