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购头条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评

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评

  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评(一)

  莱昂是从意大利来到纽约的职业杀手,他的工作就是替雇主杀人,一个舔血刀尖的社会边缘人。不过,作为一名职业化杀手,坚守着他的行规“no women no kids”,终日穿着暗色系的衣裤,络腮胡,与世隔绝的墨镜,透露出冷漠与拒绝的信息。

  杀手,顾名思义,他的生活必然浸透在浓烈的硝烟和血腥之中,所以莱昂会给马缔达一个更加绝望的回答。绝望的坦然,没有分毫无奈。他似乎已然习惯于把牛奶当白开水喝,把盆栽当成朋友爱,坐着睡觉的生活。他一定是一个不相信童话的男人。然而,当全家被杀的马缔达敲门向他求救时,他经过几秒的犹豫后,打开了房门,于是问题也来了。他既没有资格做马缔达的情人,也没有资格做她的老爸——他能教给这个小花朵的只有如何玩枪,随着剧情的发展,你会发现,原来他比马缔达更象个孩子,他腼腆而单纯,冷酷而可爱,他保护她,只是因为他是个男人,有种。如果说最令人心旷神怡的是酷味十足的男人,那么一个浓浓的酷味中掺杂着些许柔情的男人则会令人砰然心动。因此杀手莱昂一举成为存世的经典角色,你可以拒绝一个杀手,当你无法不爱莱昂。他编织了一部最纯洁的童话,英勇而又凄美。

  “我喜欢这风暴前的宁静,就象贝多芬。人只有要死时,才会重视生命,我不爱杀一个不关心生命的人。”警官史旦在片中的形象无疑是深度偏执狂,狂燥症患者,有患狂犬病的野狗所有特征。他不允许别人违背自己的意思,嗜血成性,歇斯底里,灵魂深处有蔑视和毁灭一切的倾向。作为一名警官,他不但不能作到恪尽职守,反而和他的搭档们联合起来,杀人,贩毒,几乎无恶不作,与片中的职业杀手莱昂对于马缔达发自内心的爱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让马缔达好好活下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杀手不冷,杀手有情。警官却是一个杀人如麻,可以为了一件西装而对一个快死的人连开四枪。这种颠覆性的错位,是对社会的嘲讽,是对美国现存的社会问题根源的追问、控诉。

  “我要快乐,睡在床上,有自己的根,我爱你。”这是莱昂与马缔达分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一个单纯的人,也许原因恰恰因为他是一个职业杀手,很少与人接触,也不懂得什么是快乐。每次杀人之后,他都一定会洗澡,当清凉的水喷洒脸颊,再淋至全身,我觉得他当时的表情是虔诚的,像是个犯了错的教徒正在忏悔,请求上帝的原谅。影片运用积累式蒙太奇,多次出现莱昂洗澡的场面,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还是一个可爱的人,他的绿色盆栽是他沉默的朋友。他每天清晨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将它放在窗口,阳光可以照进来的地方。他对马缔达说过,他自己就象这植物,是没有根的。纽约是世界各国形形色色的人的聚居地。富人、穷人,白人、黑人,好人、边缘人、坏人,龙蛇混杂,对于每个人来说,纽约不是家,它只是暂时寄居的旅馆,所有人在此都是匆匆过客,像浮萍一样无根地漂荡,落寞地生活。这也是导演吕克·贝松将背景地点安排在纽约的原因。

  直到马缔达的出现,这个出自于问题家庭的问题少女,她固执、任性、狡猾、早熟,却又不失可爱之处。她会为莱昂买两夸脱鲜奶,会和他一起训练,会和他玩放松脑筋的游戏,会对他说,莱昂,我爱你。12岁小女孩的爱,像甘泉,那么清醇,毫无杂质;像是阳光,那么温暖、眩人。莱昂原来麻木的神经松弛了,他会笑了,有时甚至是细心而又温柔的。从此,他相信童话。

