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亲情美文摘抄

亲情美文摘抄

 

  亲情美文摘抄(一)

  给你人间寻常爱

  一天,12岁的儿子放学回家,忽然问我:“妈妈,假如——假如啊,你别当真,我说的是假如。”我看他如此郑重,便有些好奇,说:“我知道你是假如,假如怎么样?”“假如,我被很严重地烧伤了,需要植皮……”我打断孩子的话,当即接口:“妈妈自然给你我自己的皮肤。”孩子摇头:“我当然知道你会给我。可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听我说,植皮手术只能在人清醒的时候进行,如果供皮人昏死过去或者被麻醉,都不会有效果,而这种痛苦人是没法忍耐的。如果是这样,你怎么选择?”我说:“我当然选择不打麻药。”儿子说:“那你就会昏死过去了,植皮也是没用的。”我说:“那,那可怎么办呢?”“告诉你吧,有个妈妈可伟大了,她选择了不打麻药,并且要求医生在她痛昏过去时就把她唤醒,一次又一次,最后终于植皮成功。”听了孩子讲的故事,我不禁心怀惴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样的办法,难道面对那样的生死考验,我会退缩吗?这个故事一直缠绕在我的心间,为自己母爱的不够而惭愧。

  时隔不久放暑假,儿子的父亲邀儿子去南方他那里。一个月之后回来,儿子对我们朴素的家便百般挑剔。他满怀羡慕喋喋不休地跟我说起父亲的大房子和漂亮的车,以及在父亲家中过的随意而奢侈的生活,然后仰头问我:“你不是总说最爱我吗?可为什么舍不得为我花钱?你为什么不能让我过像妹妹那样的生活呢?”本来欢喜的我顿时沉默了,内心百般惶惑痛苦,眼泪随即涨满眼眶。单亲8年,独自带孩子的那份艰辛困苦无法对人言,原以为孩子会懂得,哪料到糖衣炮弹是如此厉害。

  面对孩子,我竟不知如何回答。忽然又想起那个伟大妈妈的故事,刹那间心地洞明。

  我认真地对孩子说:“妈妈是普通女子,没有能力挣更多的钱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且假如你遇到类似需要植皮的生死考验,我也很可能想不出、做不到那样伟大的行为。我能够给予你的不过是人间最寻常最普通的爱:在你哭泣时会立刻把你抱起,在你需要的时候会耐心地陪你游戏,把我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你,看着你每一天的成长。如果你觉得这些爱抵不过物质金钱,妈妈尊重你的选择,你可以去你爸爸那边生活。”

  儿子愣住了,然后望着我说:“不,我要和妈妈在一起,没有妈妈在身边,那样的生活我不再羡慕。我也不期待什么生死考验,只要妈妈每天给我的那些寻常爱。”

  是啊,我们都是普通人,无法用千金宝马赢得心爱之人的展颜一笑;我们也遭遇不到考验生死的机会,无法演绎那样荡气回肠的故事。于是,在那些平淡琐碎的日子里,我们能够给予最爱的人的,不过是那人间最寻常的爱。那一蔬一饭,一言一语,一寸寸光阴,是我们能够付出的最卑微也最宝贵的爱。


亲情美文摘抄(二)

  让生命留下闪光的足迹

  母亲,我最亲爱的,虽然早已花白头发,憔悴面容,早就过了古稀之年的母亲。离我而去了。我伤心地哭,泪流满面,声嘶力竭,痛不欲生。醒来之后,发现是一个恶梦。庆幸,多亏是梦。可是,母亲真的年迈了,特别是父亲。他们的健康大不如从前。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让我心痛不已。我爱人常说,孝敬老人不能等。可是自己不能天天围在他们身边。不能时时刻刻照顾他们。说起来就感觉惭愧。梦中的哭泣有什么用呢?

  六一活动的时候,我们在炎热的空气中,为那些孩子服务。又累又热,可是看到他们那么兴奋,我们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领导为了让我们也换一下心境,让我们也参加了拔河和篮球赛。老胳膊老腿的我们,也投入地比起来。唯一的感觉就是力不从心。之后的几天,我们大家都像生了一场病。筋疲力尽,浑身酸痛。什么都不想做。真是不服老不行了。我们真的青春不再了。

  把自己关在室内,听着国培的内容。时不时地站起来,看看外面的天空。杨花漫天飞舞。无忧无虑,无所是事。就那么盲无目的地飞着。天也那么漫不经心地阴起来。挑逗着农民的期望,他们多么希望下点雨,唤醒他们那些不死不活的庄稼,让它们疯长起来,长到他们的眼睛亮亮的,心满满的,充盈着幸福。可是,就像开玩笑,残酷的玩笑。雨点儿,那么稀少地掉几天,就像放在乞丐面前的食物,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瞬间拿走了。然而第二天又阴起来,还是那个样子。让人无可奈何。

