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

《苏丹》电影剧情简介

你的位置: 首页 > 电影 > 《苏丹》电影剧情简介

电影《苏丹》剧情简介

来自印度北方小镇的苏丹遇见了摔角教练的女儿,苏丹为了心仪女孩,不仅开始学起摔角,在短时间内就获得地方冠军,展现了他的决心和天分。他不但娶得美人归,还和妻子一起代表印度参加奥运,但就在苏丹获得奥运金牌的同时,他却因为骄傲自大而失去了挚爱的家庭,唯一能赢回妻子芳心的办法,就是站回属于他的舞台。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1章:寻找苏丹

在印度这片土地上,古典式摔跤尤为流行。很多奥运冠军、世界冠军都是从印式泥地摔跤开始,踏上了为国争光的荣耀之路。就在两年前,前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格岩的儿子阿卡什把西方火爆的职业自由式摔跤引入印度,这种融合各种武术的竞技运动颇受争议。经过两个赛季之后,大部分观众都对此进行抵制,导致若大的体育馆冷冷清清。

董事会对职业摔跤的前景表示出了很大的忧虑,他们认为在这个更加注重板球的国家里,再想打开职业摔跤的市场,并不现实。可格岩先生知道他们错了,问题的根本不在于职业摔跤本身,而是印度人民的价值观。印度是个看重自己人和亲戚价值的国家,没人愿意花钱看擂台上几个老外打来打去。如果有一个印度摔跤手能在擂台上打败外国人,就能激发出观众热情。阿卡什承认父亲说得很有道理,但这又产生了另一个问题,没有哪个印度人能在身材高大的外国摔跤手面前撑过第一轮。

格岩想起了一个人。多年前,他在哈里亚纳邦的小镇泥地摔跤赛上见过一个小伙子,一人打败十个摔跤手,赢得了拖拉机。那个小伙子叫苏丹,在比赛中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和清晰的意识。只要找到他,就有希望让阿卡什梦想成真。

接受了父亲的建议,阿卡什驱车从新德里出发前往哈里亚纳邦,寻找那个能让他实现梦想的人。顺着路人的指引,他来到水利局。看到苏丹的第一眼,他开始怀疑父亲的眼光。苏丹除了体型高大,其他并无特长。尤其那略显突出的肚子,很难相信这年近四十的人能在擂台上打败职业摔跤手。但很快阿卡什就改变了看法,水利局门口一辆拖拉机陷入泥坑,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去找牵引车,而是叫来了苏丹。只见苏丹卷起袖子,双手一使劲就把拖拉机抬出了泥坑。

阿卡什正式与苏丹见了面。苏丹对这位格岩先生的儿子很尊重,却拒绝重回赛场。他对赛场有种莫名的怨恨,对阿卡什一提再提的价钱更是愤怒。阿卡什不明白苏丹为何会有这样的态度,看来要知道答案,只有去找苏丹的好友格温。

格温目前管理着一家长途车站,听到阿卡什的来意,他深深叹了口气。想让苏丹重回摔跤场地几乎是不可能的,其中的原因一言难尽,同时也是村里最著名的爱情故事。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2章:走上摔跤之路

八年前,29岁的苏丹仍没有份正式工作,和格温一起靠推销卫星电视赚点钱。已快而立之年的他仍玩心不减,卫星天线才装到一半就抛下手里的活,与小他十岁的提图打赌,看谁能最先抢到风筝比赛掉落下来的风筝,输家要涂黑脸骑着毛驴绕村一周。

苏丹和一帮小青年翻墙过屋,飞檐走壁,想尽办法跑向最近的风筝掉落地点。就在奔过村道时,苏丹迎面撞上一辆机车。摔倒在地的姑娘麻利的翻身起来,摘下头盔打向苏丹,嘴里还不停的责骂着。苏丹却感觉不到痛,责骂声在他听来是如此动人,姑娘打人的动作是如此可爱。苏丹恋爱了,就算被提图赢了赌约他也不在乎。骑在毛驴上的时候,他还面带着微笑,心里只想着那个让他心动的姑娘。