  一个杀手,命中注定,不能有爱,有了爱就是有了弱点。所以,杀手的童话结局必然是悲怆的。莱昂为了守护生命中的这缕阳光,付出了他的生命。在处理他中弹的场景时,导演采用了慢动作,消音的方法,看见的是眉心慢慢扩大的血斑,直至倒地,他的脚步从未迟疑过,一直向着光明的出口迈进;他想脱离这黑暗的世界,即使这种想法只是一个苍白的奢望。他的死,换来了马缔达的生,所以他的死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值得一提的是,影片除了丝丝入扣的切入,演员让·雷诺、娜塔丽波·特曼准确到位的演绎,在一些影视技巧的运用上也颇有心得。影片的开头处,运用了一个横移,镜头中全是绿色的树叶,接着拍摄,以显示出一片绿色树林的广阔空间,从局部展示整体,镜头再一个横拉,从全景变成远景,可以远瞰隔水相望的纽约。随着镜头的快摇,我们又如身临其境一般来到了繁忙的纽约都市,快摇产生了节奏强烈的感觉,眼前来往穿梭的人群、车辆一闪而过,模糊不清,给人一种拥挤、错乱之感。它似乎告诉人们,在这个城市的快节奏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是疏离、冷漠的,一切都仿佛过眼云烟般的流逝、虚浮、不安、不切实际。影片的结尾处和开头有呼应的作用,而舒缓的口琴的协奏曲,更是营造了一种宁静、凄迷的氛围。

  马缔达将象征莱昂的盆栽中在了一棵大树下,口中念念有词:“莱昂,我们在这儿很安全。”之后,镜头切换为俯拍,随着拍摄机的上升,女孩和植物越变越小,再次运用横拉,观众可以透过茂密的树林的顶端,眺望到另一端的纽约,此时整个纽约正笼罩在一碧如洗的蓝天和灿烂的阳光之下。由繁华走出,步入宁静,随后致远的一种感受。这一切似乎在告诉我们,当一切都过去之后,我们还是会站在起点处,唯一有所不同的,便是记忆中多了一份牵绊,人生中多了一种经历。影片刚开始的枪战情节中,给观众以身临其境的感觉。片中用光也很有其独到之处,莱昂出现的场面,多以暗色为主调,面部多用四分之三侧逆光以显示人物复杂的生分和凝重、冷峻的心理。

  《这个杀手不太冷》绝对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我个人认为,它是描写边缘人物体裁的电影中最独树一帜的作品,而在这之后的《完美世界》一类的影片,也只是它另一种形式的再现而已。


  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评(二)

  吕克。贝松是我最欣赏的导演之一。他为了梦想契而不舍,到电影厂里当杂工, 从底层一步步做起,最终拍出了处女作《最后决战》,结果得到亚弗利亚兹科幻片的大奖,从此他真正步入了电影殿堂,爱着电影,改变着影史。他的身上少了些传统法国导演的深沉、浪漫。却拥有独一无二的激情与创新精神。他曾说过自己只拍十部电影就够了。他自己拍片,只是为了某个坐在戏院角落里的少年,“只要这小孩喜欢我的电影就够了!《碧海蓝天》、《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这些风格多变的影片的确时时的引导着我们这些学电影的少年。《这个杀手不太冷》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吕克·贝松的颠峰之作。就像雷德利·斯科特之于《异形》、《银翼杀手》的地位。《这个杀手不太冷》也同时是吕克·贝松的第一部美国电影。从此吕克·贝松凭着自己对电影的独特见解,在大师云集的好莱坞杀出了一席之地。

  影片导演用多变的笔触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充满悬念而又不失温情的故事:里昂(让·雷诺 饰)是一个孤独的职业杀手,受雇于餐厅老板东尼。一天里昂在家中一阵枪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从门缝里看到了一群杀手在隔壁邻居家大开杀戒,这时邻居家的小女孩马蒂尔(娜塔莉·波特曼 饰) 回来了,她显然看到了这一切,知道回到家中也难逃一死,便无助的敲响了里昂的门。里昂犹豫了一下,但看到马蒂尔身后的杀手,里昂善良的心驱使他打开了房门救了马蒂尔一命。于是里昂担负起了照顾马蒂尔的责任,但他很矛盾。一方面里昂无法视这个失去家庭的女孩子而不顾,一方面他作为一个杀手是要独来独往的。这时马蒂尔也发现了里昂是一个杀手的事实,但她并没有恐惧,而是镇定的要拜里昂为师成为一个杀手,条件是她可以照顾里昂的起居并教里昂学习。原来马蒂尔的父亲是警察的眼线,因为一通私下毒品生意造成矛盾,才招致恶警屠杀全家。马蒂尔要成为一个杀手为全家报仇。里昂看到了这个小女孩出乎意料的成熟,坚毅的眼神,同意了马蒂尔的要求……