  我的心渐渐地平复了,看着一只小小的比芝麻粒还小的蜘蛛在我面前的桌子上爬来爬去,小小的精灵在寻觅什么呢?它悄悄地运动着,吸引着我的目光,也吸引着我的心绪。为了自己的目标,付注自己的汗水不,实现着自己的生命的价值。

  一张试卷,我拿着笔积极地答着。真是欣喜。那些题目,多数基本上都会,一个一个地往上写着。虽然也遇到了找错座位之后又找对的问题,搬下了桌子,坐下抓紧时间答。虽然也有笔不太好用的问题。整理整理还是写上了。答上了许多。前面的还没有答完,发现了最后的那个题。是一张图,图上是一些丝发,白色的丝发团在那里,下面是一些水。我看了一下,明白了,是一个情境作文。让大家看着情境联想,然后作文。我跟要帮助我的人说,这是我是擅长的,没有任何问题。我想象那是一团云,下面的那些水是下的雨。就组织自己所有的想象,描写一场雨的作文吧!又是一场梦。梦醒了,自己连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做。还得呆呆地坐在那里。

  那只小小的蜘蛛又来了,还是那样在我面前的桌子上从容地爬着。仿佛地来看望我,看我在干什么。我却不知道它在干什么。我相信,那肯定是同一只蜘蛛。它在寻找它的幸福。也在提醒我书写我的幸福。

  是呀。生活在社会中,生活在家庭里。天天那么衣食无忧地生活着,工作着。应该倍怀感恩之情。感谢给我这一切的社会和自然。特别是感谢我的亲人和朋友!寻找生活的点点滴滴,让心灵感动的东西。发现生活中的闪光点,点亮我们的心灵,然后让心灵闪光,再去照耀周围的一切。让生命留下一串串闪光的足迹!不让一天白过。


亲情美文摘抄(三)

  半截钱的父爱

  大学学费每年要6000元。

  “我连假钱都没有一张。”爹说。吃饭时,爹不是忘了扒饭,就是忘了咽饭,眼睛睁得圆鼓鼓的,仿佛老僧入定,傻愣愣地坐着。

  “魂掉了。”娘伤心地说。

  “在这边住茅草屋,去那边也住茅草屋算了!”突然,爹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娘商量,但那语气不像是在和谁商量。说完,扔下筷子,放下碗,径直出去。

  我知道,爹准备卖掉为自己精心打造多年的寿方。在我们土家族聚居的大深山里,做寿方是和婚嫁一样重要的事情,老人们常满脸严肃地对后生小子们叮嘱:“宁可生时无房,不可死时无方(棺材)。”山寨人一生最大也是最后的希望,便是有一副好寿方。

  爹的寿方因为木料好、做工好、油漆好,在方圆几十里数第一。听说爹要卖,穷的富的都争着要买。

  当天下午,一位本房叔父以2500元的高价买走了爹的寿方——爹最后的归宿。

  “不反悔?!”叔父又一次喜滋滋地问。

  “不反悔!”爹咬着牙说。

  当我离家上学时,加上叮当作响的十来个硬币和写给别人的两三张欠条,竟有“巨款”5500元!另外,五亲六戚这个10元,那个20元,学费总算勉强凑齐了。

  爹送我,一瘸一拐的——在悬崖烧炭烧的。

  四天以后,到了千里之外的北京,报了到。于是,爹厚厚的“鞋垫”变薄了。他脱下鞋子,摸出剩钱,拣没人的地方数了三遍,四百一十七元五角六分,他全给了我。我蜷在床上,像只冬眠的动物。生活费还差一大截儿,大学还有四年,我没心思闲逛。

  八月的北京,三十多度,很“暖和”。爹和我挤在窄窄的单人床上,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又好像一整夜都没睡着。当我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爹早已出去了。

  中午爹才回来。尽管满头大汗,脸上却没有一点血色。

  “给,生活费。”推推躺在床上的我,爹递给我一沓百元钱币。

  我疑惑地看着他。

  “今早在街上遇到了一个打工的老乡,向他借的。”爹解释。“给你600,我留了200块路费。我现在去买车票,下午回去。”说完,又一瘸一拐地、笨拙地出去了。

  下午,我默默地跟在爹的后面,送他上车。

  列车缓缓启动了。这时,爹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递给站在窗边的我。

  我不接。爹将眼一瞪:“拿着!”

  我慌忙伸手去拿。就在我刚捏住钱的瞬间,列车长吼一声,向前驶去。我只感到手头一松,钱被撕成了两半!一半在我手中,另一半随父亲渐渐远去。望着手中污渍斑斑的半截钱,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仅过了半个月,我便收到爹的来信,信中精心包着那张半截钱,只一句话:“粘后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