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初中摘抄好段

初中摘抄好段

  初中摘抄好段(一)

  天边的夕阳在梦的边缘,正一点一点往下坠。那淡淡的娇红里隐约着浅浅的艳紫,渲染出一种凄美的韵致,顾盼着满天的云霞,起伏的山峦。跌进了一个缤纷的梦境里。

  残阳是一支饱满的水彩笔,在云的面颊深情挥洒。云,燃烧起来,绚烂起来。浅红套着嫣红,深红印着紫红。在滚动,在飞升。边缘处,透着明亮,显着灵动;中间处,格外凝重,写满深情。近处的,层层叠叠,虚虚实实,如浓墨重彩在宣纸上点染,晕化。远处的,则如一条条彩绸,飘逸,朦胧。

  沉默的山被点燃了,轮廓渐渐清晰起来。绵延的峰顶燃烧成橘红色,与天上的云霞相互媲美。山的中间紫红里透出淡淡的青蓝,显得十分厚重。山脚下那如梦如幻的淡粉色的云雾,模糊了一带如梦的树林,飘渺了一片如诗的村舍。


初中摘抄好段(二)

  撑起花雨伞,走在白雪覆盖的长长的路上,看飞雪飘飘洒洒,在最起初,仿佛与她仍是一场极平常的相遇,不曾想许多。

  信手揽来一掌心雪花,凉意沁进心底,“雪落无声只为寒”?一种仿佛贮藏很久的湿润感觉涌上心头,雪真的是无声吗?索性将伞收起,突然间感觉雪花好似有了灵性,我不由自主地旋转一周,此刻的我好希望能够听懂她们的絮语读懂她们的心情。

  她们在说些什么?

  想起雪是春的使者,“冬去春不远”她们是在絮语春的讯息么?想起雪是古人的诗引“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她是在呼唤灵感么?噢,雪是有声的,她传报着春的讯息,她踏着远古的脚步轻盈走来;她是伟大的,将一切污秽彻底掩埋;她是无私的,将自己化为棉被,让麦苗安全过冬;她是灵动的,不同的情怀赋予她不同的灵性,“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神思飞扬中雪儿被插上了翅膀穿越了时空,并将更远地飞去飞去。


初中摘抄好段(三)

  秋雨打梧桐,点点滴滴,高楼目尽欲黄昏;秋月映江魂,回回荡荡,月光浸水水浸天。--题记

  突然开始怀恋秋天。袅袅的秋风,亭皋的木叶,潺湲的秋水,交融回荡,延伸到远方天空的尽头。我是一个彳亍于人生道路上孤独旅者,顺着秋天独有的倾巢般的夜幕中的一缕婵娟,紧握着岁月赐予我的轮迹,悠然前行。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陷入如此的怀恋了,可那些许欢快的影却时时徘徊在我的脑海之中!总是回味着那如梦的秋夜:

  漫天飞舞的枯蝶中夹杂着一抹夜韵倾巢而下,幡然而起,寻笙觅箫,却又在这梦幻般迷茫的夜色中流连忘返!相遇在秋夜,在上天为我们营造的优美的旋律中,你回首一笑,与一勺池的清泉、九天外的蟾宫交相辉映,如沉浸在泡影中的梦幻一般,让人联想翩翩,呆然而立!


初中摘抄好段(四)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复杂。因为时刻向往着天空,因为有人告诉我,海的蓝色是因为天的映衬。

  我坐在窗边,随着飞机穿过云层,在云层之上滑翔。可以清晰的看到飞机在天空留下的痕迹,不知道那是蔚蓝中的纯白,还是白色中的清澈……云层之上的天空没有一丝瑕疵,那样的完整,包笼着绵绵的云。

  绵绵的云簇成颗颗的水,颗颗的水聚成条条的河,条条的河汇成片片的海!是的,是海,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是一片汹涌澎湃的海,更是一片可以是浩瀚,可以是美丽,可以是温柔的海。它看似很壮大,看似很雄伟。只会让人产生怀疑,“也许,我能在这片海中浮在水面,优美动人”。这海是白色的,是由蔚蓝的天托衬的,那这蔚蓝映衬的海呢?

