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购头条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霸王别姬影评

霸王别姬影评

  霸王别姬影评(一)

  灰暗的老北京,狭窄的巷,高高的墙,关老爷子的科班,花满楼里新捧出的花魁,大宅院里仆妾成群,豪华与奢靡。服侍过慈禧太后穿红肚兜的李公公,观戏成迷的袁四爷,黑白红的面谱流转,威风的长翎乱颤,水袖长舞,娥眉明宛,丹唇轻启,老北京,老文化,奢华贵人享乐的富贵乡,从艺人演绎出的锦绣地,没有外界力量的强行介入,还是依着几百年如一的脚步,似江南六月里绵延不绝的梅雨,带着霉菌的蚀味还是不改烟雨迷蒙里的古色古香……

  容得下霸王与虞姬的老北京,英雄与美的老胡同,包揽了千百年的荣与辱,是传统与艺术的天堂。“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科班关老爷子使尽生命中最后的气力,唱的项羽的豪迈与悲壮,屋宇明媚,光阴流转,霎时四周静寂无声,只听见身躯落地的声音。有美人红袖添香的暖,乌骓马至死不弃的忠,项羽号令万军的烈,美人魂断的伤,侠骨与柔肠,霸气与威猛,这才是中华文化里英雄最完美的诠释,于是英雄人物的死成了中华文化里难以愈合的伤。关老爷子死在了京剧里,死在了霸王的悲剧里,死在了苦心经营一辈子的技艺里,做到了他用来教导徒弟的那句话“从一而终”,这样的死法也值了……

  台上的虞姬情意缱绻,忘却了世界,以我的绝世容颜才配的上你的英雄神武,他是她的霸王,她是他的虞姬,“我要跟你唱一辈子的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就让时光定格,这样一辈子,一辈子在戏里。台上演的热烈,台下观的深沉,老北京绵延了几百年的看客文化,在评书人那里,在茶肆酒馆里,衣袂遗香,品一杯香茗,轻启褶扇,打着节拍,虽是享着富贵荣华,却也不是庸俗。戏楼之外,店小二招呼着客人,黄包车夫依然载着贵妇人满城颠簸。俗与雅,贫与富,虽是对立的鲜明,生活却依然错落有致,井井有条,没人喊着要革命,没人喊着要造反,此时的老北京,在暴风雨来临的前一刻,依然是不露声色的歌舞升平……

  袁四爷拿起画笔为蝶衣勾了凤眼丹唇,惊艳眼前有绝世容貌的蝶衣,疑是虞姬转世,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楚霸王挥起长刀,已分不清戏里戏外……

  菊仙穿上了她的红嫁衣,和小楼一起,在除四旧的火堆前用烈酒祭奠旧时代的过去,朝代的变换,岂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左右的,山雨欲来,只能默默承受抑或躲在一隅悄然落泪,压抑与恐惧。只是此时,过去的一切才显得如此可贵,一直欺凌菊仙的鸨子妈竟成了可亲之人,玉做得酒盅也成了可贵之物。肆烈的火堆中有人们可以忍心丢却的,却也有烈火烧不掉的。旧时代里的奢华与风光已成了今天压在头上的罪名,推卸不掉,沉重的叫人喘不过气。窗外暴雨如注,电闪雷鸣,照亮了窗外蝶衣身体的一半。那个夜晚,有什么从人心悄悄的剥落,除去恐惧与不安以外的……

  不理性的年代,是以出卖了人的良心和人性为代价的。一人振臂万人应,挖祖坟,烧人屋宇,毁文物,烧书籍。领袖之下的红卫兵,狂热的近于狂妄,也不知到底是爱国还是误国。

  且不论小楼的变节,牛鬼蛇神的罪名,烟熏火燎,不说肉体的折磨,单是精神上的磨难就已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只是不曾被人捶打的菊仙,花满楼里的皇牌,亲眼看着至爱丈夫口中吐出婊子那两个字,已是苍白的像一张纸。

