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白色鸟读后感

白色鸟读后感

  白色鸟读后感(一)

  我最近读了一本励志的书,名叫《白色鸟》。里面讲了一位初中生在同学的冷眼,和老师的不理解中成长,克服万难的故事。

  刘光辉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初中生,老师们都很喜欢他,也因此,他当上了省三好学生。但是,当他得知消息的第二天,来到学校,发现同学们渐渐地与他疏远了,班长都在讽刺他。但他从同学们对他的意见中找到缺点,例如从不参加班级活动,体育成绩不及格等。他很失落,于是,他便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将各方面的素质提高并发展起来。

  为了让自己名正言顺地,心安理得地拿到“省三好学生”的称号,刘光辉不惜放弃下午自修课的时间,来到体育老师的办公室,借来了一对哑铃,在操场上练习起来。可最终,他还是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把他教育了一顿,刘光辉心里很委屈,可他还是继续坚持了下去。当他的成绩有所波动时,他被退出加强班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后来,他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对话,才明白,原来是父亲在利用自己的教育局局长的身份帮助校长的儿子,才让校长把省三好学生的名额留给了刘光辉。不久之后,刘光辉的母亲告诉他,因为他的父亲被涉嫌贪污公款,而被关进了监狱。他们母子没办法只好来到了城郊的老房子居住,但刘光辉并没有放弃,在面对老师的误解,同学的嘲讽和死党的背叛之后,他渐渐变得成熟了,业界叫了两个最要好的朋友,他的死党陈北光也渐渐地与他化解了误会,再一次与他成为了好友。

  这本书里的刘光辉是一个善于发现自己错误和缺点的孩子,他积极改正错误,在自己同桌的帮助下,成为了真正的三好学生。经过这场风波之后,他一路走来,不屈不挠,坚持了下去,让我很感动。

  再想想我们,我们的生活如此幸福,并不像刘光辉那样几经波折,现在的好学生都只是在“德智体美劳”中的“智”中努力,其他的很少去真正的做到它,对它根本就很少在乎。三好学生的名誉对于我们好学生来说,总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我们总是认为只要成绩好就可以了,三好学生的前提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可是有几个人是真正做到的。我们应该学习刘光辉,善于发现自身的缺点并改正它,这样全面发展,才是真正的三好学生!


白色鸟读后感(二)

  这是一篇仅三千多字的小说,读上去也不见什么惊心动魄之事,但当年一发表就赢得了众家好评,而且被评为该年度的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细读之下,发现这篇小说在当时来说确实非常新鲜,带来一股清新的风,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这篇小说没有具体而完整的故事,情节淡化到了极点。似乎通篇只写两个孩子的片言只语、玩什么游戏,而且就连玩游戏也没玩完整,时断时续。其次,这篇小说的语言很奇特,似乎很平淡,又似乎有股抓人的魅力。《白色鸟》的这两点影响还挺深远,在它问世后不久,真就出现了不少情节淡化、造句奇特的小说,一时似乎蔚然成风。其实,《白色鸟》并非淡化到了“餐风饮露”、“羽化成仙”的地步,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窥到许多“世俗”的东西。小说中的两个少年生活在一个特定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人们受苦受难的时代,谁都不愿提及的时代,这一信息是从外婆打起包袱到乡下,和打发两个少年去玩,“莫出事,没断黑不要回来”等片言只语,以及“斗争会”的锣声几处传达出来的。因为几处加起来也不过几十个字,而且处在两个少年的幸福玩乐之中,不易被觉察,或者说人们宁愿将它们忽视掉。在《白色鸟》之前,很多作家都写过“文-革”,写过“文-革”给人们——包括孩子——带来的心灵上的痛苦,那些作品往往以写实的手法,描绘生活的苦难,从而进一步揭示人物内心所受到的伤害。但《白色鸟》没有落入这个俗套。“白皙的少年”和“黝黑的少年”几乎游离于那个时代之外,对现实的残酷一点也不知晓,他们的世界就是那个河滩,是“晴朗”而“寂寞”的,充满了“野花的芳香”;像河滩上的卵石一样洁净;像白色鸟一样“美丽、安详,而且自由自在。”孩子的世界和大人们(外婆她们的)世界之间的反差如此强烈地体现出来,我们从中看到的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悲哀、看到了人类的悲哀。这样处理“文-革”,更加突出了它的悲剧性。而这篇小说也正是通过这“世俗”的片言只语,走向哲理的深层。有厚度,有份量。

  这篇小说的象征意味非常浓厚,那片河滩象征童年,那股野花芳香象征童年,那片“汪汪的”、“无涯的”的绿芦苇林象征童年,那轮“陡然一片辉煌”的夏日的太阳象征童年。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复述这篇小说,这句话就应该是:人的童年“几多好”!这些象征中,最核心的一处便是以“白色鸟”来象征两个少年、象征人的童年、象征童年的心。“雪白雪白的两只水鸟,在绿生生的水草边……美丽、安祥。而且自由自在。”“那美丽和平自由生命,实在整个的征服”了少年。“那鸟恩恩爱爱,在浅水里照自己影子。而且交喙,而且相互的摩擦着长长的颈子。便同这天这水,同这汪汪一片静静的绿,浑然的简直如一画图了。”两个少年也正如这对恩爱的白色鸟一样,与那河滩,与那芦苇林、与白色鸟“浑然的简直如一画图了。”但是,现实是残酷无情的,那锣声、那喊声便是现实与成人世界的象征,它们“惊飞了那两只水鸟”,也打破了两个纯洁少年的童年梦幻,他们的童年似乎随那白色鸟一道“悠悠然悠悠然远逝了”,等待他们的是现实,是成年人的社会,他们在一年年地长大,一年年地远离童年。小说题目起做“白色鸟”,意味也就在此吧。除此以外,“白色鸟”这一意象和人联系起来,似还有些哀愁的意味,这也是何立伟小说中一贯的情绪。这篇小说的语言是很有特色的,很美,很奇,既有浓重的“乡音”,又有“唯”、“遂”这些怪而古的词掺杂在一起。有人曾说过,何立伟语言的特色是“写直觉,没有经过理智筛滤的,或者超越理智的直觉,故多奇句。”偶有奇句是好的,但这篇小说中较多的文言副词的使用,也对整篇作品语言的平实起了副作用。这篇小说的诗意很浓厚,体现在重感觉、重意境这方面。曾有人说何立伟的小说“不重故事,追求的是一种诗的境界,一种淡雅的、有些朦胧的可以意会的气氛。”“与其说他用写诗的方法写小说,不如说他用小说的形式写诗。”这段话用在《白色鸟》上再妥贴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