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春琴抄读后感

春琴抄读后感

  春琴抄读后感(一)

  看完《春琴抄》,我只想说,春琴有多少缺陷,佐助就有多完美。春琴傲娇恣意,佐助温和谨慎;春琴随意打骂,佐助谦卑恭顺;春琴奢华铺张,佐助简敛朴素;春琴,贪奢享受,佐助处处为仆。所以,春琴活了58岁,佐助活了83岁。从他们相见之日起算,佐助比春琴多活了21年。也算是红颜薄命,老实人长寿,老天总是公平的。

  佐助爱春琴什么?说来也俗,但其实也是最真实的。因为春琴好看。肌肤如雪,吹弹可破,皮肤细腻光滑四肢柔软白嫩,连一双盲眼似乎也比平常人更明亮更美丽。如果她不瞎,又怎会轮到他佐助?如果我遇到一个这样美的男神,我大概也不需要他会什么,只要摆在那里看就够了。更何况,春琴还弹得一手惊世绝伦的三弦,更是让人不得不爱。

  那春琴爱佐助吗?我认为是不爱的。因为爱中有个很重要的成分,叫敬。尊敬的敬。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有尊敬是没有真正的爱的。显然,在春琴眼里,佐助只是一个下人,世代为奴仆,尤其是在攀比炫富心态盛行的大阪的那个时代里,嫁个这样一个人为妻简直是莫大的耻辱。所以即便怀疑也矢口否认,即便孩子长得那么像他爹,也说“什么啊,我能跟那号学徒?!”她对佐助是看不上的,是轻视的藐视的,如何又能从心里爱他。

  一个人爱得深,另一个人嗤之以鼻,持续30年,如何平衡?佐助的心理如何平衡。所以,这篇小说越看到后面我越害怕,我害怕作者到最后来这么一句:佐助心里有个秘密,一个至死不能说的秘密,他知道春琴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只是再也没有人追究了。天啊,我会吓死,即便如此我也觉得合情合理。为什么不呢?毁了她然后永远地拥有她;摧毁她的骄傲,让她再无所寄托无所依挂?这样自己就能跟她平等对话了。

  可是,这样未免太残忍了。佐助不是这样的人。他是这样获得平衡的。从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那一刻开始。他开始陷入和春琴一样的黑暗世界,那种黑暗是和他在未失明前在阁楼里抹黑学琴是完全不同的,真正的黑暗,无底的深渊。在那一刻,他看到了,理解了,平衡了。也许春琴从来不是本意的骄傲,是自卑促使她骄傲,是不甘心促使她霸道,是绝望让她绝望。她不是像佐助那样自主自愿地失明,如果没有那样的不幸,她本应是个舞蹈演员,一个三弦琴演奏家,是要站在舞台上接受万众瞩目的,鲜花和掌声,还有爱慕呢?而如今,她只有他。她的艺术至死都没有获得多少的社会认同,只是开了个私塾收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弟子而已,荣誉和名利不足以弥补她的失去。所以,她疯狂,她折磨人。是啊,什么样的失去能比身体的缺陷更令人感觉自卑呢?因为身体的缺陷一目了然,时时可见,无需暗示,无需提醒,自见分晓。只有当佐助刺瞎了自己,他才真正获得和春琴一样的平等地位。“您若爱我,便和我一样。”就是这个意思。

  我看到小说后的评论有几条很有意思,有一条说,究竟是爱情让我们借由某个人认识了更大的世界,还是让我们爱得眼中只剩下对方。在春琴和佐助的爱情中,佐助爱得眼里只剩下春琴了,而春琴的世界里——至始至终只有她自己。


春琴抄读后感(二)

  每一本小说都是性情径庭的导游,有的指引我们领略新的境地,有的领我们兜转回到被遗忘的美景。《春琴抄》便是前者的范例,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的情感怪诞而迷人的一种风姿。情感和理性似乎总是对立而生的,当现实阻挠或孕育了歪劣的新种,这时情感呼唤着人心里互相粘连的神圣感和疯狂。