  一个王朝的兴起与灭亡,掌权者的野心与游戏,永远都是凌驾于众人之上,服从于自己的逍遥。当一种新的文化替代旧文化,滋生心中大半辈子的旧文化的认同者,却怎么也放不下。大清国灭亡之际,国学大师王国维选择了跳湖自杀,以生命来祭奠他所忠守的文化,“知识分子总是不同寻常,他们总要在政治军事的折腾之后表现出长久的文化韧性,文化变成了生命,只有靠生命来拥有文化了,别无他途”,传统与艺术的颠覆,慢条斯理与非理性的巨大反差,带给蝶衣的是什么样的打击,小楼是俗人,爱情与兄弟虽是苦心经营,待到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之外却也是拿得起放得下。菊仙与小楼却没有小楼来的潇洒,因此生活的也更加痛苦。文革时期出卖良心的背叛与指控,奈何是出于心中至爱之人,幻灭的凄楚与苍凉,永远是心中隐隐的痛,任以后的时代,人物如何慰藉,都消失不掉……

  对于蝶衣,男儿郎与女娇娥身份颠倒了一辈子,始终都是爱着小楼,生活在戏里,不疯魔不成活。文革的风雨已过数年,奈何它斑驳人的良心和时间,还要留下印记。小楼老了,没有了当年台上楚霸王的风采,已是挥不动大刀与长矛。恋了小楼一辈子,为爱折磨了一辈子,蝶衣已是心如死灰,不如归去……

  依稀还可以听见蝶衣对小楼的哭诉,“我要跟你唱一辈子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看这样的电影是要流眼泪的,还要掺上几颗泣血的红豆,男人恋上男人原本就是一种悲剧,疯魔之于现实也是格格不入,现实本就是铺满灼热煤渣的环形道,粗糙的不忍触碰,奈何有人还要于煤渣子路上硬栽上几棵樱花树,制造出唯美爱情与艺术人生的幻境来,于是就有了樱花落,伤心满天涯的悲剧。沧海月明,鲛人落泪,落尘的人世注定成就不了蝶衣的梦……

  完美只是存在于唯美之人的心里,纯粹的艺术境界,超脱现实性别界限美丽的爱情只是一场凄美的梦,梦醒后,该面对的还得面对,人总得生活在现实里……

  虞姬的舞步仍是绝美,蝶衣乃是虞姬的真身,奈何肉体身的小楼,解不了她对他的一往情深,奈何肉体身的小楼,终究不是气壮山河的楚霸王。

  一曲霸王别姬唱的凄美,曲终,人亦终……


  霸王别姬影评(二)

  “一个电影若有情怀,永远会被人记住。”陈凯歌如是说。

  《霸王别姬》作为一部兼具史诗格局与深刻文化内涵的成功之作风靡全球的同时也获得了无数的殊荣,一举将最佳影片金棕榈奖、金球奖、费比西奖等等国际奖项纳入怀中,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又一高峰。然而,当一切的繁华荣耀成为过往,时光之河为它洗尽铅华,沉淀韵味之后,如今,影片以孑然一身的姿态如画卷般在我们面前徐徐展开,所有深藏在心底的浪漫、情怀、理想、感动、深思又争先恐后的涌入脑海……