  里昂耐心的教着马蒂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马蒂尔对里昂始终怀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友情?爱情?谁也说不清楚,用马蒂尔的话说就叫做初恋吧。而里昂对马蒂尔却总是不温不火。一天,在里昂出去后,马蒂尔独自来到了警局找仇人报仇,结果使自己身处险境。不久里昂闯进了警局大开杀戒救出了马蒂尔,警方大为动怒,派出特种部队拘捕里昂,真正的危险却还在等待着他们。

  看完全片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导演为我们展示了什么。人性的展现以及个体和现实的抗争。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善良的一面,都有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正因为如此,里昂才会打开了门救马蒂尔一命。加里·奥德曼扮演的恶警才会不忍心杀了前来复仇的马蒂尔。里昂的枪才会从熟睡的马蒂尔头上滑下,恪守他不杀女人和孩子的信条。但为什么我们会变,变成里昂那样的杀手,变成十恶不赦的恶警?被迫的,生活\现实\社会\钱,我们都是上帝的孩子。

  里昂和马蒂尔可以很幸福的生活,如果没有仇恨,没有东尼的背叛,当然互为因果吗,如果没有这些我想,马蒂尔和里昂的感情也不会升华到这儿。结尾是影片的高潮之一,当恶警和特种部队包围,突击进了里昂家,我感到深深的绝望与压抑,不仅仅是深暗的色调,手提摄影的冲击,我想这是个人对抗现实(罪恶)的结果吗。就像十三颗泡桐里的何风和包京生,别人都会安分守己,灵活处事,但他们俩像刀子一样突兀,和绝望的现实抗争。这些,是谁的悲哀呢?如果结果是这样。那我们永远不会出现19世纪前那么多伟大的思想家,我们也不会有陈涉\吴广起义,真应了鲁迅那直截了当的说法,从古至今只有两个时代: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影片的开头,摄影机从一抹阔静的湖面上抚过,空灵的音乐,那不是我们心中的梦吗。随后看到了城市,大楼。低沉的管弦组织了音乐,影片的基调由此奠定。

  在马蒂尔被杀的那场戏中,摄影机的调度尤其的好,快速剪辑,兼顾里昂视点和放哨杀手的平行蒙太奇把那种紧张,压抑的气氛渲染的恰到好处。加里·奥德曼扮演的恶警把一个十恶不赦,嗑药的警察演绎的入木三分,不仅仅是有节奏感,按姜文的话说:带劲!

  让·雷诺饰演的杀手里昂值得称赞,在杀手的冷酷和对马蒂尔似师亦友的温情之间转化自如,拥有铁汉形象而又不失法国人的浪漫与深沉的让·雷诺,看来杀手里昂的角色非他莫属。

  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马蒂尔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据说她在出演这部戏时仅有十二岁,但她确实把马蒂尔这个角色演活了,那种小大人似的腔调\表情,永远在向你诉说着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难怪有人说:“上帝不忍心奥黛丽·赫本就这样离开人世,于是,让她朝我们走来。”

  结尾马蒂尔把那盆极具象征意义的花栽在了学校的草从里。背景我们看到了和马蒂尔一样大的男孩女孩们在嬉戏。花,希望……但我们在一次看到了城市,只不过具有暗示作用的前景换成了绿色的树木……太阳照常升起!