  书中的主角佐助是一个卑劣的下人,然而他却深深地恋慕着大药铺的女主人美丽动人的春琴,而失明的春琴也因为自己的缺陷十分依赖和欣赏着佐助,然而,即使是双目失明的人,对于自己的美丽也是不会懵然不知的,美丽的春琴对于自身的素质常怀傲气,而尊贵身世与鲜明对照的身体缺陷,更使得她拥有了一种敏感的偏于常人的自尊感,这样的自尊感使得她极度维护自身的阶级身份以及习惯了对他人的颐指气使。因而她虽然对佐助心有情衷但是却不甘心承认,在等级尊卑鲜明的时代,跨越阶级的结合是尽惹冷眼的。而身为下人的佐助则也甘心于竭力维护春琴女主人的身份和高贵的形象,虽有痴情不敢造次,心中感情无处宣泄,爱屋及乌地,他便喜爱上了春琴所擅长的三味弦,并日夜苦练,寄托思情,然而三味弦被视为风雅附庸,又岂是佐助一类卑贱的下人的“玩物”呢?佐助这种行为被春琴家定性为不务正业,然而颇有天赋的佐助这种对艺术的追求深深触动了不见天光的春琴,也许是出于一种对于弱势群体的同理心,也许是出于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怀,春琴主动要求教导佐助练琴,春琴家人虽有反对,但是出于对女儿的宠爱以及为女儿寻一个生活伴侣的考虑也默认了他们的共处,更在后来对他们之间的感情表明了可接受的态度,然而春琴的骄矜、佐助的自卑,却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比社会压力更大的阻力,春琴不愿承认自己委身的事实,哪怕已是身怀六甲无法藏掖,佐助也是怯懦犹豫,一者是由于自身并不般配的身份地位,一者是为了扞卫他心中那已被奉上神坛的高贵纯洁的关于春琴的幻想,世上哪里有完美的人呢?如果有,那无疑只能居住在人的幻想里了。春琴之于佐助,是一场遥在星河那段的梦,绝世纯美,然而只能以瞻仰的方式致意。但是,美丽总会被破坏的,因为美丽所吸引的,不止有单纯的人。春琴被终日浪荡街头寻花问蝶的花公子相中了,以邀请演奏的名义约春琴上府演奏,事实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来生活无忧的春琴也因为独立自强的心特别强烈,希望通过自身的才艺自谋生计,天真应邀。就在花公子将要得逞之时。佐助及时赶到,出手搭救,才阻止了春琴被玷污。然而出身富贵的人最容不得恶欲的实施被阻挠,于是恶起一念,连夜潜入春琴家里将之毁容。这一回,佐助就没那么及时了。就在春琴被毁容那时起,春琴那种高傲便失去了实际支撑,春琴本能地回避着佐助,并不允许佐助看她。佐助心头也是万分复杂,但唯一不变的是对于春琴的情,但此时单纯的爱慕也已经升级为一种荒蛮的爱情信仰,对于佐助,为了达成春琴的夙愿以及坚定自身对于春琴美丽的记忆,他决定自毁双目。从此,两人隐居度日,悲剧收尾。

  虽然在旁人眼中看来,这是一个十足的悲剧故事,但或许在当事者看来却不全然如此,至少他们终成眷侣。这样的感情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呢?两人相悦,出于互相欣赏慢慢相爱,这似乎是人之常情,然而一旦人老珠黄、沧桑历尽,心境难免会有变化,感情不管情约许的再如何信誓旦旦,终究是脆弱而易于变迁的,人心、情绪,总免不了潮汐起伏,但依然有人相信永恒,甚至实践了永恒,我认为唯有死物或者肯于接受变化的才会永恒,所以,一旦一种感情上升到矢志不渝的夸张局面,肯定是变质为迷信或者幻想,有时甚至会明知故犯地自我期瞒,因而不自知,这也许是情感最高贵,也是让常人不适的感情形式了。大凡普众,总会沦落俗套,那些绝世无双的,永远是孤独的然而稀罕的存在。

  控制自己的情绪,调试自身的情感,如果不能做到残酷的不改初心的贯彻。如果爱到疯狂,那便只能秘宝自珍,永无愧疚地强错就错,人世美丽的都不过是让人痛心脆弱的花。


春琴抄读后感(三)

  《春琴抄》是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谷崎润一郎的代表作。谷崎生前曾任中日文化交流协会顾问,一九四九年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文化勋章,他的小说世界充满荒诞与怪异,在丑中寻求美,在赞美恶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有“恶魔主义者”之称,其主要代表作有《春琴抄》、《痴人之爱》、《各有所好》等。

  《春琴抄》是一部典型地表现作家风格的名作,发表后引起巨大反响。小说主要讲述了十三岁时到安左门卫的药铺中做仆人的佐助奉主人之命照顾门卫的二小姐——自幼因病失明却对三弦琴很有天赋的盲女春琴,尽管身心都受尽孤傲乖癖的春琴的折磨,佐助却依然对她忠贞不二。在春琴被毁容之后,佐助为了在自己的脑海里永驻她的美艳姿容,并能与她生活在一起,竟用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阅读这部中篇小说源于一次很偶然的经历,当时正值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闲来无事,就跑到新华书店里逛了逛,新华书店每逢假期都会购置大批新版文学名着摆在比较显眼的地方,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下意识地看了几眼,仍然是那几本《基督山伯爵》、《堂吉诃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类,其实这些书我没读过几本,只是书名听得多了,也让人熟悉得厌倦了,而且,不知是因为成年了还是因为经过了高考,总之,自己仅有的那点对于文学名着的热爱也被消磨殆尽了,自然也就没想去读那些书,可就在自己一本正经地在心里感慨着岁月匆匆,激情不再的时候,《春琴抄》以一种非常奇怪的方式出现了:书名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封面火红得热烈,一点都没有文学名着的深沉与寂静;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它居然也像时下的一些畅销书一样在封面包装着一页窄窄的折叠纸,写着什么“东瀛梁祝”之类的宣传语。我心想:您这都文学名着一级的了,怎么也来这种包装方式啊,也不见您周围的书这副打扮呀,您是忒不自信了还是怎么着啊?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于是,我就以这样一种玩笑的状态,开始了对这本书的阅读。可结果呢,读完这本书,我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地被它征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