为了寻找心中的姑娘,苏丹和格温来到小镇中心,远远看到那个姑娘身穿婚礼服饰,从清真寺走了出来。苏丹心中一紧,再看到姑娘手里端着婚礼用的拉杜球才松了口气。幸好姑娘只是伴娘,而不是新娘。

姑娘名叫阿尔法,是当地摔跤教练巴尔卡特的女儿,性格泼辣且自立,非常看不惯苏丹这种不务正业,油腔滑调的家伙。苏丹混进婚礼现场大唱情歌的行为,不仅没有打动阿尔法,反而让她更加厌烦。

被赶出婚礼的苏丹仍不死心,第二天在泥场摔跤场看到阿尔法的英姿,便决心拜巴尔卡特为师。学艺是假,泡妞是真,跟父亲一起管理摔跤俱乐部的阿尔法哪能看不出来。巴尔卡特原本也无意收这么个徒弟,但苏丹凭着抢风筝锻炼出来的敏捷身手,把俱乐部三个最好的选手戏弄得团团转,巴尔卡特不得不刮目相看,连阿尔法也不禁心生佩服。

苏丹算是加入了摔跤俱乐部,哪知头一天到俱乐部就看到门外停着两辆救护车。进了门才知道今天是阿尔法组织的献血日,阿尔法致力于为村民的健康服务,因为村里没有血库,每年都会组织这么一次献血活动。检测下来,苏丹是极为少见的O型阴性熊猫血,阿尔法大喜过望。苏丹趁机大献殷勤,不过阿尔法的梦想是获得奥运金牌,在此之前没有恋爱结婚的打算。对于失望的苏丹,她也给了一线希望,恋人做不成,还能做朋友。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3章:坎坷的爱情之路

苏丹会错了意,才相处了几天就自作多情的把阿尔法从朋友提升到了女朋友的高度。在朋友面前,他总以阿尔法的男友自居。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格温的一声“嫂子”,让阿尔法大怒。阿尔法当着众人的面怒斥苏丹为文盲、小丑,她身为邦冠军,不屑与他为伍。

看着阿尔法转身离去的背影,苏丹感觉到沮丧。之后的几天里,他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帮父亲料理些农活,剩下的时间就是坐在天台上发呆。父亲沙雷夫不想看到儿子就这样沉沦下去,在他的鼓励下,苏丹勇敢的站了起来,要重新拾起被阿尔法踩在脚下的自尊。

苏丹来到俱乐部,要求报名参加邦内比赛。才学了八天摔跤的苏丹惨败在巴尔卡特挑选出来的参赛人员手下,但这也让他了解到自己的水平和需要达到并超过的水平。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是起早贪黑的坚苦训练,徒手拉犁,与火车赛跑,无疑增强了他的体能。但这还不够,在其他摔跤手的指点下,苏丹的竞技技巧也在逐步提高。

摔跤的意识在苏丹体内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重回俱乐部的苏丹轻松击败巴尔卡特挑选的选手,拿到参加邦运动会的资格。两个月后,阿尔法毫无意外的取得女子摔跤比赛的邦冠军。而黑马苏丹更是一鸣惊人,打败了卫冕冠军萨万,成为新一届邦冠军。但苏丹并不满足,向组委会提出公开挑战更高等级的选手,体重是他两倍的德瓦特。这种非正式的较量,如果失败,失去的不仅仅是已到手的金牌,还会被终身禁赛,成为永远的笑话。苏丹根本不在乎,他是在挑战自己,提升自己在阿尔法心中的地位。

挑战赛一开始,苏丹就落了下风。人高马大的德瓦特就像抓小鸡一样把他拎起来摔在地上,以往学到的招式在德瓦特面前就像是对大象挥舞麦杆,毫无作用。就在大家都认为苏丹必输的时候,苏丹以灵巧的身手绕到德瓦特的背后,一记凶狠的背摔让德瓦特双肩着地,苏丹一举拿下比赛。观众们沸腾了,阿尔法的心也绽放了。