  这个杀手不太冷影评(三)

  文/张海宇

  《这个杀手不太冷》又名《杀手里昂》,是吕克贝松在1994年导的一部融合了浪漫爱情、黑色喜剧、犯罪、动作的悲剧影片。本片讲述了一个独来独往、冷酷无情的职业杀手里昂阴差阳错得救了邻居的小女孩。从此以后,一老一小友好相处,他们互相感染着对方。使彼此领悟到生命的真谛……

  本片的成功离不开对人物的塑造。作者通过塑造杀手里昂和小女孩马蒂达——这两个社会边缘的人物来抨击、鞭笞了社会的黑暗和残酷。之所以去选择塑造这样两个过于卑微的角色,是因为他们俩存在一定的共性。他们都没有能力依靠正当途径来维持生活。小女孩马蒂达只有十二岁。父亲在毒品交易中与贩毒警察斯坦发生矛盾,导致了全家被这个变态警察所杀害。马蒂达因此变得无家可归。而杀手里昂在三十年前为女友的死而报仇后,从此走上了杀手之路且无法回头。然而想要使两个人物偶遇后能够碰撞出火花,融为一体的去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在这里,作者又设置了他们互补的性格。小女孩虽年幼,但因家庭的不幸表现出异常的成熟。相反,作为一个冷酷的杀手,里昂却拥有孩子气的一面,他的孩子般的笑容给观赏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这种性格的互补性增强了人物与人物间的关联,使他们彼此需要对方,产生依赖,从而推进故事的发展。另外,本片还塑造了一个重要的反面人物,那就是以杀人为快乐的变态警察斯坦。有了他的出现,影片中拥有了强烈的对比效果。一个杀手拥有一颗善良的心,“no women no kids (不杀女人和孩子)”作为杀手里昂的个人宗旨。而斯坦作为一个警察,贩毒、杀人,甚至连妇女和仅仅四岁的孩子都杀。杀手与警察两个人相互对比起来,这种颠倒过来的社会再次受到观赏者们的审判和鄙视。正如正义体现在“贼”身上,邪恶体现在“警察”身上。这样的关系虽然有些荒诞,但的确非常真实的揭露了社会的阴暗,抒发了作者对黑暗社会的痛恨之情。另外,此片最大的特点是在叙述故事中透露着里昂与马蒂达之间的爱情。马蒂达躺在大床上,轻轻的说:“Leon,I think I’m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里昂,我想我是爱上你了)顿时,里昂正在喝着的牛奶溅了满脸。作为一个孩子,对一个比自己大几十岁的人说出这句话显得不那么容易让人理解,但它却是贯穿于整个影片的一个主题。或许这种老少之间的爱情在常人眼中是被看作是畸形的、令人厌恶的。但吕克贝松并没有用以往“甜蜜”的表达方式去表现爱情,而是利用实际的行动和简短的台词非常含蓄、生动地将这种感情抒发出来。使观赏者很自然的被吸引到两个人物的感情世界中。这种感情是纯洁的、高尚的,是比常往的爱情更加能打动人心的。

  本片的细节从首贯穿至尾,作者利用一个接一个的细节去表现人物、抒发情感和渗透思想。完美的细节安排使观赏者对作者要表达的感情有了很大的遐想空间,也能够使观赏者对电影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例如,每次在里昂去咖啡厅见自己的老板托尼时,我们都能看到一个头戴黑色短沿礼帽、身穿黑色礼服的老人,他手拄拐棍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导演没有给他安排任何台词,只是让他静静的坐在那里。显然这个安排不是多余的。观赏者会因老头的存在产生很多的疑问,其实,答案并不难得到。里昂为托尼办事,是托尼雇用的一个职业杀手。虽然里昂为自己赚了很多钱,但他却没有自由分配这些钱的权力。每当里昂需要用钱时,就去咖啡厅向托尼要一点。托尼表面上说是为了替里昂保管,实际上是对里昂的人身自由的一个很大的限制,里昂因此要听命于他,受控于他。所以我们很容易联想到那个坐在角落里的老头也是一个杀手。一个为托尼作了一辈子的杀手。只不过他老了,没有能力杀人了。他现在有吃有喝,却不难从他沉重的表情中看出他的孤独、寂寞和痛苦。他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看着眼前的里昂——这个年轻的杀手。回想着自己年轻时与里昂一样的生活和遭遇。实际上,导演的目的是借助老人的这个形象来寓示“杀手”这个行业的一类人的命运的悲惨。即使他们在杀场上威武至极,但在他们展开大肆杀戮的时候,却也难以掩饰住自身的悲哀。因为他们不具自由,睡觉时也要像里昂那样坐着睡,手中要握着枪,睁着一只眼睛。他们不能有朋友,不能有感情,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不久后的某一天必定会被杀死。其实这里也在预示着里昂最终的死。因为有了马蒂达的出现,有了不该有的怜悯之心,有了不该有的感情。他作为一个杀手丢掉了冷酷,就像一个战士丢掉了武器一样危险。同样,在影片中还能看到另外一个明显的细节,那就是里昂永不离身的一个盆栽。这盆兰花并不漂亮也不珍贵,但却生气盎然、健康向上。里昂每天早晨都要用清水和布将叶子擦洗干净,然后摆在窗台上的阳光下,晚上再搬进来。影片中出现过几次搬家的镜头,里昂在每次搬家时都随身带着它。影片末了,当二百多个警察将里昂包围时,里昂仍然不顾一切的保护这个盆栽,并且要求马蒂达将它一同带走。影片中,马蒂达曾问里昂:“你喜欢这盆植物么?”里昂带着孩童般的笑容答道:“是的,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快乐,从不烦我,他和我一样都没有根。”这两句简短的对白更加完美的含蓄的表达出里昂这个角色悲观的一面。盆栽像里昂一样都没有固定的家,没有稳定的生活,没有自由,没有“根”。他们是同病相怜的一对好朋友。对于兰花的描写为结尾的最后几个镜头做了铺垫——女孩将兰花从盆中取出,种在了学校的地里。她让花生了根,让里昂生了根,让圣洁的情永永远远的种在了地里。她仿佛有了家,属于里昂和马蒂达的家。最后,她对这兰花说:“里昂,我相信在这里我们会好的…”