  飞机把我带离了那个绵绵的海面,我不得不离开无暇的蓝天!海边的绵绵思,柔软的在我脑海中漂游!


初中摘抄好段(五)

  你匆匆地来,又悄悄地去……

  曾几何时,徜徉在软绵绵的沙滩,享受清流的抚摸,河风的轻吻。惆怅了,躺在鹅卵石上,仰望湛蓝湛蓝的苍穹,聆听鸟儿婉转的啼叫,把小青石连带深深的忧伤掷向急流,让溅起的水花装饰着美妙的梦幻。

  我静坐沙滩,安然地守望着那雪白雪白的浪花,平静地思索人生的真谛,体味着如梦般纯洁的生活。生活中守望的那些梦想与憧憬,都如同这浪花一样晶莹剔透,令人着迷。它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热情,激活了我的情蔻,我欣欣然。陶醉在自我的小世界里,随着眼前的浪花,不时地向前奔跑,向后收紧。

  现在的我,思绪绵绵,心中充满了莫名的迷惘,很想去那河边,聆听浪花的指点迷津。然而,我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浪花,也寻觅不到那迷人的沙滩,我眼前一片茫然……


初中摘抄好段(六)

  树林子像一块面团子,四面都在鼓,鼓了就陷,陷了再鼓;接着就向一边倒,漫地而行;呼地又腾上来了,飘忽不能固定;猛地又扑向另一边去,再也扯不断,忽大忽小,忽聚忽散;已经完全没有方向了。然后一切都在旋,树林子往一处挤,绿似乎被拉长了许多,往上扭,往上扭,落叶冲起一个偌大的蘑菇长在了空中。哗地一声,乱了满天黑点,绿全然又压扁开来,清清楚楚看见了里边的房舍、墙头。

  垂柳全乱了线条,当抛举在空中的时候,却出奇地显出清楚,霎那间僵直了,随即就扑撒下来,乱得像麻团一般。杨叶千万次地变着模样:叶背翻过来,是一片灰白;又扭转过来,绿深得黑清。那片芦苇便全然倒伏了,一节断茎斜插在泥里,响着破裂的颤声。

  一头断了牵绳的羊从栅栏里跑出来,四蹄在撑着,忽地撞在一棵树上,又直撑了四蹄滑行,末了还是跌倒在一个粪堆旁,失去了白的颜色。一个穿红衫子的女孩冲出门去牵羊,又立即要返回,却不可能了,在院子里旋转,锐声叫唤,离台阶只有两步远,长时间走不上去。

  槐树上的葡萄蔓再也攀附不住了,才松了一下屈蜷的手脚,一下子像一条死蛇,哗哗啦啦脱落下来,软成一堆。无数的苍蝇都集中在屋檐下的电线上了,一只挨着一只,再不飞动, 也不嗡叫,黑乎乎的,电线愈来愈粗,下坠成弯弯的弧形。

  一个鸟巢从高高的树端掉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散了。几只鸟尖叫着飞来要守住,却飞不下来,向右一飘,向左一斜,翅膀猛地一颤,羽毛翻成一团乱花,旋了一个转儿,倏乎在空中停止了,瞬间石子般掉在地上,连声响儿也没有。

  窄窄的巷道里,一张废纸,一会儿贴在东墙上,一会儿贴在西墙上,突然冲出墙头,立即不见了。有一只精湿的猫拼命地跑来,一跃身,竟跳上了房檐,它也吃惊了;几片瓦落下来,像树叶一样斜着飘,却突然就垂直落下,碎成一堆。

  池塘里绒被一样厚厚的浮萍,凸起来了,再凸起来,猛地撩起一角,唰地揭开了一片;水一下子聚起来,长时间的凝固成一个锥形;啪地摔下来,砸出一个坑,浮萍冲上了四边塘岸,几条鱼儿在岸上的草窝里蹦跳。

  最北边的那间小屋里,木架在吱吱地响着。门被关住了,窗被关住了,油灯还是点不着。土炕的席上,老头在使劲捶着腰腿,孩子们却全趴在门缝,惊喜地叠着纸船,一只一只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