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痴心石读后感

痴心石读后感

  痴心石读后感(一)

  随手拈来,便是《痴心石》。此文就名目似有爱情之意,而我此时正为情事恼心,于是不屑更换篇目,索性静静挑灯夜读起来。

  文章开头以作者小时因性格孤僻,常从外界拣回一些希奇古怪的玩意回家,父母不但不责,反而包容了女儿的行经的一件小事告诉我三毛此文绝非情事,而是一篇不折不扣的亲情随笔。虽如此,可放弃阅读的念头仍一闪而过,随即受文题《痴心石》吸引,继而读文。

  父母娇惯而成年的作者,在一次全家海边聚会的活动中,因前日熬夜而无法晨起,耽误了全家的行程。父母担忧女儿身体,怕扰着女儿清梦,就一直等。直待日当正午,母亲去唤女儿,女儿一句“不去”了事,而母亲仍然不责不怒,随父亲独去了海边。

  作者醒时,父母已然归来。父亲孩童般的在院隅里刷着两块石头。作者不明,问其原由。爸爸说:“你看,我给你的这一块,上面不但有纹路,石头顶上还有一抹淡红,你觉得怎么样?”妈妈说:“弯着腰好几个钟头,丢丢拣栋,才得了一个石球,你看它有多圆!”话说此,作者眼中已温润潮湿,脑海里浮现两个步履蹒跚影子,在海风里一前一后吃力地翻着一块又一块石头情景,原因简单的只是因为女儿喜欢作石头画。

  文读此,我已然为父亲蹲墙隅刷石头,母亲天真的一席话而如作者般眼眶温润。作者盯着两块丑陋的石头,簌簌地落泪,想骂他们太痴心,却又是开不了口,怕开口便是哽咽。且不说这石头是否合心,光就这干干净净毫无污渍石头,石心虽是冰凉,可他经了父母手的温润,已是溢满了亲情。

  饭后,放在院落花架上的两块石头想必是顶着月光了。收拾完碗筷,作者回屋却瞧见两块丑陋的石头,正移放在一部书籍上,那套书,正是庚辰本《脂砚齐重评石头记》。后来,作者称,因为那两块石头,成就了一次父母和自己在性灵上最完美的结合。

  至此,我已通读了《痴心石》,由先前的闲散阅读,后至因海边拣石头事件,再由作者称丑石的灵性,成就了父母和自己的完美亲情,情绪由低潮升至澎湃。通篇不提情字,却由作者自小及大两件看似相连的生活事件,渗透阅者内心那根叫“情”的弦,以石头的痴心,影射父母对女儿伟大的包容之爱。更是在字里行间里,告诉所有读者,这世界上最痴心的,不是石头,是如石头一样痴心,给你血液,给你生命,给你一切的——父母。


痴心石读后感(二)

  今天,我读了台湾着名女作家三毛写得《痴心石》,这是一篇感人的文章。

  从“父母看见发育不良的我,拖回来那么一个大树根不但没有嘲笑和责备,反而帮忙清洗,晒干,然后将它搬到我得睡房中去。”这句话中一连串的动作描写——“清洗”“晒干”“搬”表达了父母对“我”的包容,我体会到了“母爱如水,父爱如山

  ”。这句话的含义。我们的父母对我们的爱是多么伟大,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回报他们呢?答案是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回报我们的父母。

  从“我”问爸爸在哪里,妈妈说:“嗳,在阳台水池里替你洗东西呢。”

  我拉开纱门跑出去喊‘爸爸’,他应了一声,也不回头,用一个刷子再刷什么,刷得好用力的。过了一会,爸爸又在厨房里中毛巾,说要擦什么的,他要我去客厅等着,先不给看。一会,爸爸出来了,妈妈出来了,两老手中捧着的就是照片里的那两块石头。“这段话中我体会到了爸爸妈妈是深爱着我们的。他们为了达成我们的愿望不辞劳苦。

  “妈妈说:‘弯着腰好几个钟头,丢丢拣拣,才得了一个石球,你看他有多圆!’我注视着着两块石头,眼前立即看见年迈的父母弯着腰,倨着背,在海边的大风里辛苦翻石头的画面。从这段话中我感受到了父母为“我”挑选石头的良苦用心和浓浓爱意。如果不爱他的话,就不会费那么大的劲来给三毛挑选湿透了,所以父母是爱她的。

  “这两块最最朴素的石头没有任何颜色可以被的上他们,是父母在今生送给我最深最广的礼物,我相信,父母的爱——一生一世的爱,都藏在这两块不会说话的石头里给了我。”我从这句话中体会到父母对“我”的挨打到了沉迷的程度,这种爱是无声而永恒不变的。所以痴心的哪是石头,是那给她血肉,给她生命,给她一切;无条件包容她深爱她的父母啊!


痴心石读后感(三)

  总喜欢看一些似乎十分晦涩难懂的散文,诗歌,总是避让着一些叙述亲情,友谊的文字,反感他们以这种方式来叙述已失去的东西,而《痴心石》叙述了一种别样的爱,一种淡然的,甚至我至今都无法读懂的亲情。

  《痴心石》是台湾着名女作家三毛描写亲情的一篇随笔,作者以饱含真挚情感的笔墨,叙述了自己从“不理解父母”到“被父母对她的理解感动”。作者笔下的父母一直以善良的天性,豁达的胸襟尊重和包容着这个有时被亲戚称作“怪人”的孩子。然而“我”却固执的以为,父母没法理解自己,认为父母与自己之间存在着难以填平的沟壑,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捡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家,比如被砍伐的树木的树根,或是路边有美丽纹路的石头,甚至路边飘落的奇形怪状的树叶,“而父母并不嫌烦,反而特别看重那批不值钱,但是对我很有意义的东西,他们自我小时候,就无可奈何地接纳了我这个经常被亲戚叫成‘怪人’的孩子”。当“我”的父母一次一次地“把我捡回的‘垃圾’放进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橱窗”,“我”却仍固执地认为“父母仍是不理解我的”。直到那次去海边的全家聚会,父母并没有因为“我”失约而责怪“我”,还顶着海风,弯着腰,帮我捡回了两块石头,“我”才恍然领悟到父母对“我”的良苦用心和拳拳爱意。“一时里,想骂他们太痴心,可是开不了口,只怕一说话,声音马上哽住”。这两块石头是多么的朴素,又是多么的珍贵,正如作者所说,这两块最最朴素的石头是什么颜色都配不上的,它们是父母在今生送给她的最深最广的礼物。

  这世上最痴心的,不就是如石头般永恒,深沉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