苏丹赢得了自己的尊严、地位和爱情,如愿迎娶了心爱的阿尔法。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4章:胜利之后的失败

结婚之后的苏丹和阿尔法势不可挡,相继赢得了2010年英联邦运动会,同年的广州亚运会,2011年欧洲摔跤锦标赛的男女摔跤冠军。随着出国次数的增多,苏丹接触到更多的新鲜事物,已不再是当年农村里的那个无知青年。阿尔法成为他生活和事业中的伴侣、队友,形影不离。

苏丹和阿尔法被选为2012年伦敦奥运选手时,全村都在为他们舞蹈欢庆。可就在此时,阿尔法发现自己怀孕了。苏丹很激动,跑出诊所大声向所有人宣布这个好消息。阿尔法却沉默了,这意味着她不能参加比赛,与梦想中的金牌失之交臂。巴尔卡特很为女儿婉惜,阿尔法则打起精神,为了苏丹她愿意做出牺牲。此后,阿尔法就退出比赛,与父亲一起加紧训练苏丹。

2012年伦敦奥运会,苏丹不负众望击败希腊选手赢得冠军。载誉而归的苏丹下了车,首先走向热情的记者团,站在欢迎队伍里的阿尔法刚向前迈了一步又默默的收回了脚步。越来越多的商业广告和商业活动让苏丹自我膨胀,不愿再参加镇上的泥地摔跤。镇政府为他在水利局提供了一个荣誉职位,还在体育学校立了他的塑像。可就在塑像揭幕当天的记者发布会上,苏丹回答记者提问时目空一切,好像世界上已没有对手。有记者认为他夺得奥运冠军后就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变得傲慢、自大,苏丹竟然当众扇了对方一耳光。这件事瞬间在媒体传播开来,对他的为人处事风格展开了批判。

苏丹对舆论根本不予理会,依旧我行我素。阿尔法的预产斯就在下周,最能证明实力的土耳其世界摔跤锦标赛也在下周。阿尔法多么希望苏丹能留下来,但苏丹选择了后者。当他在土耳其证明了自己是世界冠军时,阿尔法在产房里生下了他们的儿子阿曼。可是阿曼出现出血症状,由于他跟父亲一样是熊猫血,最终不治夭折。

拿着世锦赛金牌的苏丹来到医院,看到的只是空空的婴儿床和冷漠的阿尔法。成为摔跤之王的苏丹失去了儿子和家庭,从此心灰意冷,淡出摔跤界。为了赎罪,几年来他都在募捐,想在村里建立一个“阿曼血库”,防止儿子的悲剧重演。每天他都会到去清真寺,只为看一眼已形同路人的阿尔法。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5章:重回摔跤之路

格温说到这,阿卡什唏嘘不已。自从奶奶和父亲过世后,苏丹变得更加孤独。格温已经有六个月没跟他说过话,阿尔法更是几年都没正眼看过他。以格温对苏丹的了解,要想让苏丹重回赛场,只有去触动他的内心。

阿卡什找到了这样的机会。苏丹向卫生部申请建立血库的批文迟迟未下,相关官员也是一拖再拖。显然,金牌的光芒已经变得暗淡。阿卡什愿意给苏丹提供一个新的战场,既然摔跤让苏丹失去了一切,就应当用摔跤再赢回一切。有了名望和荣耀,何愁拿不到血库的批文。苏丹来到清真寺,几年来第一次开口向阿尔法忏悔。他要重回赛场,挽回尊严,即使可能为此失去性命。

格温把苏丹送上前往新德里的长途车。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苏丹站在了德里国家体育馆前。来到董事会,其他董事对年已四十,身材走样的苏丹都不看好。阿卡什还剩三个月的时间训练他,但首要的是找个赞助商。费尽口舌,才找到家不出名的高压锅作坊答应赞助苏丹。