  中国近现代近半世纪的风云变幻与两个伶人之间的爱恨纠葛被紧紧缠绕在一起,造就了影片庞大的叙事组织。故事的回忆以1942年北洋政府统治时期为发端,在陈旧的黑白色调中幼年的小豆子被做妓女的母亲带入拥挤的人潮,在被母亲残忍的剁掉他手上多余的一根手指之后开始了更为残酷的学艺之程。充斥着恐惧与暴力的悲惨童年里师兄小石头带给了他所有的温情和感动,他们二人一生的难解之缘也从此开始。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二人也长大成人。少年历经的极高强度的非人训练亦让他们成为了轰动京城、名噪一时的名角——风华绝代的程蝶衣和侠肝义胆的段小楼。一如虞姬和霸王,蝶衣对小楼的爱诚挚纯净如水也热烈偏执似火。段小楼娶花满楼头牌妓女菊仙为妻,蝶衣伤心欲绝,也从此和菊仙争夺着段小楼的爱。1945年日本投降,戏班却遭变故解散,二人又携手重返戏台,然而命运弄人,蝶衣因汉奸罪被捕入狱,菊仙也在小楼与国民党军官的争斗中流产,失去了他们寄予希望的孩子。1949年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蝶衣因吸大烟而在台上失声,惊慌中却意外得到解放军的鼓励,他们受宠若惊。1966年,文革开始,在这场毁灭人性的浩劫中悲剧被无限放大,小楼为求自保背叛戏剧理想,背叛菊仙,背叛蝶衣;菊仙丧失希望而上吊自尽;蝶衣也几近崩溃。十一年后重聚首,一曲《霸王别姬》之后,蝶衣挥剑自刎,应声倒地,镜头里只剩下小楼涂着浓重油彩的面孔,看不出任何表情,似乎有错愕,又似乎含着一丝微笑。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个被罢黜的国王。”在自我的世界里,影片里的所有人物都活得轰轰烈烈、历尽人世悲欢,然而面对巨大的社会动荡他们却卑微的一无是处。时代的车轮轰隆隆碾过,无人可挡,再娇嫩的花也被碾为污浊,没入尘土,不留一点痕迹。“人纵有了万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啊。”师傅在慷慨激昂的讲着楚霸王的悲剧结局是这样说道。可是他亦告诉小豆子“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蝶衣更在文革焚烧人性的烈烈火光中歇斯底里的喊着“报应”。于此,导演丢给我们一个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问题,一切的悲剧到底要归于哪里,人?天?亦或是二者无法分割的矛盾?蝶衣的悲剧或许就是源自他的“不疯魔不成活”,他的每一面都如舞台上灯光下倾倒众生的容貌姿态一样美好。他的爱很美。爱得痴狂热烈“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爱得诚挚纯净,从年少时的依赖信任到后来的不愿分离都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他相信他是虞姬,小楼一定是他的霸王,“从一而终”一定是他的宿命。他的诚实率真很美,解放后众人早已在生活的磨砺中失去了所有的棱角,小心谨慎,见风使舵以求自保,只有他坚持着京戏的理想,敢于说出真话。他是那个即使面对文革众人批判也妆容精致的虞姬,一如他坚守着的内心净土。他的身上寄托着我们所有的浪漫情怀,以及与凡世格格不入的理想境界,他就像是天真无邪的孩童般被毫无预兆的丢入这个过于纷杂的人世,“虞姬怎么演都是一死”他挥剑自刎,解脱了自己,浓重的悲情色彩也让我们扼腕叹息不已。

  人们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然而,在最后的最后,曾经做妓女的菊仙忍受得了一切的苦难折磨,却因段小楼的一句“不爱”瞬间坍塌了所有的信仰,苍老了容颜,一袭红衣上吊自尽,殉葬自己一生无疾而终的爱情。做了一辈子戏子的蝶衣面对他始终不离不弃的段小楼的背叛开始质疑世界和人生,以虞姬的身份含泪自尽,为了对爱情以及理想的执念。如此对人性的思考与追问也是影片带给我们的又一重质问。

  影片把国家命运与个人悲欢用强烈的对比展现出来,其中的矛盾纠结不言而喻。菊仙和段小楼的订婚之夜人声鼎沸,红灯笼照亮了暗夜,然而日本军在此进城,浩浩荡荡的队伍瞬间在四周充溢起了惊慌与恐怖的氛围,黑暗再一次吞噬了一切;灰蒙蒙的雨天里,小楼和蝶衣为死去的师傅戴孝游街,然而此时正是全城为日本投降欢欣鼓舞庆祝之时。这些家国喜悲的交融,又让我们不禁追问,历史的更迭不休,一代代权力中心的上演谢幕,对于沉浮于其中的小人物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物是人非”的残酷现实始终贯穿着影片。一把宝剑,是年少的梦想,是对爱情的执着,却也是理想的毁灭,生命的终结。宝剑不曾有所改变,在岁月的风霜中,变得,是我们自己。小楼三次拍砖亦代表着命运及人生的变迁。年少时的侠肝义胆无所畏惧,青年时春风得意娶得菊仙,文革时期的他当年风采不再,褪去霸王的英气只剩卑微求全的低声下气。这一次再也不是粉碎的砖头,取而代之的,是头上不止的鲜血。他,早已不是当年的自己。“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如此的悲哀是人类总也躲不了的恶毒诅咒。