  吕克贝松所设计的这部影片的结尾一直是一个热门的讨论点。马蒂达曾多次乞求里昂帮他报仇,却都被拒绝了。她试图自己去报仇却差点丢掉性命。里昂打断了斯坦的毒品交易,杀死了斯坦的同伴。斯坦被激怒。为了将里昂彻底清除,他叫来了整个警局的全部力量,甚至已经超出了警察的势力范围。成群的特种兵开始包围里昂的房间,里昂凭借自身充足的经验使警察屡屡受挫。聪明的里昂用斧头将通风管道打通,让马蒂达离开。马蒂达不想离开里昂,却因为里昂的一番话所说服。“你让我尝到人生的乐趣,我也想快乐,安枕无忧,你永远不会再孤独了,求你了,走吧!我爱你!马蒂达”里昂在最后的时刻将自己的心声告诉了马蒂达,同样告诉了观众。看到这里,大多数观众会预料到大概故事接下来会像往常一样,里昂会与警察展开生死搏斗,最终壮烈的牺牲。然而,吕克贝松并没有这样毫无新意的安排接下来的故事。随后,里昂化妆成受伤的警察,混出了房间直到快要走向光明的时刻。这使观众有了小小的意外,也更加符合观众的心理,仿佛看到了里昂“生”的希望。假设里昂这样成功的逃脱了,和马蒂达团聚了,故事成了美好的结局,但大家大概忘记了马蒂达的仇恨还没有了结。吕克贝松将结局定为:里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身上的手雷引爆,用自己的身体与斯坦同归于尽,从真正意义上了解了马蒂达的心愿。看到这里,观众一定会感到一丝遗憾,因为里昂身处于生的希望当中,却还是死去了。这个结局与先前人们所判断的结局同样都是里昂死去,但带给大家的震撼效果却是迥然不同的。导演没有让里昂死于激烈的枪战中,相反,在“静”中的死去更大程度上带给了观赏者以最大的心灵震撼。而马蒂达最终回到了校园,并且将兰花种在了校园里。导演之所以让小女孩回归了校园也是为了平衡观众的心理,兰花和女孩这样生长在了一起的结局也让观赏者有了一丝欣慰。马蒂达丢弃了当杀手的梦,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故事仿佛仍在继续,马蒂达今后的日子会怎样?吕克贝松将更大的想象空间留给了观众们。

  这部影片被“情”所贯穿,在抒发的“情”的同时也在抨击着美国社会阴暗的一面。感情细腻却不乏激情,是吕克贝松的代表作之一,也是让。雷诺进军好莱坞的垫脚石。它的教育意义远远超过了商业价值,成为这类电影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