有了训练启动资金,下面就是要找到师傅学习职业摔跤的规则和技巧。职业摔跤与古典摔跤完全不同,身体任何部位都能成为攻击的武器,更加激烈和血腥,而奖金也更加丰厚。在德里就有家这样的地下摔跤场,其中训练出了不少顶尖高手。他们的名字都被写在锁上,牢牢的锁在铁丝网上。但这些人里,也没有几个能完整的活下去。

走过挂满锁的通道,苏丹见到了法戴,一个曾在伦敦地下摔跤比赛闯出名头,又因吸毒黯然回国的家伙。法戴在这里训练出了很多高手,他一看前奥运冠军得主,就一脸鄙夷。他不会去训练一个心死的失败者,但看在阿卡什的面子上,他愿意给苏丹一个证明能力的机会。

次日,苏丹踏上擂台。对手上来就是一顿乱拳,打得他无还手之力。飞脚、勾拳,自由式摔跤无所不用,苏丹难以招架。他又想到了对阵德瓦特时的招式,以灵活的脚法,左右闪避绕到对手背后,再来个背摔结束战斗。苏丹的顽强让在场的摔跤手都大吃一惊,法戴信守了自己的承诺,收苏丹为徒。

法戴要做的除了重塑苏丹的体能,还要改变他的摔跤习惯,更加注重下半身的力量,以适应自由式摔跤的竞技规则。各种强化训练,还有法戴时不时冒出的侮辱言辞,让苏丹体内的斗志熊熊燃烧。苏丹也没忘自己的老本行,抢风筝才能真正让他全面加强体能和敏捷。

短短的六周,苏丹做好了参赛的准备。下面将要面对的是第三届职业摔跤联赛,法戴将写有苏丹名字的锁挂在铁丝网上。他不会去现场观看,因为他不忍心看到苏丹在擂台上被人活活打死也不肯认输的模样。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6章:为尊严而战

第三届职业摔跤联赛在德里国家体育馆召开,正式比赛前,各国选手都带着自己的金腰带参加记者发布会。他们都有显赫的赞助商,光鲜之下,显出本土选手苏丹的寒酸。没有金腰带,赞助商也名不见经传,但他仍是记者闪光灯追逐的亮点。

苏丹第一场的对手是上届季军巴西选手马里斯。在记者招待会上,经历了八年痛苦的苏丹老成了许多,对记者的刁钻提问回答得彬彬有礼,对马里斯的恶意挑衅也是和颜悦色。当比赛开始时,体育馆里座无虚席,观众们都在为苏丹加油。巴卡尔特俱乐部里的摔跤手都聚在电视机前,阿尔法则偷偷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

马里斯战舞式的攻击,着实给苏丹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眼花缭乱的脚法让人捉摸不透,苏丹疲于应付,屡屡被踢倒在地。难得抓住机会贴近攻击,也被马里斯轻松化解。马里斯使出最致命的锁喉,如果苏丹撑不下去拍手投降,就再无翻身之日。苏丹硬生生坚持了十几秒,第一局结束的铃声救了他一命。

贪婪的呼吸了几口空气后,苏丹回到休息的一角。格温给他的脑袋敷上冰块,冷静下来后,他仔细思考马里斯的进攻路数,找到其进攻的弱点。第二局一开始,苏丹没给马里斯表演脚法的时间,直捣中宫把对手打倒在地,然后走下擂台。战斗在转瞬之间结束,谁都没看清苏丹是如何取得的胜利。通过大屏幕慢放,大家才看到苏丹绕到马里斯背后,一个背摔摔倒马里斯,在起身时反拧对手的胳膊。马里斯瞬间失去战斗力,又被苏丹扛上肩头,重摔到地上。苏丹回身向对手合什鞠躬走下擂台,他知道马里斯不可能再站起来。这个从未有过的招式被现场解说亲切的称为苏丹过肩摔。

