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将军吟读后感

将军吟读后感

  将军吟读后感(一)

  《将军吟》讲述彭其是跟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打日本打老蒋的老将军,因他在党委会上说空军“靠搞卫生出名,是华而不实、形式主义”,说吴法宪“不懂军事,不能当司令”,在“文革”初期就被扣上“反党”帽子,身陷囹圄,妻离子散,险些丧命。但他在困境申仍千方百计保护战友,他苦口婆心地劝教那些“造反”的人们,他用表面关押实际保护的办法使战友不吃眼前亏。他受尽折磨,终于周总理亲自打电话叫他到北京去了。另一位将军陈镜泉与彭其是老同乡老战友,造反派逼他领导批斗彭其,他只得违心去做,面对复杂局面他“心如刀绞”。他丢掉一条胳膊,又丧妻多病,一生坎坷而忠心一片。还有一位老革命胡连生,则是爱憎分明,火暴如雷。他反对神化领袖,说毛主席是人不是菩萨。在所谓“公审大会”上,他破口大骂造反派“革得连是非都没有了”,他更受到了非人的对待。小说中三个将军的女儿,沉静的彭湘湘,泼辣的陈小炮,“色彩和芳香还在神秘莫测之中”的李小芽,在斗争中也都成长了起来。而“造反派”头头范子愚夫妇和反面人物邬中夫妇、江醉章之流,毕竟没有逃脱了可耻的下场。


将军吟读后感(二)

  《将军吟》讲了一个有关文化大革命生活的故事。现在看来,这个故事的价值并不在于它从正面表现了文化大革命运动,从而给历史留下一面镜子,而在于这个故事本身所蕴含的深度超过了正常的历史理解力与想象力。与正面的时代生活相比,作者的笔端显然更多而且频繁地沉溺在个人生活的世界里,显然更倾向于个人的情感反应与心理态度,在谁也说不明白的非理性的颠狂、盲目、任意、破坏与无能为力的状态中,时代成为了一个沉重的阴影,成为了一个“魔鬼”:是什么“魔鬼”跑进来作怪使一个堂堂的集团军司令竟失去了掌握小小会场的权利?是什么“魔鬼”的凭附使得每一个人都不属于自己使生活失去了基本的秩序? 像马尔克斯笔下的那场加勒比的飓风,时代在这里变得神奇并富有“魔力”。

  对这种魔力作者无力索解也无须索解,解决人与历史的尴尬也许是人类社会永远的责任,能够发现这种境遇并表现出来昭之芸芸众生,对一个小说家来说,已经近乎一种刻意与苛求了。

  在这个意义上,《将军吟》已经让新时期之初一连串的艺术动作相形失色了,莫应丰在1976年的思考令当今所有进行文学操作的人都感到了沉重的失语。然而,作品的深度并不仅限于此,与社会批判双重进行的是对构成基本社会单位的个体生存活动的审视与分析,在社会生活的背景上,拷问了自我的灵魂,通过对个体诸生相诸心态的陈列,让我们看到了潜伏在每个人心中并相机出来表演的“魔鬼”:原始本能的恶欲。贪婪、自私、破坏正是这些阴暗不安的成份,才使得人在更多的时候失去掌握自己的机会而去听从冥冥之中的魔鬼的笛音。

  可悲的不是人无力抵抗“魔鬼”的诱惑,而是根本不肯倾听自我心灵的回声,根本不去营造自己的意志之墙来阻碍“魔鬼”的出入。

  彭其司令员的秘书邬中、门诊部护士刘絮云、“革命家”范子愚、文工团员邹燕这一干小人物之所以纷纷参与到一场罪恶中去不能自拔,就在于他们对社会生活流的主动委身与自觉投靠。

  最能够说明问题的就是那个经常被剧中角色所感动得落泪的话剧演员邹燕,在参与对老红军胡连生的斗争时,良好的本能使她面临惨剧的发生时竟控制不住落下眼泪,但她宁可选择去厕所擦去软弱可耻的眼泪后继续斗争,而不选择听任眼泪流下来,选择自己的良知。从这个角度看来,所谓“文化大革命”悲剧乃至任何一场历史悲剧的发生与延续,作为社会个体的每一个人,也许都该担负不可推卸的罪责。


将军吟读后感(三)

  这本书由莫应丰所着,是一部直面20世纪60年代“文革”灾难的长篇小说,它以空军某兵团司令员彭其受迫害的经历为主线,通过3位将军的命运遭际,歌颂了老一代革命家在生死考验下的原则性和斗争性。小说不仅以诗意化的理想表达了一位正直将军在特定年代的内心悲愤,而且通过立体化的人物群像塑造,再现了一个时代的精神生活。本书曾获首届茅盾文学奖。

  《将军吟》讲述彭其是跟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打日本打老蒋的老将军,因他在党委会上说空军“靠搞卫生出名,是华而不实、形式主义”,说吴法宪“不懂军事,不能当司令”,在“文革”初期就被扣上“反党”帽子,身陷囹圄,妻离子散,险些丧命。但他在困境申仍千方百计保护战友,他苦口婆心地劝教那些“造反”的人们,他用表面关押实际保护的办法使战友不吃眼前亏。他受尽折磨,终于周总理亲自打电话叫他到北京去了。另一位将军陈镜泉与彭其是老同乡老战友,造反派逼他领导批斗彭其,他只得违心去做,面对复杂局面他“心如刀绞”。他丢掉一条胳膊,又丧妻多病,一生坎坷而忠心一片。还有一位老革命胡连生,则是爱憎分明,火暴如雷。他反对神化领袖,说毛主席是人不是菩萨。在所谓“公审大会”上,他破口大骂造反派“革得连是非都没有了”,他更受到了非人的对待。小说中三个将军的女儿,沉静的彭湘湘,泼辣的陈小炮,“色彩和芳香还在神秘莫测之中”的李小芽,在斗争中也都成长了起来。而“造反派”头头范子愚夫妇和反面人物邬中夫妇、江醉章之流,毕竟没有逃脱了可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