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秋声赋读后感

秋声赋读后感

  秋声赋读后感(一)

  读欧阳修的《秋声赋》正值乍暖还寒的时节。虽不是秋日,但和着欧阳子叹息般的呓语,我仍然依稀从扑面而来的暖风中辨认出肃杀的气息。让我试试聆听我自己的秋声。

  最先响起的是琵琶,玉珠般错落而出的声响,悄悄地以共鸣的方式拨动了我的心弦,节奏清脆简短,却又如思念般悠长,它彻彻的落寞,在无形中感染着它的听众,如孤独的飞禽在旷野呼喊一般的声音从我的耳朵进去,如麻药般哽咽了我的喉咙。接下来,有笛声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与琵琶的低语错杂交织在一起,带着弥漫起荒沙的征人之思来到我的身边。它的声音似乎是忧伤的化身,它淡然地环绕着我,从未靠近,也从未离开,它拂过的时候,不带有丝毫的踪迹,但它离去的时候,却会发现它已改变了一切。不经意间,箫声从笛声之中傲然脱出,开始了独奏,水面回荡开来它的回声,如传说般落寞,如月光般冰冷。它浸染了被时间擦干的泪水,它包容了有爱恨交织的回忆;它拾起了让过往遗弃的忧伤,它揭示了被繁盛遮盖的空荡;它收拢了如细网交织的思绪,它错乱了如梦般朦胧的音符;它焚烧了记载着往事的丘陵,它冻结了曾经炙热着的感情。它如同黄昏的余晖,在晚风未吹拂到的地方,默默地将秋思埋葬,只余下一个孤独的墓碑,上面空无一字。于是乐章从低谷涌向了高-潮,如繁星般在一瞬间将我的思绪闪烁成了一片空白,被遗忘的记忆就此复苏,将我的心残酷地撕开,在光影交织中将我的灵魂映成了透明的形体,我无从躲避这来自内心的审判,任凭亘古未变的悲哀,将我心底的微震扩大成风中响亮的呼喊,直到这乐声消逝。

  《秋声赋》仍如同刚才一样放在桌上,它旁边的时钟还在嘀嗒地走,丝毫没有注意到之前到来的时光与心灵交错碰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存留有那些记忆,也许是这篇《秋声赋》把它们唤醒的吧。我明明听见了,隔着书页穿越千年的吟诵正与我心里盛大而落寞的乐章交织成辉煌的交响。但是,秋声注定是寂寞的,它不孤独,但它寂寞。


秋声赋读后感(二)

  坐在窗前捧本书,一眼就落到了“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滂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原来是欧阳修的《秋声赋》。

  喜欢秋声赋是从大学开始的,而会背秋声赋却是从一接触到它开始的,中国的应试教育总有这样一个特点,课后总有一道题目叫做要求背诵。

  自然地变幻,四季的更替有了春的复苏,夏的繁盛,秋的硕果和冬的沉寂。

  “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木最繁盛的时节便是盛夏,每到盛夏蝉蛙齐鸣,热烈的太阳焦烤着地球上的一切生物,草木迎着太阳光的刺激更显油绿,一片片一丛丛像是迎接植物世界里最宏大的盛宴。它们在盛宴里肆意的伸展着,繁荣着,就连它们脚下的小爬行动物也繁忙起来,窸窸窣窣好不热闹。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盛宴总有结束的时候,于是盛夏在树荫的指缝里滑过。秋风起“草拂之而色变,木造之而叶脱”,植物界的盛宴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结束了,小爬行动物的

  影子也渐渐沉寂。树叶变了颜色,呼啸的秋风卷走了一片片摇摇欲坠的叶子,在阴沉的天空中画了几个圈后不知飘向了何处。

  历史继续,朝代更替,就连最繁盛的王朝都会衰败至灭亡,更何况自然界草木的盛宴了。而王朝不断更替,自然界的草木便只待来年春风起。草木有繁盛衰败之时,人生亦是如此。人在万物中最有灵性,走过春夏秋冬,经历日出日落,拥有喜怒哀乐,在人生的各个生命段,感受自己的生命历程。人生的起伏有时如同这草木经历四时的变幻,内心世界和外界环境的变化不断影响着人的心绪,更有甚者思考着自己能力外的问题,忧虑着自己所无法预料的事情,有可能在人生的盛夏里经历着辉煌也有可能在人生的寒冬里萎靡彷徨,忧思过度会使人过早衰老,垂暮未到便形容枯槁。人生短暂,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有些力所不及事情何必耿耿于怀,如同无法改变秋天草木的凋零。“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我们像草木一样无法得知自己处于人生的那个时节,只能做到珍惜自己当下所拥有的一切。正在沉思,不知什么时候天已放晴,阳光明媚,蓝天白云,青草绿树,仿佛刚才那片乌云不曾到来过。或许也是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几棵小小的蒲公英撑着大伞随着秋风一起飘摇,在不远处的天空也画了几个圈,像坐着摩天轮一样滑向远方。


秋声赋读后感(三)

  随手翻到《秋声赋》这一篇,现在不正是秋天吗,刚好,看看古人笔下的秋。

  名为《秋声赋》,自然是从秋声入笔。“初淅沥以潇飒,忽奔腾而澎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萧萧秋风在耳边响起,窗外的山草树木随之呼啸。我大约能想象出,此时的欧阳修是如何大笔一挥,写下传世名篇,何其英洒!

  读到第二段,真是脍炙人口。“盖夫秋之为状也,

  其色惨淡,烟霏云敛;

  其容清明,天高日晶;

  其气栗冽,砭人肌骨;

  其意萧条,山川寂寥。

  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奋发。

  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

  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

  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一气之余烈。”每每想到秋,总会想起刘禹锡的“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秋天是黄色的,我想,既是大片黄叶的代表色,也是花蕊的代表色吧。大千世界,生生不息。叶落也只是一种蛰伏,只待春暖时节,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