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购头条

你的位置:首页 >拼购商城 >描写爷爷的句子句段

描写爷爷的句子句段

  描写爷爷的句子句段

  1、灯下老人:许多人进入梦乡的时候,院子里有一盏台灯,显得格外明亮。灯下坐着一位老人,他时而沉思,时而拿起笔在纸上挥写。老人年近七旬,两鬓斑白,但瘦削的脸上两只眼睛却炯炯有神。

  2、在家里,爷爷总是闷闷不乐的,很少看到他的笑脸,甜甜地叫一声:“爷爷”。爷爷也只是点点头。于是我打算周末陪他去玩。这不,今天,终于看见爷爷笑了,笑得那么开心!

  3、爷爷瘦瘦的身材,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一双深邃的眼里充满了慈祥和疼爱,光溜溜的头顶上扣着一顶黑色的西瓜皮帽子,一年四季,只有最热天才能看见他尖尖的头顶。

  4、吉老秤已经五十几岁,可是身体硬实得像一座石碑;从口外刚赶来的儿马蛋子,一噘子踢到他的胸脯上,就像被跳蚤弹了一下。他的手艺高超,远近驰名,却只能混个半饥不饱;用他的话说,一辈子没吃撑着过。他脾气暴,不娶家小,不信鬼神,只好喝烈酒闻鼻烟;喝醉了就睡觉,扯起鼾声像打雷,打起喷嚏像放炮。

  5、我的爷爷--是一位画家,他四方的脸,满头是银发,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相貌。他呀,一谈起画,总是那么津津有味,还情不自禁地用手比划着。他说的那些词我听不大懂,或登门求教的画家们都说,爷爷说的跟他所作的画一样高超。

  6、爷爷退休已有两年了,瘦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网纹。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几颗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

  7、爷爷今年七十三岁,平时,他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经常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爷爷总是背着手走踣,那模样真算个“大官”。爷爷是个老鞋匠,平时挣下的钱都花费在我和弟弟身上了。爷爷对我的关怀与疼爱,令我终生难忘。

  8、我的爷爷是个农民,我很喜欢丫在他的身边,数他额头上像小溪似的皱纹,更喜欢他那干裂、粗糙得像松树皮一样的手在我光滑的脑袋上抚摸。平时爷爷沉默寡言,只知道干活。他勤劳、朴实,种了一辈子地。严寒酷暑,风里雨里,他总是天下亮就起来干活,太阳落了才带着满身泥土回来。爷爷辛辛苦苦养大了5个孩子。打我记事起,难得听他说上几句话,就是高兴时,遇到我这个最小的孙子只是笑笑。

  9、爷爷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他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别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走起路来“蹬、蹬、蹬”他,连小伙子也追不上呢。

  10、爷爷光着脊背,黑瘦的身子划满了干巴巴的肉道道,像古树身上的年轮,肋骨突出的地方有几点老人才有的黑斑。

  11、勤劳:爷爷与泥土打了40多年的交道,他赶着牛,在田里来来回回走了大半辈子,犁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田沟,也在爷爷的额头上犁下了那深深的皱纹,那几亩田里洒下了爷爷的滴滴汗水。

  12、乐观:爷爷是一位慈祥的老人。苍白稀疏的头发整齐地贴在他的两鬓上方。别看爷爷戴着老花镜,他看你时那眼光可有神采了。爷爷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好像有说不尽的快乐。

  13、由于多年的操劳,爷爷的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他那原来是乌黑乌黑的头发和山羊胡子也变成了灰白色,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尽管眼角布满了密密的鱼尾纹……我想念爷爷。

  14、我的爷爷60多岁了,两鬓斑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像个小球场;周围是稀稀的几根头发,脸庞圆圆的,整天笑眯眯的。

  15、大概是在我上幼儿园时,他每天都去接送我,现在他已经是两鬓斑白了,带着一副看似古董样子的老花镜,一双很久没上油不发亮的皮鞋。我的爷爷。尽管他现在已经老的以至于行走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了,但我还是相当之崇拜他的。

  16、修鞋的爷爷:爷爷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在他那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爷爷从十几岁起,就开始修鞋。他长年累月地干活,左手的大拇指已经弯曲变形了。

  17、硬朗:老汉今年虽说70多岁,却眼不花、耳不聋,矮小的个子,硬朗的腰板,黑里透红的脸清癯瘦削,宽额深纹显得饱经风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脸上总带微笑,说话声音像洪钟一样响亮。

  18、英姿:一个年过七旬的老爷爷正在舞剑。他须发皆白,秃头顶,眼角和嘴的两边均匀伸展地出几条深深的皱纹,但却满面红光。他背不驼,眼不花,看上去真有一副武当剑手的架式。

  19、我的好爷爷身高一米六八,花白的头发,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满脸皱纹,有一副慈祥的面庞。爷爷非常爱我,爷爷每天送我上学,接我回家,有时陪我走象棋,有时辅导我的学习。

  20、爷今年七十三岁,平时,他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经常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爷爷总是背着手走踣,那模样真算个“大官”。爷爷是个老鞋匠,平时挣下的钱都花费在我和弟弟身上了。爷爷对我的关怀与疼爱,令我终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