  影片融入了太多的元素,每一个人物都有着鲜明独特的个性,他们性格里的每一面都真实的体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只是在影片中被放大了,强烈的情感冲突与情节让我们看得触目惊心。我们羡慕蝶衣,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活在为自己编织的一出美丽无瑕的戏里,坚守着不曾放弃;我们羡慕菊仙,刚烈坚贞,退去浓妆后的她只剩纯洁无杂质的真爱之心。这些迷恋的美好、不染尘埃,于今的我们只是可望而不可即。我们无从责备段小楼,人性中本就有两面性,谁又能保证懦弱和妥协不会因为现实的压力而占了上风呢?

  无疑,这是一出悲剧,一出把一幕幕美好撕碎,血肉模糊的给人看的悲剧。当爱已成往事,余灰还未燃尽。影片带给我们美的感受,人性温情一面的感动,命运弄人的无奈与思索都不曾消褪其热度。


  霸王别姬影评(三)

  《霸王别姬》(1993年)由陈凯歌导演,张国荣、张歉毅、巩俐主演,曾于1993年荣获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下奖项"金棕榈大奖",这也是我国唯逐一部获此殊荣的影片。《霸王别姬》除得到金棕榈大奖中,还取得国际影评人同盟大奖、金球奖最好外语片奖等多项国际电影奖项。这部作品也曾在全球多个国度和地域公映,是一部享有天下级声誉的电影。

  能够道这部电影中最首要的配角仍是张国枯扮演的"程蝶衣",这部影片无疑算是一个悲剧,是一个时期的悲剧,也是全部20世纪前80年的浓缩。

  影片的刚最先,是以陌头唱戏最先的,松接着一名妇女抱着的七八岁孩童进进镜头,起头看陌头唱戏,也就推开了整个影片的序幕,从那位妇女哀告戏班班主支下"小豆子"开端,已奠基了整个影片的悲剧色采。接着那妇女狠心剁下"小豆子"多长的那根手指,把他撇下留在戏班,悄悄的脱离。全国哪一个为人怙恃的会不痛自己的孩子呢?她能狠心剁下本身孩子多长的那根手指,只为孩子可以或许在齐新的情况下生长(在前面的戏班里的孩子们,入手下手拿"小豆子"的出身'窑子里来的工具'开涮的时候,可以晓得"小豆子"的母亲身世青楼),又舍弃本人的孩子暗暗地分开,可以设想她走的一起上会流下几的眼泪,这是一个悲剧,是谁人时期处于社会基层妇女的悲剧,在背面近似的悲剧还会重现,就是巩俐扮演的"菊仙",一样也是青楼女子。

  "小豆子"起头走进房子里的时辰,那一群教戏的孩子们与笑他的身世,他便把他母亲留给他的独一的物品--外衣给烧了,一个小孩可以或许如许做,可以看出他的心里是何等坚固。此时,另外一个年夜面的孩童"小石头"站出去了,他避免了其他孩子对"小豆子"的讽刺,借以激将的方法试图使"小豆子"能进被窝睡觉。孩子们永久皆是无邪的,他们不知道世事的沧桑,不知道人事有多么的纷纷庞大,这也恰是他们厥后所要面临的。