有了第一场的胜利,苏丹信心大增,以他的印度式打法一路过关斩将,势如破竹。赞助商的高压锅更是大卖,作坊老板脸上都笑开了花。苏丹的形象再度风靡印度,由他代言的高压锅广告遍布全国,连阿尔法居住的小村也不例外。

二十多天的赛程结束,只剩下四名选手。上届冠军英国人马库斯已赢得半决赛,挺进了决赛,所有人都关注苏丹即将在半决赛中的表现。对手美国人泰伦以从未在第二局中失利著称,对年长他十几岁的苏丹也是不放在眼里。对这个像黑猩猩一样的对手,苏丹与他硬碰硬,拳来脚往,互不相让。这样的实力对决,让在场观众更加疯狂。

但更为年青的泰伦瞅住时机,一记侧踢重重踢在苏丹的左肋上。现场能听到骨折的声音,观众都为苏丹捏了把汗。苏丹用左手肘护住左肋,勉强支撑到第一局结束。泰伦像是要维持自己第二局不败的纪录,第二局一开始就连下重手,针对苏丹的左侧不停进攻。苏丹改用缠斗贴身攻击,却被泰伦的右手抓住脖子,抡起胳膊重摔在地。泰伦也因为这个不明智的动作吃了亏,右肩扭伤。

摔在地上的苏丹两眼发花,隐约中他看到了阿尔法,一股力量从心底爆发出来。他猛地翻身,躲过泰伦自上而下的拳头,站起身,双方又回到了相同的起跑线。在观众的助威声中,苏丹绕到泰伦左侧,避开自己的左肋,同时拧住泰伦的右胳膊。泰伦无处使力,混乱中被苏丹扭断右胳膊,再拦腰配合一个“苏丹过肩摔”,彻底终结了泰伦的比赛。

电影《苏丹》详细剧情第7章:赢回失去的一切

苏丹晋级决赛,但不得不进了医院。苏丹的粉丝在医院外聚焦,祈祷他能快速康复重回赛场。医生检查后建议取消比赛,否则后果难料。接到格温电话的阿尔法赶到了医院,坐在病床边,这对八年没有说过话的夫妻相互说出了心里话。

是阿尔法成就了苏丹,苏丹这次拼死拼活的参加比赛就是为了重新赢得她的尊重。阿曼也是苏丹的儿子,阿曼的过世让苏丹自责了整整八年。而八年的时间,阿尔法内心已经原谅了苏丹,她每天去清真寺不只是为儿子祈祷,也是看一看苏丹是否安好。一句“抱歉”让二人解开了心结,阿尔法了解苏丹的脾气,摔跤手不可能放弃比赛。她支持丈夫参加决赛,但一定要活着回来。当二人走上病房阳台时,外面的粉丝高声欢呼。

两天后,决赛开始。苏丹在格温和阿卡什的陪伴下走上擂台,迎战最强的对手马库斯。阿尔法坐在休息室的板凳上,默默为苏丹祝福。比赛铃声一响,马库斯就如下山猛虎直冲过来,连番组合拳把苏丹逼退到场边。无处可退的苏丹被迫接受马库斯势大力沉的猛攻,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第二局,苏丹仍在强撑,马库斯对准他受伤的左肋连下重手。第三局,筋疲力尽的苏丹倒在了台上,马库斯已高举双手,准备迎接胜利的掌声。苏丹的脑海里想起了那只空空的婴儿床,婴儿床里是被他抛弃的奥运冠军金牌。阿曼和荣耀给了苏丹新生的力量,他一个翻身从地上又站了起来。猛然听到观众欢呼声的马库斯还不知所然,诧异的转过身才看到自己的对手已摆好了对战的架势。旺盛的斗志重新燃起,苏丹打败的不是马库斯,而是自己。战胜了痛苦和悲伤的苏丹就是无敌的,马库斯已无法成为他的对手。

举起了金腰带的苏丹在记者和粉丝的簇拥中看到了阿尔法,他把金腰带塞给阿卡什,上前深情抱住自己的妻子。他又赢回了失去的一切,不会再让他们离开。