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新闻一点资讯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风景谈读后感

风景谈读后感

  风景谈读后感

  茅盾先生的散文《风景谈》,构思精巧,文笔跌宕,结构严谨,富于变化,一向为人们所称颂。文章共描写了六个画面,用五节概括性抒情议论的文字串联起来,表在写风景,意在歌颂人,在写景颂人艺术上实在独具匠心。

  第一个画面:沙漠驼阵

  作者用静景勾勒出猩猩峡外的沙漠,向我们展现的是“大自然的最单调最平板的一面。”颜色纯白,声音是寂静。“然而”一转,用动静手法描写了驼阵,形在变化,由远而近;色在变化,由黑到猩红,声在变化,由丁当到和谐的旋律。这些一般的人类活动出现在荒凉而死寂的山摸上,就成了一幅风景画面。

  末句用抽象而简括的文字,提示读者,本文虽谈的是风景,然而赞美的却是人的活动,是文章不的枢纽一下子打开了。第二个画面:农歌夜唱地点是黄土高原,时间是夜晚,对象是辛勤劳作、生产归来的农民。先也用静景手法来描绘背景,有梯田、秃顶的山、高杆植物。当写到“三五月明”之夜,农民生产归来,人和牛从山背上走过来,由远而近,由少而多,并且节奏缓慢“姗姗而下”,在背景上形成了“一幅剪影”,但人走过后,由飘来了“缭绕不散”的“粗朴的短歌”,于是乎,蓝天明月加上农民歌唱,就可称为“绝妙的题材”了,把人类的活动,更推进了一层。

  第三个画面:学员晚归

  地点仍同前一样,时间是傍晚,对象是学员,各地来延安的知识分子,也是生产归来。如果说前一节在写人时高了一步,那么这一节更侧重于人物描写。作者用工笔描写的手法,刻画了学员们职业不同、口音不同,但多唱着同一个调子,这是晚归之景;还写了个晚餐之景,画面的色彩是金黄、翠绿、白沫、黄土等,并以河水哗哗流淌衬托了这些学员的愉快,更突出了他们为寻求革命来到延安的高尚精神。这一画面,是“静穆的自然和弥漫着生命力的人,就织成了美妙的图画。”

  第二三两景的联系都是生产归来,共一节评论文字。在写人方面,更是强调了人的活动、人的精神、人的生命力。这一节议论,比前一节议论更拔高了一步。

  \5第四个画面:荒山雨景 作者换了一种表现手法,先写“西装革履”与“烫发女郎”在公园谈情说爱的情景,再花大笔墨去描写荒山、泥水、怪石、石洞这样有个恶劣的自然环境,有有对解放区的青年男女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仍在一起抓紧时间学习,追求革命真理。通过对比,突出了后者敦厚朴实、好学上进的进取精神,突出了他们“是两个生命力旺盛的人,是两个清楚明白生活意义的人”,突出了他们“不倦怠,也不会百无聊赖,更不至于在胡闹中求刺激”的高尚品质,而这些无疑是前者所望尘莫及的。这能不使大自然失色?这就是荒山奇迹。怎么不值得去怀念呢?这一节评论文字,说明“人依然是‘风景’的构成者”,而只有“内生活极其丰富的人”才能成为这里的主宰。这第三次评论,是我们更明白了风景与人的关系。

  这一节文字表面上平淡无味,其实从文思的俯视角度看,写得文姿跌宕,谈笑风生。作者采用了抑扬法来写景颂人。开头句子写得摸棱两可,仅交代了“二三十棵桃树”、“半盘石磨”、“几尺断碑”,石块为凳竟以奢侈品的姿态出现。桃林旁还有一些庄稼。这也会成为风景?与公园比,岂不“贻笑大方”?但在这桃林茶社里,由于有一群青年在热烈追求革命真理,从一般的人物描写角度(语言、行动、形态等)描写了这些人,又从与“消磨时间”的人作对比的角度,突出了追求革命的浓厚气氛。用这种抑景扬人的手法颂人,比前面又更高一筹了。

  因此,这一节的议论文字说,“人类的高贵精神的辐射,填补了自然界的贫乏,增添了景色,形式的和内容的”。这“辐射”、“填补”、“增添”,更说明了人的精神尤其重要。作者随感情的逐步加深,不禁发出了“人创造了第二自然!”的深刻感叹。

  这一画面,作者又从形、声、色的描写了两个战士,写得一波三折,引人入胜。作者由听到“嘹亮的喇叭声,破空而来”,而想起一张放哨士兵的侧影。这照片是静景,也是近景,作者着力刻画了战士严肃勇敢的神情。由这严肃勇敢,又联系到听到的号声,并着力突出了战士高尚的精神情操和鲜明的形象。粉红的霞光与象征着胜利的飘动的红绸子,刺刀闪着寒光,通过动静结合、刚柔结合、远近结合,突出了战士的高大形象。作者浮想联翩,“我看得呆了,我仿佛看见了民族的精神化身而为他们两个。”作者直抒胸臆,公开地、纯粹地歌颂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

  行文至此,作者不得不如笋剥壳、如茧抽丝,用第五个比喻句结束全文:“是真的‘风景’,是伟大中之伟大者!”虽然用的是假设句,在当时那个时代背景下,显得文词委婉些,但这一惊人之语,尤如画龙点睛之笔,把热情歌颂共产党领导下的延安军民及超越一切的民族的高贵精神这一主题,在层层深化中表达得淋漓尽致。

  "本文之妙,妙在写景;本文之贵,贵在写人。全文只有六个画面加上五个议论句,结构完整。画面内容各异,表现手法不雷同。形散而神不散,完全靠人类的活动、人的精神境界的逐渐升华来组织材料。真是非大手笔,决不会到次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