  故事持续开展,那一班孩子遭到戏班班主的严格练习,可以说是他们跟童仆似的,作为孩子他们固然也想像其他孩子那样更够欢愉的顽耍,更够去放一放鹞子,吃吃冰糖葫芦…但是他们却做不到,他们很巴望可以那样,影片中的一个镜头便将此深深的折射出来了,那就是在寡孩童翻开大门想看看表面的孩子们的时间,他们看到了里面有良多小孩脚里举着各色的鹞子,进展能和他们一起玩。后来,"小豆子"跟"小赖子"遁离戏班,"小赖子"还买了一大串冰糖葫芦,那是用的"小豆子"留给"小石头"的三个大子购的,还把它舍不很多分"小豆子"几个。由此,可窥睹一斑。但是不幸的是,当他们两个看完名角儿上演后回到梨园,看到大师都在为此受罚的时候,"小豆子"选择了接管行将来自师傅的残暴"痛扁",大概用"痛挨"更符合点,而"小赖子"在狠狠天吞下买来的已吃完的(我想也是不舍得一会儿吃完,留着今后吃的冰糖葫芦)后,选择吊颈他杀。之前,他俩在剧场看戏的时刻,"小赖子"就收回内心极端激烈的欲望"我甚么时候在能成个角儿啊?"而以"小好子"淘气贪玩的本性,他也深深的以为那关于他来讲是不切现实的,而来自于徒弟的残酷"教诲",他更是无法忍耐,以是他选择了死,以此来做为摆脱。仔细的您还会发明,当初在剧场,"小赖子"说"小豆子"洒尿到他脖子里,那实际上是"小豆子"内心最深处已对自已要走的路作出了选择"成为名角女"泉涌而下的泪火,所当前来选择了回到梨园,承受他所要面临的,也恰是由于他脆韧的内心,他挑选了面对,面对来自于糊口中的苦痛。

  整个影片各人能够会对"小豆子"取"小石头"(也即后来他们少大后"程蝶衣"、"段晓楼")之间的感情纠葛比力存眷,这也是贯串全部影片的初末的一条线。影片入手下手没多暂就脱上了这条主线,从那一次的"小石头"为"小豆子"出头;到后来"小石头"被奖在严寒的雪窖冰天顶盆子,"小豆子"在屋里看,接着又给"小石头"减棉被,两人睡在一路;再到后来,"小石头"用烟斗搅"小豆子"的嘴,迫使"小豆子"唱出准确的台词,再后来…两人早已萌发了无可行语的情素,只是"小石头"不断把"小豆子"当作师弟,而"小豆子"却早已把"小石头"当做了心中他人没法替换的"情哥哥",他不肯别人与他分享,更不肯他人将其从他身旁抢走。这也就是在段晓楼与菊仙定亲时,蝶衣表示出的极不甘心,乃至是浮现出对菊仙的憎恨,并与她争风妒忌。在蝶衣的古道热肠里,他想的就是如何战师哥正在一路好好唱戏,唱好那出《霸王别姬》,他可以在师哥被日本兵抓后,甚么也掉臂的来给日本人唱堂会,救出师哥,又是第一个冲到师哥眼前的,可换返来的是一巴掌。他无法注释,他永久都没法诠释处于心田深处对师哥的那份杂至的爱恋(我想可以这么说吧),而菊仙是一个十分智慧的女人,只要她才看得出来。在师哥跟菊仙在一同的时刻,他老是麻木本身,念以此来不往想那本来他不应想的。同时,他也一向没有忘掉,出有健忘那深深雕刻于心里的情素,他一向记得他们第一次表演《霸王别姬》的时辰,他师哥是多么但愿能配上那把剑表演"霸王"啊,因而,他深深的记在了内心,当他看到袁四爷那边有这把剑的时分,他的心里是多么的谦心欢乐,并获得了这把剑最初收给师哥。

  我们都知讲霸王别姬的故事,而当初他们师傅教他们学戏的时候,给他们报告霸王别姬故事的时候,就曾经为"虞姬"(蝶衣)末了自刎的结束埋下了伏笔。在履历清代衰亡,日本侵华,束缚战役,文明大反动等一系列人生的磨难挣扎,再加上"小四儿"的那末折腾,另有什么是他所等候的人生呢?或许人生真的如戏,戏如人生,他(蝶衣)的运气早已不是他自己所能摆布的,他必定会像虞姬那样以自刎来竣事他这惨痛的人死。

  看完那部片子,感觉拍的实的很没有错,稀释了20世纪多数个世纪的精髓,合射出处于阿谁年月人物的悲情。此中一句话,"人,要自各儿玉成自各儿"是对整部影戏的侧里写照,也是我们此刻所需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